標題

[創作] 情趣除靈師(十)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Lefair (冷菸)
時間. (2024-04-25 20:03:17)
推文4則 (4推 0噓 0→)
網頁版連結:
https://cxc.today/store/philostraw/work/22589/reader/150114

---

Chapter10 出 包 王 女

  一天當中經歷太多,言師古回到家中時幾乎已經失去思考能力,本來他應該要替一条
夏子介紹一下祖宅現今的格局及設施,打開燈之後卻發現剛才逕自漂走的一条夏子正站在
井然有序的貨架之前,一臉冷漠地用著靈力將「樣品」翻來覆去仔細檢查,言師古還沒看
清那物事的輪廓,一坨粉色的東西便呼嘯而過直直往他臉上砸來。

  熟悉的軟嫩彈性觸感砸在臉上並沒有想像得那麼痛,但在這一下之後迎接言師古的卻
是工作室和展示間的燈光全部在瞬間被打開──言師古才意識到祖宅現在的狀態的確羞於
見人。

  儘管進貨方式精挑細選不會佔上太多空間,但言師古畢竟既是老闆又是員工,為了讓
自己眼睛舒適、為了增加工作進貨出貨的順暢,他在經歷初期的混亂之後很快就建立起一
套自己的倉儲及展示邏輯。

  和「京都人」介紹的朋友談下來的生意非常簡潔明快,他只做一間公司的代理,負責
進貨出貨之外還需要撰寫簡單的文案,為了讓客戶更加容易理解產品的特色,展示區的一
旁便是小型的工作桌,需要測試震動強度時拍個小影片非常方便。

  拿出來測試的「玩具」當然不會收回盒子裡,言師古便自己再下單了幾個展示架橫列
於倉儲之前,保持產品的乾淨之餘也讓找東西的流程更加便捷有效率。

  言師古正想出言解釋,卻發現貨架上陳列的產品們在一条夏子的操控之下紛紛揭竿而
起,一個個浮在空中。

  言師古對這些形狀各異的玩具們自然再熟悉不過。

  言師古對於才剛學會的寄靈術也不陌生。

  ──但會知道被一堆玩具連番上陣打臉到底是什麼感受?

  「乖孫啊。」一条夏子那如玉的聲音此刻飽含威嚴。

  「汝毋是講言家家訓『生死不可避,當活得燦爛。』嗎?」

  「躲在老家裡賣這種奇淫技巧之物很燦爛嗎!蛤?按怎?你說你是跟福吉一樣在做國
際貿易?汝閣講一遍?福吉是賣張形跟勉鈴這種淫具嗎!就知道你寄靈之術喚出那事物是
有原因的,還除什麼妖消什麼怨學什麼六壬神課,老娘今天就讓你們言家絕子絕孫!」

  「全新的吸吮觸感是吧?最新科技支援營造的擬真實感是吧?學生會長、優等生大小
姐的稚嫩肌膚是吧?顆粒感帶來的享受讓人昇天是吧?我現在就讓你昇天!」

  言師古抱頭鼠竄的同時也不忘解釋,說什麼這是正規的生意,說什麼福吉爺爺那一系
已經絕子絕孫了,說什麼現代人本來就該正視自己的性慾擁抱新世界……但一般的物理傷
害還好,這些產品本就採用親膚材質,如果不是形狀各異的話其實跟被蒟蒻、果凍砸在臉
上差不多;但一条夏子卻不屈不撓,像是玩開了一樣把旁邊大罐大罐的潤滑劑也扭開,玩
具在瞬間收回,又在瞬間沾滿了黏膩的潤滑再次衝向言師古。

  言師古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詢問:「為什麼奶奶妳這麼熟練?妳怎麼會知
道潤滑是這樣用的?張形是我想的那個嗎?」

  所有玩具像是突然都踩住了剎車一樣停在空中。

  空氣沉默著。

  一条夏子漲紅了臉,嬌叱道:「變態!噁心!下流!」

  一条夏子身形再次消失──而虎視眈眈的各種玩具則是隨著靈力的消失,一個個掉在
地上。

  偌大的祖宅,頓時又和平常一樣,只剩下言師古和他的玩具夥伴。

  「……日本人總不可能一百年前就變態得這麼國際化吧?」

  還有一句不敢高聲的喃喃自語。


  受益於平常的整理習慣,儘管一片杯盤狼藉,儘管並沒有達到平常的整潔水準,但言
師古還是在最快的時間把房間收拾完,走進浴室,把自己丟進事前便已先放好的溫水裡。

  泡澡對他來說是一種儀式。

  常年將自己關在房間之中,窗簾也不曾拉起,儘管時間的流動依舊持續,言師古卻需
要其他的行為確定自己的作息能夠有個計時的錨點──於是他開始抽菸,開始泡澡,以此
來代替學生生活當中最沒有必要卻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上下課鈴聲和放學鐘聲。

  時間到了就吃,時間到了就睡。這種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實際上卻更像是一種概念上
的提醒,如果一個人純粹是餓了才進食、睏了才睡覺,那他的生活作息絕對會亂得不像話


  時鐘是具有欺騙性的。

  早上八點、中午十二點、晚上七點、午夜十二點,凌晨三點……這些數字更像是一種
強力的提醒,告訴你該進食了,告訴你準備睡了,告訴你不該熬夜了──而那並不完全是
源自身體本能的反應。

  所以言師古抽菸,所以言師古泡澡。

  定時定量,不多也不少。

  熱水沁潤皮膚讓他徹底放鬆,平時他可以什麼也不想、也可以趁這時候梳理腦袋裡的
小說劇情、也可以想想最近的玩具需要怎樣的測試步驟……但今天他的腦袋塞進了太多東
西。

  言家的一切。

  一条夏子的一切。

  自己身上的一切。

  即使談不上多麼熟絡,可看著親戚們接連死絕也不可能無動於衷;一条夏子雖然沒有
明言,但從那些關鍵時間的推算,從她有限的話語當中並不難推測出事情的真相──言家
被詛咒不假,可自己的不幸體質或許才是讓家族崩塌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果不那麼小心翼翼將自己阻隔於房間裡,早點成為每年固定死去的「那一個」,是
不是等到詛咒隨著時間被削弱的同時大家就能活著了?或者至少能夠慢慢死去?

  ──為什麼,剩下的偏偏是自己呢?

  ──又為什麼,在面對絕境的時候,自己還那麼用力地抵抗呢?

  「什麼白癡六壬神課,什麼白癡陰陽師,什麼白癡詛咒,什麼白癡寄靈術……」

  他浸在水裡,碎嘴了幾句──就像是設置了關鍵字之後出現的應激反應一樣,那顆讓
人再熟悉不過的粉紅色跳蛋又自然而然地被召喚了出來,憑空懸浮在言師古的面前。

  召喚出的本命物是最廉價的跳蛋,這又是一種怎樣的諷刺?

  雖然說言師古自身的慾望本就旺盛,不然也不會踏上情色小說寫作之旅;雖然說這一
年來的從業時間不得不接觸大量粉紅色跳蛋,畢竟這是送出去最不心疼的贈品;雖然說因
為粉紅跳蛋的象徵性和普遍性,讓它在各大影視作品本本小說中頻繁地出現在言師古的視
線之中……

  ──但自己還是個處男啊!

  平常的各種測試實驗更多是科學數據層面上的火力展示,言師古既沒有對象,也不曾
思考過一個男性會在怎樣的情況下需要對自己使用震動攻擊──當然,他知道人體的世界
奧妙無窮,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朝著新大陸探險的勇氣。

  藉由震動來刺激身體器官,真的會舒服……不,是真的能夠對靈體具有殺傷力嗎?話
說回來今天遭遇那墨色的怪獸到底又是什麼?詛咒的顯現?我現在一邊裝作認真思考嚴肅
話題的時候一邊偷偷在腦海中對自己使用震動會怎樣?應該已經足夠漫不經心足夠若無其
事了吧?我只是好奇而已,我只是想要試試看而已,我只是想知道新大陸的風景是──

  言師古的腦內小劇場並沒有繼續。

  寄靈術、操靈術這類法術看上去雖然是基本的技能,但最基本的法術也終究需要耗損
靈力,無論是哪個修行體系都需要一點一點累積,即使是再天才的人物也無法繞過這個問
題。或許天資能讓他們少走很多彎路、能讓他們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施展法術、能讓他們更
快解讀山川地理天文、能讓他們在修行時更快進入狀況……可既然需要「累積」,就代表
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言師古是聰慧的,有悟性的;不然即便是有著一条夏子的幫助,不說一般人,甚至是
有天分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在那樣險象環生下寄靈成功。

  但他今天已經很累了,累到榨出最後一點靈力試圖驅動跳蛋的時候,他才知道什麼叫
做「空藍」──那一抹粉紅消散的同時,言師古疲憊的身軀也徹底抵達極限,像是斷電一
樣,眼皮一閉,意識便在瞬間模糊,不受控制地緩緩睡倒在浴缸裡……


  言師古緩緩醒轉之時,看到的便是鋪散在自己胸前和浴缸水面的長長黑髮,他本想驚
呼一聲「鬼呀!」,卻在看到那件精緻和服的時候意識到面前的這個人不是鬼,而是他的
奶奶──但想著想著又覺得這結論好像不那麼完全,一条夏子既然是怨靈,當然也是鬼才
對。

  他一邊糾結著怨靈到底算不算鬼的一種,一邊糾結起是否該打破這份異樣的寧靜。

  雖然水已經冷了,但祖宅地處偏高,靠山又靠海,在這邊泡澡的時候空調一向是持續
運轉著的;夏天太陽也來得早,陽光的照射也稍微緩和水溫……而一条夏子的「身軀」也
提供著某種熱量,這些條件讓泡冷水這件事也沒有那麼難以忍受。

  詛咒化為的怨靈之軀,也會有溫度嗎?

  詛咒化為的怨靈之軀,也會有物體碰撞的實感嗎?

  儘管早就知道最近發生的一切已經完全無關物理現實,但在吐槽之前他卻不由自主地
打量起眼前的少女──也就是他名義上的奶奶。

  之前的一切滿是急切和慌亂的選擇,瞬間灌入的資訊又讓言師古心神大亂,這樣想起
來,除了一条夏子被喚醒之前那懸浮於空中的時候,剩下的盡是奶奶從各種奇葩角度奇葩
姿勢虛張聲勢的容顏。

  現在的她沒有那份居高臨下、理所當然的霸氣,也沒有扭來扭去想要嚇唬孫子的惡趣
味,雖然偶爾眉頭輕皺,嘴巴微張,那秀麗的面容卻仍然猶如洋娃娃一般精緻。

  他才十九歲,一条夏子雖然沒有具體言明,但從這張臉的狀態來推測,她大概也就是
在差不多的年紀遭遇設計,橫死異國……

  無法解釋的複雜情感在這瞬間湧上,他哪來的資格與立場去同情她?

  不知過了多久,一条夏子睜開眼睛。不像一般人那樣剛醒來時還有些睡眼惺忪的朦朧
感,而是瞬間千萬明亮注入她的雙眼,讓人清楚知道剛剛那猶如幼獸一樣嬌憨的型態已不
復去,她醒了過來。

  她稍微檢視了一下狀況,像是在確認什麼,之後便微微抬頭盯著言師古看,沒頭沒尾
地說了一句:「你運氣真好。」隨即飄走。

  「……和服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沾到水的樣子啊,奶奶的分類果然還是鬼吧。」

  他像是忘了什麼事情一樣,動了動略顯僵硬的肩頸和腰部,過了段時間之後泰若自然
地踏出浴缸擦拭身體──他這才想起好像有哪邊不太對勁。

  「我在浴缸裡,奶奶也在浴缸裡。」

  「我踏出浴缸,我現在在擦身體。」

  「我在擦身體,所以說……」

  赤身裸體的言師古羞愧欲死。


---

出包王女,很有趣對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36.231.188.1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14046599.A.4BB
#1
: 推04/26 08:35
#2
: 推推04/26 08:50
#3
: 玩 具 大 攻 擊04/26 09:14

天女散花(O)

#4
: 推04/26 19:53

謝謝大家的推推 > <
※ 編輯: Lefair (1.163.210.55 臺灣), 04/29/2024 16:16:41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