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花鬼15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goldshrimp (黑色蘆葦洞)
時間. (2024-01-25 12:48:57)
推文27則 (26推 0噓 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15)
桑卡答應帶領他們去尋找花鬼沼澤之後,一行人就如火如荼地開始了準備工作,許多東西
沈紹清三人都不太清楚作用是什麼,看著桑卡,白教授和尹川忙進忙出。

就算提出想要幫忙,白教授卻只是要他們好好休養,做好心理準備比較重要。

終於到了出發的那一天,村民們擠在村口送別,有幾個婦女還塞給沈紹清自製的防蟲膏藥
和乾糧。

沈紹清非常感動,雖然與這些素未相識的村民才共處一小段時間,但他們純樸的熱心讓
她備感溫暖,她揮手與村民告別,一行人就搭著車向花鬼沼澤的入山口前進。

村子到入山口的距離比想像中的短,白教授塞給司機幾張鈔票後,司機朝山敬拜了幾下就
回車離開。

沈紹清下了車,看著蜿蜒窄仄的林道,說是林道還不如說是一條比較明顯的獸俓,像是人
們依照野獸走出來的路再稍加拓寬一點那種土路。

雖然看起來前方路途艱困,但她看著身邊的伙伴們,想到自己正勇敢面對命運,而且不是
孤獨一人,心中突然充滿了信心。

如果什麼都不做,就只能等著死亡或是變成失去自我的空殼。

至少,這是一條有可能成功的路。

自己何其幸運,有心意相通的人和朋友陪在身邊。

出發前白教授和桑卡有特別交代,山中有許多山精鬼魅,不要隨便說話,一路要跟緊。

看到陌生的人,不要上前搭話,若是對方搭話也不要輕易回答。

沈紹清幾個人平常與山林一點都不熟悉,最多就是看看電視節目,聽一些記者名嘴談談山
中傳奇等等。

這次親身上陣,行前被叮嚀這些早已聽到爛熟的規定,感覺果然還是跟在電視機前不一樣


她們全部繃緊神經,不敢大意。

桑卡帶頭,而尹川壓後,沈紹清被包夾在中間,他們六人揹著裝備和帳篷,開始踏上尋找
沼澤之路。

雖然前方有人砍草開路,負重爬山對沈紹清來說,體力上的負荷還是不小。

不過她並不想因為自己的體力而耽誤大家的行程,加上有顧子行在前方搭手,雖說吃力,
但一路挺進還算順利。

他們的目標是在日落前就抵達古花族村寨的所在地,隔天天亮一早再去沼澤。

走上古道後,他們逐漸進入一片頗為原始的樹林。
到處是參天巨樹,這些樹木不像溫帶地區的樹林那樣筆直挺拔,整整齊齊。
這樹林裡的樹木皆是變形的,樹根極粗,在地面上縱橫交纏,像一條條粗壯的巨蟒,這片
森林充滿了一種生猛而原始的氣息

有些巨木上爬滿了蔓草,如同一座又一座綠色的雕像或是柱子,此起彼落。

「當心腳下,別一腳踩進樹節空心的洞中,跌倒是小事,但那裏頭可是五毒蟲最愛藏身的
地方!」桑卡提醒著。

沈紹清如同大部分的女孩子一樣,頗恐懼這種爬蟲,因此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其實段亦謹的罩門也是蜘蛛,他曾經在局裡為了一隻巨大的人面蜘蛛精神緊蹦了一下午,
後來是組員來把蜘蛛趕走,他才放鬆下來,因此他也十分小心地注意著腳下。 

林中的溫度隨著時間逐漸升高,蒸溽的空氣讓人更加不適,也拖慢了他們的腳步,大夥咬
著牙,一步一步往前走。

樹林中有一種特殊的氣味,那是泥土爛葉,以及植物的水氣混合而成的一種原始的氣味,
說不上好聞,甚至有一點發酵的酸腐氣味。

同時也有許多蚊蚋不斷騷擾他們,不過村民們提供的防蟲膏倒是非常有效,雖說這些惱
人的小蟲不斷嘗試,但倒是沒有真的叮咬。

只是小蟲振翅的嗡嗡聲一直在眾人耳邊吵得讓人心煩氣躁。

「你們上哪去?」

一片蟲鳴嗡嗡聲中,沈紹清突然聽到一個低啞的聲音。

她分不出來是男是女,但那聲音的一字一句倒是十分清楚。

因為四周過於濕熱,她其實已經有點頭昏腦脹。

她搖了搖頭,甩開幻聽,繼續努力抬起腳,邁開步伐。

那聲音突然變成一個小女孩的稚嫩聲音,聲音甜甜地,沒有一點惡意地:「你們上哪去呀
?」

沈紹清覺得不對勁,但還是決定刻意忽略,反正繼續走就對了。
她沒有停下腳步,不吭一聲低頭走著。

方法奏效,接下來她並沒有聽到有人在耳邊講話。

只是,感覺還是有點怪異。




這下又太安靜了,沒有風聲,沒有蟲聲。

甚至其他人鞋子踩踏在泥巴上的聲音都聽不到。

沈紹清發現她的世界彷彿被按下了靜音鍵,聽不到任何聲響。

她停下腳步,正想搞清楚狀況的時候,一個尖銳的聲音鑽進她的腦中:

「你們要去哪裡!你們要去哪裡!」

沈紹清連忙摀住耳朵,卻看到前方的顧子行竟也做出一樣的動作。

顧子行一臉慌張地轉身,正好與同樣摀著耳朵的沈紹清對望。

他的視線又越過沈紹清,因為顧子行看到沈紹清後面的段亦謹竟也按著耳朵。

此時顧子行感覺到自己的嘴唇無法控制地翕動,他微微張口,喉間違反他的意志,
快要發出聲音。

「唔……我們要.......』顧子行發出嗚咽的聲音。

「別回答!」白教授眼看不對,開始大聲地唸起咒語。

尹川和桑卡似乎也對此咒熟悉,三人速度一致地唸著。

那鑽入腦中的聲音隨著念咒的聲音而逐漸淡去,而至消失,三人也慢慢放下雙手。

「你們還好吧?」白教授問,抬手抹掉額前的汗珠。

「剛才有個怪聲問著我們要去哪裡。」顧子行喘著氣,一邊困難地說:「我不想回答,但
我沒辦法控制!」

「如果回答了會怎樣?」沈紹清害怕地問

「那就被纏上了,就算不死也可以把你整出一身病。」

「那是花鬼嗎?」段亦謹追問。

「不,不是。」桑卡搖搖頭,「那只是一般的山精,通常氣運較低的時候,上山的人會聽
到有人在跟自己對話,但是以前只聽說過山精低語,不理便沒事了。沒遇過那麼有攻擊性
的狀況。」

「我們要去找沼澤的事,瞞不過這座山。精怪鬼妖也可能因此變得更有敵意。」

白教授一邊說,一邊掃視四周。


微風吹動樹葉,間或一兩聲不知名的鳥叫蟲鳴,陽光無害地照著他們,這座山現在感覺如
此平靜,但實際上處處充滿未知以及潛藏的危險。

桑卡抬頭看了看太陽的位置,連忙催促著:「我們快走吧!別耽擱了。」

桑卡加快了腳程,一夥人沉默地跟著,像一列朝聖者,低垂著背和頭,臣服於超自然的力
量之下。

白教授和尹川並沒有放鬆警戒,他們知道山孕育萬物,充滿靈氣與生死搏鬥。




他們穿過密林,來到一片峽谷河灘邊。
河灘佈滿大大小小的卵石,相對平坦開闊,桑卡抬起手,停下腳步說:「我們先在此休息
一下吧!等等一鼓作氣一定要在日落前進村寨。」

沈紹清聽到這句話簡直是鬆了一大口氣。

身為唯一的女子,其實體力就有天生的落差,再加上好一陣子吃不下睡不好,其實她已經
有點透支。

她挑了塊大的石頭坐下,扭開水壺大口大口地喝著水。

「妳還可以嗎?」顧子行在一旁卸下背包,從背包中掏出一條能量棒遞給她,一邊啃著巧
克力。

沈紹清點了點頭,「有點快不行了。」沈紹清苦笑說。

段亦謹正忙著掰開一塊村人推薦給他的乾糧,那是一塊淡黃色的餅,他忘了是用什麼做
成的,硬得像塊磚。
花了點時間,他好不容易把餅掰成了三塊,把那硬如磚的乾糧分給了其他兩人。
「說實在,這河景還真美。」段亦謹一邊嚼著乾糧,一邊看向峽谷。

的確,兩旁的峽谷峭壁上布滿樹木,深淺不一的濃綠和翠綠,鬱鬱蒼蒼地夾著中間的河道
。河水並不湍急,陽光灑在河水上,河道閃著金光彷彿一條金色的彩帶,從遠處彎彎曲曲
淌下一路延伸到他們眼前的河灘。

河水從金色積聚成一灘藍綠色河潭,在岸上看不出深淺。

「是啊……真美呢!」沈紹清和顧子行也同意,這深山幽谷的的確美極了。

白教授、桑卡和尹川在旁邊正圍著一張地圖比劃,討論著,時不時桑卡竟然露出久違的笑
容。

顧子行和段亦謹兩個人一邊猛吃著攜帶的乾糧,一邊笑著說這乾糧真的硬到讓人下巴脫臼


沈紹清一時有種不真實感,她想像著他們只是一夥結伴登山的旅人,一切都有完善的規劃
,大夥只是來親近自然,沒有危險,沒有意外,沒有此行沉重的目的。

正當沈紹清偷偷沉浸在這平靜的幻想中,河面上突然刮來一陣詭異的強風,風力強到彷彿
一記耳光重重打在他們身上。

「這峽谷風也太強……」顧子行忍不住開口,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比較靠近河邊的白教授
和桑卡雙雙回過頭,表情嚴肅,食指手指壓著嘴唇,示意他們安靜。

尹川先一步快速轉身,輕手輕腳地往回走到沈紹清三人身旁,他拾起地上一枝粗短樹枝,
在沙地上寫下:「水猴子。別說話。」

沈紹清三人根本沒聽過什麼水猴子,心想會不會是什麼可怕的猛獸。

白教授和桑卡此時也已經小心翼翼地與他們會合。

六人往山邊樹叢下一顆半人高的大石頭後面藏。

只見本來優美平和如金帶的河水面開始翻騰,激起巨大的水花,水面之下彷彿有什麼東西
正在激烈地掙扎。

水花一路從上游順溪翻滾而下,一下子就來到他們眼前。

只見一團團紅毛從白色的水花中忽隱忽現,看起來是一種像紅毛猩猩的東西。

「原來是猴子啊!」顧子行心想,此刻沈紹清和段亦謹也都如此想著。

沈紹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那怪異的生物,一點都無法移開。

此刻從那團水球中突然飛出一個黑色的圓形物體,咻的一聲,眾人眼光循聲移動,這一看
沈紹清幾乎忍不住叫聲,千鈞一髮之際,多虧顧子行急忙用手摀住了沈紹清的嘴,這才沒
曝了光。

又黑又長的頭髮黏膩地貼在青白的頭皮上,殘缺的頭部漏出一半淡粉暗紅交雜的血肉。

那圓形物體原來是一顆女人的頭,雙眼瞪的極大。

不,她根本已經沒有眼睛,那只是兩個深陷的血窟窿,

臉部的皮膚如同所有溺水屍體一樣呈現一種虛浮的飽滿感,像一顆滿懷膿液的瘡,只是上
面粉色的胭脂竟還沒脫落,像極了雨後的喪禮那被人家丟在一旁淋濕的破爛紙紮人。

段亦謹是常見各式屍首的人,所以眼前場面雖然難看,但還不到讓他太過驚嚇。

然而接下來的場景,卻讓他畢生難忘。

水面上的巨大水花平息了,方才看到那一團紅毛此刻竟站了起來。

沒錯,站起來。

那是一個全身紅毛的人型生物,身上散發出一種刺鼻腥羶動物氣息,溼答答的紅毛包覆了
整張臉,只露出一對發青光的眼睛。

那水猴子在水中拉扯著一具軀體,那是一個只有上半身的人體,大概是那顆頭的主人的
殘體。

牠力大無窮,像拆娃娃般輕鬆就把人體拆散,接著拿起一段慘白的前臂就開始啃咬,牠的
咬合力極大,直接把人骨咬斷,嚼食間發出異常清脆的聲音。

段亦謹看過無數死屍,但第一次看到野獸吃人,一陣噁心感從胃部往上翻騰。

沒一會兒工夫,水猴子已將屍骨啃食殆盡。

牠突然抬頭,往他們躲避的石頭方向看了過來。

眾人全部心跳加速,顧子行抱緊了沈紹清,沈紹清則是用力摀住自己的嘴巴,深怕洩漏了
蹤跡。

桑卡已經舉起手中的土製獵槍,做出瞄準的姿勢。

還好,水猴子並沒多更多動作。

牠如同人類一樣抹了抹嘴,就往河心一跳,以極快的速度逆水而上,消失在河中。

他們又等待了一會兒,確定水猴子已經走了,才敢從石頭後面走出來。

桑卡一邊抹著額上的汗,一邊說:「還好,沒被水猴子看到。時候不早了,我們得趁著天
黑前進到村寨。」

沈紹清三人經過這次的震撼教育,彼此面面相覷都不敢多問多言,忙著點頭。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水猴子!真恐怖!」連十分熟悉山林傳說的尹川也驚魂未定
地說。

「好了,我們快走吧!跟緊,別多話!」白教授看了看天空,太陽已經逐漸往山頭降下,
趕緊催促眾人。



待續

---------------------------
Hi 版友們

花鬼已進入下半部分,謝謝持續追下去的朋友們!


https://www.facebook.com/blackreedcav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8.163.206.24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06158139.A.BC5
#1
: 推01/25 13:10
#2
: 推01/25 13:21
#3
: 好看推01/25 13:27
#4
: 推01/25 13:29
※ 編輯: goldshrimp (27.51.120.136 臺灣), 01/25/2024 13:43:07
#5
: 推01/25 14:32
#6
: 咪乩!推01/25 15:24
#7
: 推01/25 15:47
#8
: 推01/25 16:31
#9
: 推推01/25 16:31
#10
: 推01/25 17:19
#11
: 推01/25 17:27
#12
: 推推 很期待更新!01/25 18:18
※ 編輯: goldshrimp (36.233.236.16 臺灣), 01/25/2024 19:00:41
#13
: 推推01/25 19:53
#14
: 推!好緊張!01/25 21:11
#15
: 推01/25 21:22
#16
: 推01/25 22:24
#17
: 忠實讀者推!01/25 23:24
十分感謝耶!我認得唷!不過等等我就要出門飛出去避寒,下次更新是下週了
※ 編輯: goldshrimp (36.233.236.16 臺灣), 01/26/2024 01:28:14
#18
: 推01/26 04:47
#19
: 推01/26 05:22
#20
: 推推01/26 09:59
#21
: 推推01/26 10:04
#22
: 推推01/26 14:23
#23
: 推推01/26 15:19
#24
: 推01/26 16:48
#25
: 推01/27 14:17
#26
: 推01/30 01:54
#27
: 推02/12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