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青煞玉之三:流金蜃城 03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DeepDreamS (骨媛媛)
時間. (2024-04-15 23:17:40)
推文74則 (68推 0噓 6→)
原來剛剛那張是封恐嚇信。


但梁哥燒信燒得這麼乾脆,這恐嚇感覺一點效果都沒有?


「那正好,我就安於現狀,繼續窩在這裡等死。」我點點頭,心中褒揚自己的大肚:「你
去和蘇家和解,說你已經跟我切割,不知道我人在哪。這樣好,很好啊!皆大歡喜!」


梁不問毫無反應,但我看出來了,那是關心智障的眼神。


「蘇白皇對你的敵意,重到讓人不解的程度。」他看向癱在椅子上的我,問:「你除了以
前殺了蘇年生之外,近期和蘇家還有過節嗎?」


「和人家祖師爺槓上就是天大的過節了,應該不用再疊加?」


「不,我的意思是……」梁哥思考著措辭,「蘇于念恨你是自然,他是蘇年生的嫡傳弟子
。但如今到這一代,大部分人都和蘇白湘一樣,即便對你沒好感,也沒這麼大敵意。」


所以現在探討的問題,是人家為什麼這麼想殺我嗎?這我怎麼會知道?以我的背景來說,
哪天突然冒出個修界人士對我敞開心房,我才要覺得奇怪吧?


「蘇白皇搞不好很尊師重道。他也可能是想殺我立威,誰知道?」我對別人想殺我的原因
一點也不在乎,去觀察孔雀魚是怎麼游泳都更有意義。


心動不如行動,於是我湊過去找媧兒一起看魚,問道:「這些魚現在要怎麼辦?」


「花姊說給我養!」媧兒喜上眉梢,她趴在水盆邊介紹:「紅尾巴的我要叫紅裙子,那隻
脊椎歪歪的叫小歪,這隻是斑點,我還要再幫牠們找幾株水草……」


「哦哦,很棒耶。可以先找個透明缸來佈景,再把牠們放進去。」


「對!我跟花姊說,下次幫我帶幾隻快死的玫瑰蝦回來,我們再多養蝦子……」


我和媧兒興高采烈地討論養魚大計,梁不問卻像個死人,一點也沒被歡樂的氛圍感染。


他站姿挺直,不苟言笑的繼續說:「蘇白皇他們兄妹聯手,光憑我們兩個很難找到突破口
。蘇家對我們太熟悉了,你有沒有想……」


「等等。」我終於受不了,岔話道:「我什麼都不想。為什麼不能好好待著就好?」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我們沒出現,他們遲早會找來。」


他嘆口氣,用眼神示意媧兒先去樓上。媧兒平時是個皮小孩,但她對梁不問不知為何有種
發自內心的畏懼。只要梁哥給個眼神,她就會乖乖聽話。


梁不問看著我,「青玉,你把心找齊,才有主導權。你真的甘心一輩子在暗處生活?」


我點頭如搗蒜,「可以混吃等死,蠻甘心的。」


「這樣你永遠無法知道錦沙城發生了什麼事。不清不白背了天大的罪名,你沒想過要搞清
楚當年始末?」他加重語調,「你沒想過,你可能是被栽贓?」


「惡名背了千年,好像也沒差了。」我不禁哂笑,「真相不太重要吧。」


「青玉……」


「說了,不去。」我鐵了心要做隻鴕鳥,伸手把耳朵摀住,「不去就是不去。他們要過來
抓人,那也是之後的事,我還可以再多活好幾天。」


我不敢去看梁不問的表情。


他失望、難過嗎?面對勸不聽的我,他會不會有徒勞無功的慍怒?眾多猜測閃過腦袋,隨
即就都被我自己否決。他可是梁不問,他才不會像我一樣,在無用的情緒漩渦中糾結。


又是一段難熬的靜默。良久,他再次開口,語調如故,幽湖般沉穩平和。


「解完錦沙城的局,我跟你說我魂相中的冤煞由來。」


我抬眼看他。他仍是站在同個位置,方才的對峙,他從頭到尾沒有移動半步。


噢——


回一個答案而已,就想使喚我?身為天災的化靈,我難道是這麼容易被說服的嗎——


我笑了聲,順順衣襬起身,本想瀟灑地離開餐桌,口中卻不由自主回答:「好吧。你剛剛
說,蘇白皇那邊是什麼情況?」


溫昭說得沒錯,世上有太多不可抗力的事。例如命運,還有我該死的好奇心。


媧兒吊在樓梯中間(對,她的虛足正掛在扶手上),她聽到這,「蛤」了好大一聲。我用
咳嗽掩飾尷尬,走去把不懂事的小孩趕上樓。妳根本不懂大人的苦衷,別亂蛤好不好?


「修界能人現在都守在錦沙城前,等我們自投羅網。」梁不問完全沒要幫助正在和媧兒糾
纏的我,他接回方才話題:「我剛想問,你有沒有想到誰有可能站在我們這邊?」


「哈?」我真不敢相信他會這樣問,「我看起來像有朋友的人嗎?」


「是不像。」


梁不問一針見血。他停頓,又淡淡地補充:「但你有朋友的機率,可能還是比我高。」


「哇,邊緣人聚會?」媧兒用稚嫩的童嗓大笑。


她學習能力很好,但現代科技影響這位未滿一歲的小孩太多了。我前幾天發現她抓著平板
在看沒營養的垃圾影片和廢文,忍痛把家裡 WiFi 機砸爛,全部人一起回歸原始生活。


媧兒從我身上移開,數條虛足在客廳揮舞,活像是隻長了鱗片的巨型章魚。她看花姊剛從
廚房走出來,移到花姊面前問:「姊姊,妳有朋友嗎?」


「呃……」花年歲面露難色,但她手上端著水果,無暇推開虛足亂揮的好奇寶寶。


「什麼邊緣人聚會?這叫高處不勝寒。」我意思意思糾正了媧兒,彈指從窗外招來條藤蔓
,把花姊手上的水果拼盤放到餐桌。這樣,她才有餘裕應付小孩。


我認真想了一下,嚴肅地和梁哥說:「嗯,在謹慎思考過後,我發現自己真的真的……沒
朋友。你確定我們需要外援?蘇年生還在的時候,整個修界都打不死我一個人。」


梁不問搖頭,「不能這樣比,你現在心玉不齊。」


他微抿唇線,又說:「而且,蘇白湘的符有辦法剋我。上回見面,是她放水了,我不覺得
這次狀況相同。」


能剋控靈的符?這是今天聽到最讓人吃驚的事了,我從沒聽說梁家人有被誰剋過。我過去
受惰性所擾,對符咒一向不上心,現在重拾學習熱情還來得及嗎?


「她把黑馬跟葫仔教成那樣,居然有辦法剋你?」我的反問難掩訝異。


孰料,梁不問居然轉頭去看了花年歲。後者正很努力地叫媧兒把多餘的腳收好。


他回過頭,話中意有所指:「看黑馬他們不準。她教符也是隨便教,跟你半斤八兩。」


……什麼意思,我沒有隨便教好嗎?花姊,我看到妳在瞪我了,妳不要被他挑撥!


「總之,蘇白皇和蘇白湘的能力可能遠超你的預期。」梁不問再次表明:「我們一定需要
幫手。這人最好是一位他們不熟悉的對象,這樣才能出其不意……」


修界不熟悉的、實力夠強的、會幫我們的人。


三項條件篩下來,真的有人符合資格嗎?等等,這樣一想,好像還真有一位……


「青玉。」梁不問和我心有靈犀,問出那個我不想聽到的名字:「你知道蒼素在哪嗎?」


我的臉色現在一定和咬到舌頭一樣難看,「我覺得他不一定會幫忙。」


「他會。跟他說為了讓你入局,拿回心玉,他就會幫忙。」梁不問語氣肯定。


那瘋子超不可控,要主動找他,我內心有千百個不願意。我的眼神從反對、委屈、擔憂、
再到請求,幾乎所有能表示「我不要!」的情緒都換了一輪,梁不問還是不為所動。


「一般而言,禍鳥都在入地崖附近。」最後,我只能按著太陽穴妥協,「但蒼素浪蕩成性
,居無定所。只能等他來找你,你很難找到他。」


「真的要找他?」我試圖再掙扎一會,站在梁不問的立場勸道:「我是沒什麼差。但找他
幫忙,你大概一輩子都洗不掉與災厄為伍的惡名。」


「我既暗中替你收齊心玉,形象注定好不了。」梁不問仍是那套說詞,「他人對我的印象
,不影響我的判斷。我沒什麼有求於修界的事,名聲於我無足輕重。」


他不死心,「……真的沒有辦法找到他?」


沒想到,花年歲這時會忽然插話:「那個,蒼素是之前的萍娘嗎?那隻大白鳥?」


「對,金色眼睛,講話和行為都特別機掰那位。」我說。


花年歲點頭,走去翻客廳角落的層櫃說:「你們在祈山時,不是有昏迷一陣子嗎?那時萍
娘抓著我聊天,說他四捨五入也算是我的再生父母,硬要塞給我一個東西……」


「我原本以為那東西出了生死局就會消失,結果居然還在。」她拉開木櫃,翻翻找找,「
好像收櫃裡了,等等喔……」


「找到了,這個!」花姊找半天,終於從中拿出一根長飛羽。


「依禍鳥習性,我勸妳不要亂認親。」我走去接過羽毛,「蒼素上次才說他媽把他妹吃了
當補品。某方面來說,他們也是很團結啦。血肉交融的那種。」


飛羽暗藏術法,我將它平放手心端詳,「定位一類的作用,燒了就能把牠叫過來。」


我問梁哥:「但要讓他知道這地點嗎?媧兒也在這裡,蒼素一開始是想把她帶走的。」


「這裡有立陣,我沒放行,他不一定進得來。」梁不問稍作權衡,說道:「我們離開這裡
找他也不妥,還是叫他來好了。」


語畢,他控了傀來,把那根羽毛拿去屋外燒。結果,一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半小時過
去……外頭仍是無聲無息,別說蒼素,連隻新飛來的麻雀都沒有。


「怎麼感覺有點久……」花年歲尷尬地問:「他真的會來嗎?」


她話一問出口,那個讓人頭痛的身影說到就到。只見蒼素身穿花襯衫,手上大包小包,一
臉剛度假回來的模樣。他在大門前降落,攏翅,順利進到屋內。


「哎呀!咪娜桑,好久不見!」他腳步雀躍,愉快地打了招呼。


我感覺自己頭更痛了,「一點也不久。可以的話,也希望不要再見。」


「大人,您好冷淡。」他假裝拭淚,湊到我身邊裝熟,「別這樣,看在我從海外直奔回國
的份上,給個笑臉吧?我還特地幫你們帶了伴手禮,有好幾盒好吃的餅乾哦。」


可惡,我就知道,這傢伙果然是剛玩回來!


我瞪著那些花花綠綠的包裝,笑著咬牙:「那些東西,我看起來像是能吃?」


現場能吃糖的人也沒幾位,梁不問自然是沒興趣的。最後只有花年歲不知死活的跑去看那
些伴手禮。她半是好奇,半是謹慎地掀開它們。


只瞄一眼,花姊就發出嫌惡的低呼:「噢幹,這是什麼鬼!這能吃?」


「可以。」蒼素拆了包裝,大笑道:「你們要勇於嘗試新事物啊!」


他面不改色的把蜈蚣乾放入口中開始嚼,邊吃邊問:「所以,找我來是什麼事?」


「我們想進錦沙城的局,但是局外太多人守著了。」梁不問開口沒有半句寒暄,直搗核心
,「想請你幫忙轉移那些人的注意,製造一點空檔給我們。」


「……找我幫忙,真的假的?」蒼素肆笑一聲,話中半是威脅:「我對擋路的人不會留手
。要我協助,你們解完局還要出來清理外面的屍體。這樣也沒問題?」


「讓青煞玉重歸完整,是當務之急。」梁不問淡然道:「我也只能取捨。」


梁家人一旦做出決定,旁人就再難以左右。他們有異常堅定的心智,即便終點遙不可及,
也能在濃黑中堅定獨行。梁絕是如此,梁不問表現出的態度亦然。


「梁家人……果真獨樹一幟。我欣賞你。」蒼素勾唇,喉中洩出低笑。


「好吧。那具體來說,我該怎麼幫?」他瞇起金色眸子,視線在我和梁哥身上來回逡巡,
「你們兩位聯手,大多數的事應該都能迎刃而解。為什麼需要我幫忙?」


「現任的蘇家家主,蘇白皇和蘇白湘,他們的能力剛好妹妹剋我,哥哥剋青玉。」梁不問
沉吟片刻,接道:「我覺得這湊巧到有點不可思議,但確實就是這樣。」


「蘇年生當年同時精通符咒和五行,他們這對兄妹,剛好遺傳到不同流派的天份。」梁不
問簡單說明:「先說蘇白湘。她三歲學符,五歲開始跟著長輩入局,不到十歲就能獨立解
局。她是這一代修者中,名符其實的符咒天才。」


「但她最有名的事蹟,是她在十八歲那年獨創了『鏡符』一系,打破前人對符咒的想像。
一般來說,畫符者上限即是符咒威力上限,但鏡符不同。它構築一個鏡像世界,能短暫複
製出能力幾乎相同的對手。所以鏡符的上限,要看在場最強的人是誰。」


「而且,我記得,複製敵人是最基本的鏡符,蘇白湘還會其他變體。」梁不問坦承:「控
靈遇上鏡符十分不利。她複製其他人都還好,但如果她複製『我』……」


「被複製出來的我,精神狀態若和我一樣,那控靈會很難對他起效果。擅使控靈的人,最
不容易中控靈的招。情況允許的話,我不想對上我自己。」


蒼素對此倒是興致勃勃,「她如果能複製出另個我,那還蠻有趣的。」


「至於蘇白皇……」梁不問忽視一臉想搞事的蒼素,轉頭和我說:「原本他的五行遠遠不
及你,但有傳言說,蘇白皇將九冥鹿的妖魂融入己身,現在已今非昔比。」


我聽了十分困惑,「把妖魂融入己身?那會有超級多副作用吧,為什麼要這樣?」


「哦,原來帶九冥鹿來的那個人叫蘇白皇?」蒼素插了句話,一臉幸災樂禍,「他是現在
蘇家家主?天哪,不可思議。蘇年生正氣凜然,怎麼他的後代淪落至此?」


「你見過他?」梁哥問。


「不算見過,聽過吧。要以外力融妖魂入體,他也只能找會塑靈的禍鳥幫忙。」


「我的……表哥?嗯,一位不聰明的表哥。他被蘇白皇的言語蠱惑,幫他融完魂後,耗力
過甚,瀕死時找我求救。」蒼素舔了舔唇,「我救他又沒好處,就把他吃了。哈哈。」


「塑靈的過程,說起來還是挺費工的。一弄不好,連我都有可能把命搭進去。」蒼素看向
花年歲,說:「小孩子魂相不穩,比較好塑。修者的實力越強,就越難重塑他的魂相。」


梁哥靜靜聽完,和蒼素確認:「我聽到的只是謠言,你確定他是融九冥鹿嗎?」


「我表哥是這樣說。實際我猜,八九不離十吧。」蒼素露出譏諷的笑,「蘇白皇帶了兩隻
鹿來,說如果我表哥願意接這活,他就把一隻鹿送他。真蠢,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


「九冥鹿生性隱密,行蹤難尋,要活捉是難上加難。」梁不問陷入短暫思考,問道:「融
妖魂入體,是不是有機率獲得該妖本身的能力?」


「對,不然誰沒事要這樣折磨自己?」蒼素倚著頰說:「塑靈很痛的,比全身骨頭被打碎
還要難受,風險和有後遺症的機率都很高。這九死一生的事,只有瘋子才會想幹。」


我提醒他:「你別光說別人是瘋子。禍鳥一脈拆食火鳳,某方面來說,也是把鳳凰的魂融
入你們體內,風險絕對不亞於塑靈。」


「是啊。但我沒覺得瘋子不好,我認為那是種稱讚?」蒼素咧嘴而笑,他看見桌上擺的水
盆,伸手去攪動水面,「正常人,要怎麼在這殘酷的世界生存?」


他的手在水中慢慢追著魚,像種潛伏的獵殺,「不管如何,蘇白皇成功融了九冥鹿的魂。
九冥鹿不僅能隱去自己氣息,在受到五行攻擊時,還能反彈絕大多數傷害,同時將一部分
的攻勢轉化,納入體內。別人戰久力竭,牠卻能越戰越強。」


水盆裡的魚被蒼素鬧得焦慮無比,紅裙子幾度上衝,隨時都可能跳出水面。


倏然,蒼素一眨眼眸,手掌瞬合,轉眼就捉住脊椎發育不良,游動緩慢的小歪。蒼素把活
魚捉出水中,殘留的水滴沿腕骨曲線滑落。他張開嘴,像嗑瓜子一樣,把小歪拋進嘴裡。


「嘿!那是我剛救起來的魚!」媧兒雙手插腰,生氣地抗議。


「難怪肉這麼甜。」蒼素竊笑,又撈了一隻可憐的小魚吞下。


他喉結滾動,嚥下魚,帶著笑意說:「我太久沒接觸修界,不知道現在的蘇家是啥模樣。
這樣想來,前陣子確實聽到蘇家宰了幾位我同族的消息,這一代人真讓我驚喜。」


蒼素起身,把手上的水擦乾,活動了一下自己肩胛。


他金眸眨動,一身邪氣張揚,話中掩不住的期待:「那麼,敵手的資訊更新差不多到這?
兩位,你們現在對於如何突圍,可有想法了?」



---


這系列來到第三集,劇情落落長,而且估計離完結還有一段距離。

雖然留言沒回得很及時,但每次看到新老朋友們的推,我心中都很感動XD

你們的閱讀和留言,都是我好好寫完這部的動力。

(總感覺這些話應該要第一集講,但我當時忙到忘了哈哈,現在補一下)


--

嗨,我是媛媛,寫小說和各類閒談
這裡出沒短篇和日常:https://www.facebook.com/DeepDreamS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1.251.227.5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13194264.A.848
#1
: 頭~~~04/15 23:20
#2
: 推推 噢不,又輸惹xDD04/15 23:21
XD 謝謝頭頸的推
#3
: 推04/15 23:35
#4
: 推04/15 23:40
#5
: 我開始感覺看得懂了….因為瘋子蒼素出現了04/15 23:43
蒼素帶著一堆伴手禮華麗(?)回歸
#6
: 剛一度以為會找溫神仙,他對小玉用情那麼深該出現了04/15 23:44
#7             吧(X04/15 23:44
但溫昭更不知道人在哪了XD
#8
: 推推04/15 23:47
#9
: 推推04/15 23:50
#10
: 推,離完結還有一段距離的意思就是很久都不會斷糧04/15 23:51
#11              了吧(灑花轉圈04/15 23:51
我應該明年前半年會完結吧(大概)
#12
: 還有得看 當然越多越好!然後解說員出現了XD04/15 23:59
趁入局前先把該補的補一補XD
#13
: 推04/16 00:28
#14
: 推04/16 00:42
#15
: 看到隨便教教的白湘我已經夠興奮ㄌ居然還有蒼素喔喔喔喔04/16 01:30
白湘內心:我才沒有隨便教教 都是天份
#16
: 為了給作者一個推努力每天登入PTT,感謝好文,上班的精神04/16 01:40
#17        糧食XD04/16 01:40
謝謝推XD 好希望我哪天起床 文就咻咻咻自己完成了(怎麼可能
#18
: 這系列真的好好看,推!04/16 05:30
謝謝 >///<
#19
: 推,需要更多梁哥哄小孩日常(X04/16 07:06
梁不問應該沒啥在哄,青玉可能也懶得管
後來大概都變成花姊的鍋
#20
: 蒼素跟青玉在一起,梁不問可以撐多久~XDD04/16 08:19
蒼素跟小玉應該很難在一起太久XD
#21
: 推啊04/16 09:06
#22
: 我好興奮我好興奮啊~~04/16 11:37
安安 這週有準時下車ㄇ?
#23
: 好好看!!04/16 12:23
#24
: 非常的期待何時可以開始戰鬥04/16 12:37
快了 但大場面都在後半集就是
#25
: 推推啊!!!!04/16 12:40
#26
: 推推~~  青玉不要好奇阿  好奇害死貓阿04/16 12:41
有時候都覺得有點對不起小玉 但也沒辦法(?
#27
: 推劇情落落長可以期待長長久久~04/16 12:41
謝謝期待 我會努力完坑ㄉ
#28
: 推,好期待瘋子蒼素參戰04/16 12:56
#29         梁不問真能同時抗住小玉、媧兒、蒼素嗎?好像看到電影《04/16 12:56
#30         侏儸紀世界》男主角一人制住迅猛龍群的畫面XD04/16 12:56
蒼素去掉可能可以XD 他現在魂相有損,對蒼素太不利
#31
: 蒼素的愉悅搞事形象搭配花襯衫變得更立體了 XD04/16 13:00
XDDD 穿花襯衫的蒼素感覺好陽光 太陽光ㄌ
#32
: 推04/16 13:11
#33
: 推~04/16 13:42
#34
: 戰!~04/16 13:52
#35
: 推歡迎回來04/16 14:50
#36
: 推~04/16 15:21
#37
: 推04/16 15:31
#38
: 推推,好期待續集04/16 15:34
#39
: 推04/16 15:44
#40
: 推04/16 16:51
#41
: 好好看!!!04/16 16:57
#42
: 推04/16 17:21
#43
: 當推則推,推起來!04/16 17:42
謝謝大家的推~
#44
: 推推推~~04/16 18:18
#45
: 好看好看,期待推04/16 19:07
甘蝦
#46
: 褲子都脫一半了,就是要看這種團戰(羞04/16 19:23
花姊:我還在旁邊...可以等等再脱嗎?
#47
: 推推 好棒的精神食糧04/16 19:38
#48
: 推推04/16 19:45
#49
: 推!04/16 19:56
#50
: 推推04/16 20:15
#51
: 只有我在乎小歪嗎QQ 有名字的-104/16 20:49
說不定下一個被吞的是紅裙子 有名字的再 -1
#52
: 我回去翻祈山的故事突然看懂了好多東西QAQ04/16 21:31
#53         挖ㄟ貓貓啊QAQQQQ (胡言亂語04/16 21:32
#54         看著小玉就覺得骨大好會描寫心態炸裂的人www04/16 21:42
雖然不知道你懂了哪塊(?
但我之前跟朋友探討過 個性越脫離常軌的我寫越好XDD
#55
: 推04/16 23:40
#56
: 推推!!04/17 00:01
#57
: 更新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04/17 01:21
#58
: 推04/17 02:00
#59
: Push04/17 03:21
#60
: 推推04/17 04:02
#61
: 推04/17 04:52
#62
: 推~~~04/17 10:32
#63
: 邊緣人聚會超好笑04/17 12:00
勉強找到蒼素一位不是朋友的朋友
#64
: 推04/17 14:53
#65
: 推!04/17 22:26
#66
: 推04/18 01:12
#67
: 超級喜歡04/18 01:16
謝謝喜歡~
#68
: 推,鏡符跟芙莉蓮的複製體好像04/18 21:08\
那靈絲是「大概什麼都能切的魔法」嗎(X
#69
: 推04/18 22:45
謝謝推~
※ 編輯: DeepDreamS (1.169.240.169 臺灣), 04/18/2024 23:29:27
#70
: 感謝賜糧 好好看啊啊啊 寫越久越好哈哈04/19 00:35
我其實想快點寫完,但實際上又寫不快XD
#71
: 好看推04/19 06:53
#72
: 推04/19 19:08
#73
: 邊緣人一家耶04/21 02:19
好久不見XD
※ 編輯: DeepDreamS (1.169.229.119 臺灣), 04/22/2024 23:52:10
#74
: 推05/01 18:01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