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經驗] 日本恐怖實話:山中恐怖

(1/3篇)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star227 (直樹殿)
時間. (2024-03-31 16:45:32)
推文183則 (100推 0噓 83→)
※"真實經歷"、"聽說"的可以用此分類且註明在文章開頭
※若有兒少不宜內文,請在文章開頭註明並做防雷頁
※本板不提供問事服務,敘述完請不要順便問事
※若不希望文章被轉到其他板去,請在內文中加註。
※感謝您的分享!請您在po文前將這五行移除,謝謝!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前言]



安安大家好、胎嘎吼~ 又到了本月份的日本恐怖實話時間。



不好意思一拖稿就又過了三個月的時間,主要除了回歸帶團之外,加上國際書展以及3/7

與日本怪談師在台灣合辦的活動夾雜所以發文的時間就變得比較緊湊。接下來7月則是籌

備到日本實際出席怪談會和一些日本的怪談YT的排程,趁著空檔時間趕快再來媽佛版回饋

(更新)故事。


講到日本的怪談,我想其中一種種類最引人入勝的就是「山怪」,意即在山裡所發生的怪

異。目前《日本恐怖實話》系列在版上也發了兩篇有關於山的怪談,但都是借於日本怪談

師之手,於是久違的山怪,小弟便打算用自己收集到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此篇文章是取材自一位40多歲後半、出身日本東北地區又鬼家系的小谷先生(假名)的故事

。所謂的「又鬼(マタギ、matagi)」指的是居住在日本東北地區的獵人集團,專門獵熊、

日本髭羚、日本猿猴,文章之後我會再做又鬼的一些較為詳細的介紹,我們就先來聽聽故

事吧。






此篇文章分三個段落


1.故事本文    2.個人推論    3.又鬼介紹    4.結尾





=============================================================================





1.故事本文





正確來說,應該是小谷先生的爺爺那一代所發生的事情。



小谷家本身就是東北某地區又鬼村落的一員,小谷爺爺還小的時候就時常幫忙處理大人帶

回來的野味,除了常見的山兔、髭羚之外,最讓他驚歎的還是熊。因此總是期待著不知道

何時能夠獵到自己人生中第一隻熊,也以此為目標不斷學習著有關狩獵的知識。



只不過在他人生第一次見到熊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做對於死亡的恐懼。



當時小谷爺爺首次參與村裡的獵熊團,於是理所當然的被又鬼的首領分配到勢子的位置。

勢子(セコ),指的是驅趕熊到指定地點的獵人,當時擔任勢子的人共計4人,相隔一定距

離以便互相支援。勢子會將熊驅趕往山脊處,而首領會對槍手下達指示在上風處等待,當

熊被勢子漸漸地驅趕到山脊往上風處奔來時,槍手就會一槍送牠們好走。



而就是這次的初體驗讓小谷爺爺深切的體會到,野生的熊與我們平時在動物園看到的那種

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明明還在100公尺開外的距離,當牠發現到獵物的存在時是能夠在不

到幾秒鐘的時間便能衝到跟前,要不是用肉眼去定位,光靠耳朵是完全沒辦法捕捉到熊行

進中的腳步聲。在之後數次的獵熊中,根據小谷爺爺的描述,除了野生動物本身的身體素

質強過於人類之外,最可怕的是野生的熊所擁有的智慧。



例如藏身於草叢裡、匍匐在灌木之中、抑或是潛入水裡突然撲出,都是野生的熊在捕獵時

所善用的技巧。有好幾次若非前輩又鬼事先發現,小谷爺爺可能早已成為熊口下的盤中飧




就在小谷爺爺差不多習慣了打獵所伴隨的各種危險時,時間也過了三年左右,同一時間村

裡來了一位似乎是從外地遠道而來、揹著一把與村裡人不同獵槍的壯年男子。為了探清對

方來意,村裡便派了標準語(原文用了東京腔)講的較好的前輩前來接待。





「敝姓渡部,從西日本而來。」

「您的目的是?」

「素聞此地有善於獵熊的村落,想來觀摩學習。」

「觀摩學習沒有必要吧!?說穿了也只是糊口飯吃。且我們這裡規矩繁雜,光是入山前要做
 的(事情之多),你們外地人會不會遵守都是一個問題。」

「那就願聞其詳了。」





前輩眼看趕不走眼前的人,同時因為習慣槍枝的關係,撇見對方的裝扮以及槍枝樣式似乎

不太一般,只覺得可能是隱藏著什麼而來,於是在琢磨了一陣後前輩便決定告知了首領此

事讓其定奪。首領在聽到通知後也很好奇這位外來者,便把這位喚作渡部的男人帶進了集

會所。


兩人的會談進行了好一陣之後,首領終於領著渡部離開建築,可讓眾人稍微側目的是首領

居然親自送其出了村口,讓人不免臆測起首領是否已經和渡部達成了某些共識。



不久,首領也招集了村裡的人們告知了剛才的會談內容。



扼要來說,就是渡部以學習狩獵手法和地方考察的名義打算在村裡面住一陣子,作為交換

渡部會為村子提供新型的獵槍以及引薦一些商會進駐。





「有那麼好的事?」

「不清楚,但至少對方想與我們交易的樣子看起來不假?」

「再說,我們村裡也沒什麼可以讓外界覬覦的東西…」

「有沒可能是要來搶我們的土地?」

「雖然不無可能,但這裡除了我們還有其他兩個村落,甚至也各有各的獵場…」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可哪怕過了好一陣子也依然得不出什麼可以說服所有人的結論

,到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在渡部離開村落不久之後,很快地又帶著幾箱行李住進了首領替他騰出的小屋。為了加快

入居的速度以及出於對他的尊重,首領以及村里的男丁也意思意思幫忙提起幾口箱子將屋

裡送去。



只是當首領將某個箱子準備搬起時,渡部卻將他的手壓下來說道:





「這口箱子比較重,跟你們借一輛推車,我自己來就好。」





首領表情似乎凝固了一下,沒有多說什麼,轉頭便與其他人會合整理其他較為小件的物品

,同時順手將搬運野豬用的手推車借給了渡部。



渡部入住後不久,他便殷勤地向村裡不同的獵手請教山裡的各種知識,予以回報他也會拿

一些沒看過的糖果和布料出來分給大家,因此一開始對於渡部的不信任感也漸漸地在他的

敦親睦鄰之下消散無隱。



至於參與狩獵這部份,考慮到村裡的風習信仰,他也每次都會徵得首領的許可。首領一開

始還有些顧忌,可前前後後算下來,首領也讓渡部跟著獵手團不下十次。雖說次數不多,

但他命中獵物的準頭講說彈無虛發也不為過,這使他從擔任不到幾次勢子之後就被安排到

次要槍手,也就是當主槍手給熊最後一槍後,以防熊沒死透或是主槍手因為失誤等的補刀

位置。



他在村裡大概待了好一陣之後,渡部透過首領告知眾人不久將要離開村子往北方移動。聽

到這個消息,平時受他照顧的獵手們決定為了他舉辦送別會,且在送別會前首領也順帶提

議讓渡部出去進行最後一次的獵熊。在首領的帶領下,渡部和村裡的一些前輩等人一如既

往地潔淨身軀、浩浩蕩蕩地在神社供上日本鬼鮋後,一刻也沒停留的背上裝備往山區行去





可就在當日留守在村內的小谷爺爺等男丁等到外出的狩獵團回村後,卻遲遲看不到渡部的

身影。




「渡部…先生呢?」




只見大家都默不作聲,此時留守的人瞬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這…怎麼會?」

「是我的過失…」首領此時默默回道。

「過失?」

「明明入山的時候,看到熊的行跡一直都很詭異,可我卻下錯判斷執意獵捕…」

「等等,到底什麼意思?」



經過首領的解釋,當時他們入山之後不久便遇到一頭棕熊,一群人如往常般由勢子驅趕棕

熊前往山脊,主要槍手在上風處待命。為了確實將熊帶回去,除了主槍手之外,還在其兩

側讓各第二槍手、第三槍手輔助。



本來首領打算讓渡部負責主槍手的位置,但渡部卻拒絕了。畢竟他自己也清楚通常在村裡

不到一定的地位和捕獵的手腕,主槍手是不能隨意讓外人擔任。首領為了讓他更有參與感

,遂建議他擔任第三槍手,這樣大家就不用太在乎彼此是否有各自在乎的點,同時也能更

讓渡部接近熊的正面。



只是在發現熊之後,其行進路線讓遠在制高點的首領有點感到不安。



就像在尋找什麼一樣,被驅趕的當下不斷地遊走在草叢與竹林裡,不管怎麼做定向驅趕,

總隱隱約約往渡部的位置靠近,可熊的移動路線本身就難以控制,所以首領並沒有多做想

法。就在熊總算被動地沿著山脊往上風處去時,主槍手突然猛地一槍讓牠突然轉彎往渡部

的地方靠近。



渡部似乎早有準備地操起獵槍向前方扣動板機,只見那頭熊頓了一下似乎是吃到一發子彈

,可就在下一秒突然往渡部的所在位置暴衝,最後只見渡部來不及換彈,整個被熊扯下一

旁的崖邊,雙雙墜谷。



聽完首領解釋的眾人感到一陣惋惜,不過山就是這樣的一個環境,因此眾人最後只能聽從

首領的指示,協助整理渡部住過的小屋以及行裝,打算為他設立一個衣冠塚。在簡單處理

完後事之後,接下來便是等待與渡部約好的人前來會合,並將此事告知。



過了差不多一個禮拜之後的某日深夜,常備警戒的村民敲響了警示鐘。此時男丁們匆忙地

爬起來、帶著獵槍出門查看,當然小谷爺爺也不例外。只聽見有人大喊:




「有熊!有熊在入口!」




聽到叫喊的男丁們便紛紛往村口方向移動,當大家匯聚在一起到達目的之後,卻對眼前的

景象產生懷疑,哪怕是狩獵經驗多年的前輩都喃喃自語著說從沒看過熊有這樣的行為。




只見一頭熊以兩腳的姿態站在村口,並沒有任何動作,眼光掃過在場所有人、喘著粗氣

像是在尋找什麼。




就在首領也前來會合之後,那頭熊突然往眾人所在的方向猛撲而來,此時所有人沒有猶豫

,紛紛對準目標放出無數子彈,熊也在衝刺的途中飛身倒下,在確認熊已經死透,首領便

命人將熊屍抬進倉庫。



翌日,大家將屍體從倉庫搬到神社淨化時,屍體在搬運中因為有小小的肌肉起伏,就算深

知可能是肌肉微顫,卻大家還是對於昨晚的事情心有餘悸,手裡緊緊地抓著獵刀。到了神

社,在經過首領淨化,幾名村內前輩將之移到外圍肢解熊的時候,在場的人又是一陣驚愕




因為在胃袋裡發現了零碎的人骨和看起來明顯是渡部衣物的碎片,剛好就在同日黃昏,渡

部的友人也來到了村落。首領遂對幾人解釋渡部的死因,並拿出熊肉料理說明已經將襲擊

渡部的熊已經被討伐。




「您是說,眼前的熊肉料理…就是吃了渡部的那頭(熊)?」

「是的,大自然何時會發生什麼我們無法掌控,只能讓自己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以此循環
 …」



只見渡部其中一位友人看了一眼,表示道:



「雖然感謝您的盛情款待,但是畢竟是食過友人之肉的畜生…我們就此心領了。」

「呃…可是…」




一旁的其中幾人似乎很饞熊肉料理,卻被說話之人看了一眼之後,只好老老實實地放下了

手中的碗筷。首領並沒有多說什麼,在交談結束後便吩咐小谷爺爺領著幾人去把渡部的行

李給領走。


就在行進途中,那位婉拒熊肉料理的渡部友人突然向小谷爺爺問道:





「那頭熊的肉…是分給大家吃的嗎?」

「不,基本上在知道那是吃了渡部先生的熊之後,只有參與那次獵熊的人會拿…如果是贈
 送或是宴會,那就不一定了。」

「你有參加嗎?那次的獵熊。」

「沒有,如果有參加的話,我應該會拚死去把渡部先生的屍身找回來。」

「哦?這是為什麼?」

「先不論與渡部先生的交情,單講熊的習性,一旦吃了人那牠就會開始食髓知味。」

「是嘛…那麼你們首領不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這…或許是首領有自己的考量吧。」

「是嘛…」



那人沉思了片刻,又開口詢問道



「您本身與渡部關係不錯嗎?」

「是啊…村裡有很多人都受到他的照顧…」

「那些人,也有參與那次的獵熊嗎?」

「說起來…中島家、田中家、吉川家…欸、好像沒有!?」





此時那人便不再多話,只是默默地跟在後面繼續往存放渡部行李的小屋移動。待到達目的

地且將行李搬運完畢之後,那人便轉頭對著小谷爺爺說道:




「我知道突然要你們搬離老家實有難度,但還是建議您不要再待在這裡了。」

「欸!?什麼意思。」

「另外,那頭熊的肉…最好別吃。」



那人並沒有回答,自顧自地說完便領著東西和其他人與首領拜別,匆匆地離開了村落。



自那之後,首領不知道從哪拿出了相當大一把資金讓幾名青年帶著家人住在附近的城町裡

,並專門負責記錄前來收購獵物部位的肉商和藥商,算是開始經營起商會。除了必要的事

務之外,基本也與村落的聯繫較不怎麼頻繁,最多就是將在城町內收購的生活用品以及被

委託購買較為昂貴的衣物和子彈送回去之外,基本上一年也就回村裡一趟。



不久,小谷的爺爺就輾轉聽到村裡的首領和其他獵手前輩的噩耗。



遽聞,似乎是身體一直有異樣,時不時的咳血以及些許的幻覺。或許正因為這樣,那些獵

手前輩漸漸地就不再參與獵熊團,很快地把地位和獵槍過繼給自己的子孫輩,首領亦是如

此。他們自己,則是三不五時的聚集在山神的神社之內不斷地懺悔。



就在次任的首領決定好後,還處在壯年期的首領突然暴斃而亡。首領過世後,像說好的一

樣,獵手前輩們也一個接一個的死去,且死前不斷地重複著:




「對不起…請原諒我們…對不起…請原諒我們…」




當然,他們是在對誰懺悔,直至死前都沒有人透露過。

只聽說那些人在死前精神方面都有點...失常?



有些人是都每天都聽到屋外傳來有人拖著腳步、繞著自己的房間打轉,且夾雜著「喀搭、

喀搭、喀搭」…宛如獵槍的金屬部件摩擦的聲音;首領則是死前不斷地做著同一個夢。內

容是渡部與熊墜崖不久,他們試圖前去搜尋渡部的屍身,最後他們也找到了一處熊穴。當

他們將火光照亮洞內後,赫然發現

















渡部的頭顱正立在熊穴之中狠狠地盯著洞外的眾人。
















聽完夢境的內容,還在村裡的眾人都認為,或許是山神在處罰他們對渡部見死不救這件事

吧。





==============================================================================





2.個人推論





首先,在有關又鬼的故事之中,因為沒有及時出手阻止悲劇發生進而懲罰又鬼的故事並不

在少數。例如曾聽過一個故事是說,某位又鬼被一位銀行員以「不帶我一起上山打獵就不

給你融資」這種電視劇才會出現的理由,被迫打破入山禁忌,結果導致半身不遂,最令人

問號的是那位銀行員在故事結束都沒有發生什麼事。



因此當小谷在告訴筆者這個故事的時候,語氣中不免流露出『山神是需要被敬畏且可怕的

存在』的語調,筆者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有關山的不可思議故事是數不勝數,對於山的忌

諱哪怕是傳到第三代,依然也會被當地人虔誠信仰也是無可厚非。




可對於故事內容...怎麼都不太對勁吧!?




這種像是作祟的故事情節,跟渡部死前與眾人的友好關係不成正比,可若假設渡部是被害

死的就又得尋找動機。於是在把故事記錄下來之後我自己也重新看了一次,發現動機似乎

與一開始首領欲幫忙搬動卻被渡部委婉拒絕的那口箱子有關。



那口箱子或許裝了什麼重要的物品讓首領心生貪念,進而在聽到渡部不久要離村時衍生了

殺人強奪的想法。至於箱子裝的是什麼…小弟很膚淺的認為是錢啦,畢竟有錢能使鬼推磨

,在大量的金錢誘惑之下山神的禁忌似乎就沒有這麼可怕了。



另一點想提的是,渡部的作祟的方法和透露出模稜兩可的出身地讓人直觀的想到四國的犬

神信仰。



至於有關犬神的民俗詳解,再請大家自行回頭閱讀《日本恐怖實話:北方集落》。





==============================================================================





3.又鬼介紹





有些人或許是透過動漫「黃金神威」得知又鬼這個專門獵熊的獵人集團,但其實獵人和又

鬼有相當大的區別,這裡就稍微詳細地說明何謂又鬼。




◎又鬼與鬼有關係嗎?


如文章開頭所說,所謂的「又鬼(マタギ、matagi)」指的是居住在日本東北地區的獵人集

團,以獵熊聞名。漢字「又鬼」只是單純借字,最早並無漢字表現。至於為何會被借字,

主要還是因為在山裡勇猛剛健、不走一般山道還能自在地穿梭在山林、以特殊的山間用語

此起彼落的大聲呼喊,最後捕獲長有角(鬼)、又或是龐然大物的狩獵能手形象,在長居在

平坦地的農耕民來看反而他們才是最接近鬼的一群人。


另外,大部分講到又鬼都會與北海道的阿依奴族扯上關係,是因為念法聽起來與阿依奴語

中的「冬之人」、「狩獵」非常接近,加上地勢與北海道相距不算太遠,所以將其聯想也

是情有可原。不過在日語的音聲學考究上,發音音節的部分還是有些許差距,所以也只能

歸納於諸多說法之中的一種而已。



◎又鬼的狩獵方式&特殊的山岳信仰


又鬼主要分布與日本東北三縣地區(青森、秋田、岩手),他們與眼中只有獵物與金錢的一

般獵人不同,是擁有有獨自宗教觀、生命倫理和特殊語言分類的一個群體,甚至連捕獵技

術基本上還保留著以前的手法。



像是專門以多人數獵熊的「卷狩」,出團前首領會將隊伍分成:下達指示的「望風」、驅

趕獵物的「勢子」和給予致命一擊的「槍手」,分工合作將危險壓制到最低的程度;少人

數、以跟蹤獵物足跡的「忍獵」;抑或是出其不意地將冬眠中的熊送上西天的「穴熊獵」




當然依造獵手的風格,有如《日本恐怖實話:死去的山》那樣利用訓練過的獵犬來進行忍

獵與卷狩的複合型;亦有使用地毯覆蓋式的陷阱來捕獵的「平落」。



宗教信仰方面,依山而活的印象被理所當然認為應該是山岳/民俗信仰。也確實如此,但

稍微有點特殊的地方在於又鬼們所信仰的山岳信仰有著『山神雖為女性,可不但醜且好色

』等特殊的設定。奠基於此基礎,在入山前除了獻上代表首領身分的密傳書『山立根本之

卷』(以前的狩獵許可證)之外,還必須供奉更醜的獵物─「日本鬼鮋」,才能確保山神開

心將獵物賜予給又鬼。



再例如,又鬼的特殊成年儀式─「クライドリ(kuraidori)」,會讓初次參加狩獵的年輕

人脫光站直,接著指名一位前輩將持火棍一段時間、有熱度的手掌覆蓋年輕人的男根並搓

到變硬,然後綁上麻繩讓他開始起舞。這種儀式象徵與好色的山神結婚、交合,以此盼能

得到山神的庇佑。

↑這部分在戰後的各地民俗調查文獻中有些紀錄,但又鬼本身是拒絕對外人提起這件事。



主體方面,日本的山岳信仰還是脫離不太了修驗道和真言宗的色彩,諸如文內所描述眾人

將熊抬到神社淨化就是一種。淨化的過程通常是將熊頭面向山神,拿出冷杉的枝葉從頭到

尾輕撫三次,接著剝皮肢解前會先念誦「南無財寶無量壽佛」七次、「光明真言」三次,

最後念出弔詞。



如果是少人數在野外獵到熊、則會簡化上述儀式,但弔詞則一定會講,詞句如下:





「コレヨリノチノヨニウマレテ・ヨイオトキケ」
 (命止於此,願汝靜聽來世之佳音)





這種儀式稱為「ケボカイ(kebokai)」、又稱「祭皮毛」,主要是為了將獵物引導成佛的

儀式,同時感謝獵物的為了供給自己生命的延續而犧牲。當然,每個地區、鄉里的又鬼傳

承多少會有些微差異,




◎ 關於熊料理 & 其他情報


筆者對於料理有興趣,因此詢問了小谷先生有關熊肉料理的問題。


肉料理自古以來就是人體最大的蛋白質源,加上又鬼以獵熊為主,以熊肉為底的料理當然

就見怪不怪。可最早對於又鬼來說,之所以選擇危險度最大的野生動物是因為,熊本來就

是在冬眠期前最容易出沒的野生動物,加上在東北、北海道等山林地多的地方自然也容易

出現。另外,熊有價值的部分非常之多,諸如熊膽、熊肝、熊舌、熊鞭和熊血等作為藥引

的臟器和其皮毛都能賣出不錯的價錢。


文中出現的熊肉料理多半是用熊肉加上山間野菜和酒、糖以及自製味噌長時間熬煮的基本

菜,肉質意外地可被燉到入口即化的軟嫩之外,還沒有野生動物特有的羶腥味,因此也是

最常拿來招待賓客的料理之一。



如果各位對又鬼有更多的興趣,目前秋田縣有大概兩三處又鬼資料館,裡面有前人們打到

的獵物所做的標本以及各種以前身為又鬼必須會的技能與工具,且這樣的地方附近都有溫

泉旅館和美食,想去日本又不想去跟人家擠得朋友推薦可以去感受一下那些山林的氛圍。





==============================================================================





4.結尾





這篇文章可能與各位所想的「山怪」有點不一樣,主要是因為小谷先生是以陳述「老家習

俗」的口吻,與那種要塑造嚇人氛圍的語調不同,也因此在把故事總結以及整理前後順序

上有點難度,且把文章潤飾後看起來真實感有點降低(也可能是我所習慣居住的地方不靠山

而已)。


另,礙於文章長度和內容濃縮的關係,這裡有許多東西沒辦法多提,僅在本文之外另外寫

一些較為與文章內容有關的的延伸知識。



此外,要特別解釋其實這篇文2月中就已經把資料準備好,可剛好準備要進到3月。



4月1號是日本人最重要的人生轉捩點之一,不管是從大學生正式轉變成社會人所舉行的

「入社式」,抑或是各大學校迎接新生開學的「入學式」,都代表一個人準備踏入人生的

下個階段,進入新的篇章之後期望自己能夠譜出不一樣的交響曲。



在此之前的一個月空窗期(也就是3月整月)很多人會選擇旅行,加上台灣最近在日本很夯

…所以這一個來月簡直要了我們導遊的命。



好在小弟有提前撥空邀請日本的怪談師「下駄華緒」、「田中俊行」和出演過好幾次日本

綜藝的實地取材新聞作家「丸山佑介」來台灣舉辦活動,希望透過不同管道的宣傳能夠讓

台灣的讀者們更接近日本怪談一點。


其中田中俊行目前在日本以「怪談/咒物收集家」著名,一如他在日本辦活動時必將咒物

帶去活動現場的慣例,這次台灣場也將嬰兒骨灰混入泥土後所做成的古曼童替身帶來現場

分享給大家。


其實在來台灣參加活動之前,他已經先飛到寮國、途經泰國,最後從馬拉西亞的吉隆坡機

場飛到台灣。當然,他主要的目的還是收集許多不同的咒物啦,身為咒物收集家,隨身帶

著一兩樣咒物也是可以理解的(?)...想當然爾,他每逢海關都會被攔下來檢查就是。


今年七月則換成筆者再次遠征到日本作為講者參加怪談會,希望屆時能夠再帶回許多更有

衝擊性的日本怪談回來與各位分享。





以上報告,那麼我們下次再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1.248.193.6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11874735.A.DF1
#1
: 如果箱內裝的是錢的話,那麼渡部到村落的動機也很可疑,03/31 17:12
#2          為什麼他要帶著錢到山區03/31 17:12
#3          而且渡部友人們似乎都沒有人奇怪裝錢的箱子不翼而飛03/31 17:13
#4
: 先推再看!03/31 17:14
#5
: 而且渡部不但熱烈地跟村人學習狩獵的知識,也顯然有狩獵03/31 17:15
#6          的經驗,一個經驗豐富的獵人身上帶大筆錢進山區真的不尋03/31 17:15
#7          03/31 17:16
#8          猜測渡部極有可能是盜獵集團甚至是人口販子,目的是摸清03/31 17:17
#9          楚路線後好進行不法的犯罪行為03/31 17:17
#10          至於箱內的物品,個人猜測是偷出來的珍貴文物,所以渡部03/31 17:22
#11          才先躲進山區,打算等聯系到賣家的同伴來了後,再一起出03/31 17:22
#12          發去北方賣給外國人03/31 17:22
#13          所以渡部友人們也沒多跟首領爭執渡部的死因,因為他們也03/31 17:23
#14          怕鬧大後,自己也會被警察盯上或是影響到他們日後的不法03/31 17:23
#15          行為03/31 17:23


這部份故事本身並沒有多加琢磨,在取材時獲得的資訊沒有想像中的多,不過這推斷我認

為是合理的。確實聽過有一部分的盜賣和走私的路線是往北向運到俄羅斯去。


#16          而且渡部真的是被熊攻擊而死嗎?陰暗一點的想法就是一群03/31 17:27
#17          人上山後就把人給敲暈,然後隨便丟棄在熊巢穴附近,引誘03/31 17:27
#18          熊活活吃掉渡部03/31 17:27
#19          所以渡部友人才會叫爺爺別吃熊肉,因為他已經隱約察覺到03/31 17:29
#20          真相了03/31 17:29
#21
: 基於樓上的理由 我反而覺得那箱應該不是錢03/31 17:34
#22
: 終於等到大大發文,先推再看03/31 17:35
#23
: 畢竟跌落山崖的話,熊怎麼可能還有辦法活著?就算活著也03/31 17:39
#24          一定會受了重傷,怎麼可能一周內就復原到能跑來人類村落03/31 17:39
#25          襲擊人類?03/31 17:39


這部份有問過,熊其實意外的能在跌落途中活命。


至於根據在哪?小谷回答我說「經驗與傳承」。又鬼的體能與一般人不同,主要在平時不

走登山步道而穿梭在山林坡地居多,同樣為了活命和方便所選得山脊平均都是400公尺上

下,主要是為了方便「望風」觀察和搬運下山。所以熊摔下山有機率活命倒不是什麼值得

過於質疑的事情。


熊的負傷程度我不敢推測,可如果換成「在吃過人肉後跑來村莊襲擊人類」這件事,我覺

得三毛別羆事件就是不錯的例子。喔對了,該事件射殺棕熊的山本兵吉追獵熊的技巧也是

師承又鬼。


#26          況且熊才剛吃飽而已,不可能因為飢餓而跑去人類村莊,被03/31 17:41
#27          奪舍的可能性滿高的03/31 17:41


熊只吃一個人是不會飽的。


但我也認為奪舍的可能性很高,主要是因為首領死前做的夢讓我想到犬神儀式中只留下頭

顱的方式,且在附身家系(憑物筋)的一些研究論文裡面也有談到相關的紀錄。


我之所以用了渡部(Watabe)的這個假名,主要是因為原文姓氏是W發音起頭,該姓在西日

本有許多附身家系有關的紀錄案例。


#28          所以過程可能就是:首領跟獵人們在確定熊吃掉渡部後,馬03/31 17:42
#29          上開始射殺吃了人的熊,然後為了圓滿他們的謊言(熊跟人03/31 17:42
#30          一起跌落山崖),就不帶熊屍體下山。03/31 17:42
#31          熊屍被渡部的怨靈或是詛咒驅使到村落,然後再度被射殺03/31 17:43


個人是沒有認為熊屍能夠死而復生,反倒是認為首領與同行獵手們的本來就是為了陷害渡

部並非狩獵,不去追也是情有可原。意識到自己被陷害、被活生生吃掉的渡部心有不甘,

把自己練成犬神附身在熊身上故意回村莊,透過食用熊肉這件事將詛咒分散給所有人。


當然,這單純只是作為怪談家的推斷而已。


#32
: 先推03/31 20:07
#33
: 會不會是兩隻熊?熊一跟渡部一起掉下山,熊二發現屍體,03/31 20:12
#34         然後吃掉03/31 20:12

有可能,但我沒有問。

#35
: 我本來以為那箱東西會是屍體一類的,看到後面才覺得03/31 20:57
#36             不是03/31 20:57
#37
: 推推03/31 21:11
#38
: 先推再看!03/31 22:10
#39
: 謝謝分享03/31 22:53
#40
: 推03/31 23:00
#41
: 推03/31 23:07
#42
: 好看03/31 23:25
#43
: 推 真屌03/31 23:25
#44
: 謝謝分享04/01 01:39
#45
: 友人問說,平常受到渡部幫助的人有去獵熊嗎,被告知04/01 03:07
#46            沒有,顯然這是一起蓄意的謀殺,平常受到幫助的人不04/01 03:07
#47            願意參與也正好不會吃到熊肉04/01 03:07
#48
: 好文 推04/01 07:05
#49
: 活動已經結束了嗎?田中俊行竟然有來啊啊啊啊啊啊04/01 08:21

已經結束很久了~ 這次來的貴賓兩位在怪談業界頗有名氣,另一位基本上跟藝人差不多

#50
: 推 渡部被陷害讓熊吃掉 然後心懷怨恨奪舍粽熊 導致熊04/01 10:15
#51           被怨氣纏身然後吃到肉的人出事04/01 10:15
#52           讓我想到人面鱼 鱼吃到人肉 然後吃到鱼肉的有事這樣?04/01 10:17


魚吃到人肉...? 跟我所知道的不太一樣,不知道是不是電影劇情

老實說這篇故事個人認為很符合山村集落的文化信仰,也就是深信是某種超自然的力量

介入。渡部把自己練成犬神奪舍這一部份,單純是自己以關鍵字所做的天馬行空的臆測

罷了。


#53
: 推04/01 10:35
#54
: 推04/01 10:41
#55
: 推04/01 10:45
#56
: 推~04/01 10:45
#57
: 推推,但渡部說要離開的那段,應該是渡部告訴首領要04/01 11:48
#58            離開,而非首領告訴渡部要離開吧?主語賓語好像反了04/01 11:48

應該是我斷句和漏字的問題,已補上~感謝

#59
: 應該是電影劇情 實際上就是只長的比較奇怪的吳鍋鱼04/01 11:58
#60
: 推推04/01 12:22
#61
: 推04/01 12:41
#62
: 推04/01 13:20
#63
: 好看推04/01 13:39
#64
: 推04/01 13:52
#65
: 不懂渡部在怨恨甚麼...是他自己要上山殺熊的.殺熊本就危險04/01 15:02


好問題,這個我本來也有打算要說明,但真的很難找到可以鋪陳進去的地方,剛好您問了

我就來簡單說一說。


獵熊本來就有危險是正常的,可是在又鬼捕獵的「卷狩」法之中,據小谷先生說熊上了山

脊之後會本能地直直往上移動,所以只要他偏離了正中線的移動方式,即表示有人從另一

側驅趕/驚嚇到熊。


渡部所在到的次要槍手的位置距離主槍手雖然不會太遠,卻也不算近,因此熊會偏離山脊

路線只能考慮是人為的,也就是說渡部從這裡就開始意識到,首領是故意讓勢子把熊驅趕

過來。另外如同小谷爺爺所說,如果熊襲殺了同伴且發生在眼前,基本上都會組團追跡過

來,此時的開槍就沒有什麼主次要的問題,就是發現的當下必須當場開槍以搶救同伴。


想必渡部與熊墜谷之後,聽到的與期待的追跡指示相反,而是聽到「撤退」的命令吧。


#66
: 推04/01 15:38
#67
: 感覺是那些村民有意要讓渡部遭劫?04/01 15:43
#68
: 推 看下來人心更可怕QQ04/01 17:05
#69
: 推04/01 17:59
#70
: 很好看04/01 19:13
#71
: 推04/01 20:00
#72
: 推04/01 20:17
#73
: 推04/01 21:01
#74
: 推04/01 21:15
#75
: 推~04/01 21:48
#76
: 推04/01 21:55
#77
: 推04/01 23:07
#78
: 推,人心最可怕04/01 23:29
#79           這邊有錯字:婉拒熊肉料理的渡部友人突然「向」小谷爺04/01 23:29
#80           爺問道04/01 23:29

已修正,感謝

#81
: 恐怖04/02 00:10
#82
: 推推04/02 00:18
#83
: 可怕推!04/02 02:29
#84
: 人比熊可怕04/02 06:59
#85
: 是說咒物照過X光,效果會減弱嗎04/02 07:34

我想如果有用的話,那以後咒物都送給海關沒收好了(?

#86
: 推04/02 08:30
#87
: 推直樹大04/02 08:33
#88
: 「集會所」(いもんた)為啥沒人貼? 故事太可怕嗎?  (04/02 10:08
#89          抖)04/02 10:08


應該...單純只是板上翻譯的大大沒有注意到這篇文章而已吧!?

詳細的內容自己記得不是很清楚,但簡單來說就是在講日本香川縣三豐市的某處廢神社之

所以變成廢神社的原因,起於一位被詛咒而最終全家自殺的的H家系,爾後發生一連串的

靈異事件。H家系後來被發現是實名略稱,為細川家(Hosogawa)。


可能在同期的2ch留言板中可怕的故事還有不少,所以沒有被翻譯過來也是情有可源。


#90          「內S區」考據文真的強,PTT高手雲集04/02 10:08
#91          你跟三木大雲的書,居然都提到類似的故事(我覺得蠻有趣04/02 10:11
#92          的!)04/02 10:11
#93          就是主角被刑警盤問,白髮,指甲外翻那篇!(不過三木桑04/02 10:12
#94          的版本稍有不同)04/02 10:12
#95          你跟三木大雲的書都很好看,三木還分享了N個事故物件版04/02 10:15
#96          的故事04/02 10:15


今年的預定是如果去日本有遇到三木大雲住持,應該會請教他關於這個故事的詳細,因為

雖說被刑警盤問、指甲外翻等要素在日本怪談並不是太少見,保險起見我還是想問問看會

不會提供來源是同一個人。


#97          三木大雲真的有中彩票頭獎?!(大驚!)04/02 10:20
#98
: 品那品那04/02 11:04
#99
: 惡作劇電話系列漫畫黑暗集會也有提到04/02 11:10
#100          還有其它知名心靈地點!04/02 11:11


那個是在八王子市內,簡單來說是因為靠近八王子靈園所以被人家傳言說有目擊到女鬼的

靈異地點。可類似於八王子靈園電話亭,以靈園、公共電話、公園等公眾設施為中心圍繞

的靈異地點傳說,我自己粗估(在東京都23區內)至少有100多處以上,我自己的故事也包含

在裡面。


八王子靈園電話亭就個人來看單純是因為黑暗集會而爆紅而已。


#101
: 好看04/02 11:22
#102
: 推04/02 15:32
#103
: 推04/02 17:04
#104
: 想到三毛別棕熊事件04/02 17:23
#105
: 等好久了~04/02 17:25
#106
: 推04/02 19:25
#107
: 喔喔喔!感謝!04/03 00:14
#108          記得去蓮久寺朝聖,參拜大黑天神,然後買幾張印有大黑04/03 00:22
#109          天的日本彩券,看能不能得個1億5千萬日元04/03 00:22

我沒有他那麼好運啦...而且我記得他是因為發願要修繕寺廟才讓他中的不是?

#110          京都怪奇談1~3:三木大雲04/03 02:34
#111          大牌出版有出中文版,書店有上架04/03 02:39
#112          你分享的版本日本恐怖實話:搖籃曲04/03 02:48
#113          三木的版本收在京都怪奇談1~3其中一本04/03 02:49
#114          三木版的故事名我忘了 XD04/03 02:50
#115
: 推推04/03 02:57
#116
: 推推04/03 03:40
#117
: 推 謝謝分享04/03 04:16
#118
: 推04/03 12:24
#119
: 推,好有趣的知識04/03 12:41
#120
: 吃過人的熊肉他們敢吃也是很猛耶……都不怕間接吃到人肉04/03 15:58
#121         04/03 15:58

只要取出胃袋和腸子基本上就碰不到,另外越接近原始宗教的信仰就越有攝取比自己強大

的生物之肉體進而獲得神力的概念存在,其實不難理解。

#122
: 推04/03 16:55
#123
: 好故事推!另外回文提到的山本兵吉獵熊故事真的非常精04/03 18:11
#124            彩跟電影差不多哈哈哈04/03 18:11

這種類型的故事其實不少,只不過三毛別羆事件有點特殊的地方是在熊過於食髓知味、過

度頻繁襲擊人類和明顯比普通的熊知進退的個性。

#125
: 推 長知識 又鬼跟獵熊都很有意思04/03 18:58
#126
: 許完願後能拿大獎,分一半,甚至七成給蓮久寺也值得啦04/03 19:48
#127
: 這篇我偏好用更接近陰謀論跟本格推理的方式來欣賞故事04/04 02:44
#128            …。日本是槍枝管制嚴格的國家,縱使是黑道也並非隨便04/04 02:44
#129            都能讓射擊技術達到精準的地步;而渡部無法看出熊在被04/04 02:44
#130            刻意朝他驅趕顯露出確實並非獵人體系出身,但射擊技術04/04 02:44
#131            卻高於老練獵人,這裡推斷他可能是在軍事或情治單位受04/04 02:44
#132            訓出身。一般人口販子會更偏好遠離村落的路線,而盜寶04/04 02:44
#133            者低調的付費借宿後快速移往下一個村落對他們來說才是04/04 02:44
#134            較安全的動作,跟村民套交情到這麼深入反而有點浪費氣04/04 02:44
#135            力。04/04 02:44


軍人這一點我也有想過,不過我是得知小谷爺爺的年代大概是戰前左右,當時的軍用槍和

獵槍的詳細資料苦於太少因此文內並沒有多加琢磨。唯一可以透過查閱而知道的事是,當

時的獵槍同樣是村田式步槍將槍管削短後或者針對槍管改動設計之後,由政府派發給民間

使用的狩獵用槍枝,型號多半是村田13年~22年式的舊款式,因此對於槍枝老練的又鬼來

說會覺得槍有違和感表示不但沒怎麼見過,還有可能是型號不同。


曾經做的猜想是:渡部是軍人,而他手裡的新款「30年式改良式村田步槍」、又稱三八

式步槍,會比一般獵人使用的槍還要有準頭。


但若是真的為這個前提,那他為什麼要到又鬼的地方去學人家打獵?這我就想不出來了。


#136            再來的疑點是怕被人碰的行李。人其實最怕被人幫助搬動04/04 02:51
#137            的並不是重量重但堅韌的行李,只是錢或文物給村長幫忙04/04 02:51
#138            抬其實反而不容易引起懷疑,人最怕假手他人的是「重要04/04 02:51
#139            又易碎」的東西,絕對不能打破、非由自己小心搬運的東04/04 02:51
#140            西。就例如試管、玻璃瓶之類的東西。是的,渡部是不是04/04 02:51
#141            有可能是受不明的情治單位指揮、攜帶了新研發的生物兵04/04 02:51
#142            器要來找活人當實驗品呢?這種兵器可能是經由飲食入口04/04 02:51
#143            的寄生生物,所以不需擔心被牽連,但需要時間跟村落混04/04 02:51
#144            熟才能有機會接觸食物並挑選適當的宴席機會。04/04 02:51
#145            渡部失算的是村長比他想的還貪婪,並利用了熊的路徑而04/04 02:56
#146            他沒有察覺,但當天其實也是他要下手的日子所以已經講04/04 02:56
#147            寄生物帶在了身上。而熊就這樣將寄生物吃了下去,但寄04/04 02:56
#148            生物被設計成人類為最終宿主,操控了半殭屍化的熊站在04/04 02:56
#149            人類面前,而這也是為什麼熊已死了肌肉卻還異常蠕動的04/04 02:56
#150            原因…最後吃了熊肉被寄生的人產生了幻覺跟毒害,渡部04/04 02:56
#151            用了另一種無法回報成果的方式完成了任務…。04/04 02:56


實驗試管的想法真的是有點神...但好像以戰前的日本來說好像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可你後面的推斷內容雖然說不是沒有道理,個人是不敢這樣推測就是了XD,畢竟真的很科

幻,所以我寧願用回民俗信仰的範疇去解釋。


(題外話,這幾天我有跟怪談師談到這個故事,然後順帶把你這段想法翻譯給對方,他們聽

完是覺得很興奮就是了。)


其實因為生物兵器而死亡的案例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尤其考慮到渡部友人要小谷爺爺最好

離開自己待的村莊也很符合當時躲避生物兵器的規範,加上友人一行人從入村到出村連一

天都不到,似乎也有點合理性...


#152
: 推04/04 03:51
#153
: 推,非常精彩04/04 15:38
#154
: 推,每次都有考據佩服04/04 16:04
#155
: 非常精彩!04/04 22:31
#156
: 推04/05 03:31
#157
: 推04/05 17:41
#158
: 科幻角度只是增加自己的樂趣而已,真的給生物學專家看04/06 12:04
#159            到一定打臉哈哈哈。04/06 12:04
#160
: 大自然都是要敬畏的,像臺灣這樣破壞環境生態,總有一天04/07 01:18
#161          又會自食惡果04/07 01:18
#162
: 推推04/07 02:53
#163
: 樓上那生物科技的解釋法,還真的有惡靈古堡的氛圍呢!04/07 14:11
#164
: 推04/08 13:19
#165
: 中國的話我會猜是為了盜墓,越封閉的山裡越有可能有沒被盜04/09 08:22
#166       過的墓,傳統的獵場最容易藏了,但日本的墓葬文化如何和有04/09 08:22
#167       沒有衍生的盜墓文化我就完全不曉得了04/09 08:22

日本較沒有什麼盜墓文化,畢竟他們墓葬的形式與中國本來就不同,陪葬品也都是青銅製

鼎、劍、鏡和玉石居多,之後到了戰國時代才開始慢慢有黃金(極少數)或者私人物品等等

。說盜墓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但說是去找寶藏那聽起來會正常許多。

#168
: 推04/10 11:17
#169
: 用心分享04/11 04:37
#170
: 黑吃黑的味道濃厚04/11 16:59
#171
: 推推04/11 17:23
#172
: 推04/12 00:55
#173
: 推 喜歡這些文化考據,我也真的是因為看了黃金神威04/13 02:24
#174             才知道又鬼這群人04/13 02:24
#175
: 搜經驗的話,這篇文的下一篇有講到怨念。04/14 06:10
#176         看完之後就想到了直樹大文中的咒物。04/14 06:10
#177         好奇有沒有拿咒物去吸收怨念的除靈/加強咒物的說法?04/14 06:10


有,不過首先必須說明,日文的「咒物」這個字的意思。


咒物並不是單指被詛咒的東西,而是指「凝聚有超自然力量的物品」,其中又分為蠱物(

まじもの)和咒具。


蠱物比較好理解,大部分都是為了收集、分散、培養詛咒的物品,在平安時期多半都是被

陰陽師拿來轉移災厄使用,主要是因為平安奈良時期的法律嚴令禁止蠱毒厭寐,與之關聯

的該詞也多半都是表負面居多。可其實,像是近年突然在日本又突然有點風行起來的蠱毒

,就有用蠱盅去吸收怨念、怨氣的作法。


另外,咒術迴戰的「獄門疆」原型─「筒封(つつふうじ)」,也是其中一種。簡單說明就

是用竹子的一節,在側邊切割加蓋、搭配咒法封印惡鬼的封印術之一。後來被修驗道多拿

來使用在封印動物靈(例如管弧),同時驅使為己用。此法多用在東日本,更正確地來說是

以日本東北地區為中心居多。


或者是《日本恐怖實話:惡作劇電話》最後一段潮來用的梓弓。文中年輕巫女用梓宮對外

空射一箭的描寫,老實說一開始我並不清楚有什麼意思,只是單純紀錄。後來才知道那是

潮來的一種儀式(術法?)。基本上是必須搭配通靈術(口寄せの術),然後讓精神屬於被御白

大人附身的狀態下,念出「退妖祈願神歌」或是「梓弓之神歌」。於此梓弓本身就是吸收

神力、供養死靈、破除災厄的咒具之一。


◎「梓弓之神歌」其實是出自於高野山真言宗的死靈供養咒歌,原文為「死霊を切りて放

てよ梓弓、引き取り給え経の文字」,大概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梓弓,請解放被切割的

死靈、接取真言之經文」。


大概是這樣。

※ 編輯: star227 (118.160.32.161 臺灣), 04/14/2024 10:28:43
#178
: 推好看!猜想會不會渡部拿了熊做什麼實驗或作法(詛咒04/14 12:14
#179           品之類的)才會在最後一次打獵就被盯上04/14 12:14
#180
: 推推04/15 11:55
#181
: 推04/17 20:38
#182
: 推04/18 12:50
#183
: 推 精采考據分享!04/18 13:24

同標題文章

  1. 100
    [經驗] 日本恐怖實話:山中恐怖
    marvel媽佛板 @star2272024-03-31
  2. 8
    Re: [經驗] 日本恐怖實話:山中恐怖
    marvel媽佛板 @Triad2024-04-08
  3. 7
    Re: [經驗] 日本恐怖實話:山中恐怖
    marvel媽佛板 @Triad2024-05-05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