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花鬼11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goldshrimp (黑色蘆葦洞)
時間. (2024-01-05 12:38:25)
推文22則 (22推 0噓 0→)
※未滿250字之創作屬(極)短篇,每人每週限兩篇
※有爭議之創作,板主群有權在討論後刪除
※若有兒少不宜內容需在文章開頭註明且做防雷頁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陽光從窗戶照進房間,顧子行發現天已經亮了,立刻從床上跳起來。
他胡亂套上衣服就跑出房間往沈紹清的房間跑。

結果一經過餐廳就看見沈紹清正和奶奶坐在一起。
沈紹清雖然看起來還是有點虛弱,但正在吃著早餐吃得津津有味。
顧子行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只能坐在沈紹清面前驚喜的看著她
笑。

沈紹清被顧子行熱烈的目光弄得有點困窘,但心裡同樣感覺甜蜜。
「早安,你又救了我第二次了。」沈紹清苦笑著對顧子行說。
「你先多吃點。」顧子行兩眼還是直直望著沈紹清,他太開心她能恢復正常。

段亦謹也起床了,正從房裡走了出來。
「段警官!」沈紹清跟他打了招呼。
「妳看起來精神不錯,沈小姐。真是太好了」段亦謹一邊說一邊往顧子行那邊看,一邊揚
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顧子行看到段亦謹拋過來的眼神,但假裝沒事一樣。

「你們都快吃早餐吧!」奶奶端上了荷包蛋,那蛋煎的香氣十足,段亦謹和顧子行馬上乖
乖低頭吃了起來。

顧子行注意到銀色的項鍊依舊在沈紹清脖子上,奶奶無法把項鍊取下嗎?

吃到一半,沈紹清抬起頭說:「奶奶,什麼時候能舉行招魂儀式呢?」

「妳才剛復原耶!」顧子行聽了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妳覺得扛的住,今晚就能試試。」奶奶慢條斯理地喝著茶,又接著說;「雖說于巧
巧的靈魂很可能已經被其他力量把持,還是得試試能不能成。」

「我可以,我準備好了。」沈紹清堅毅地點了點頭。
「不能休息個幾天嗎?」顧子行抗議著。
「嘿……我真的沒事了。我感覺時間不多了,我只想趕快擺脫這一切。」沈紹清安撫著顧
子行,一邊把手搭在顧子行的手上。

顧子行馬上軟化了,他也理解若立場互換,自己一定也想趕快脫離者詛咒,於是點了點頭


飯後,沈紹清和顧子行坐在後院中的椅子上,顧家的後院正對著層巒疊嶂,微風徐徐,沈
紹清和顧子行看著眼前的美景,難得的寧靜。

「真美,台北看不到這種風景呢!」沈紹清說道,陽光暖暖地照在她的臉上,她情不自禁
瞇起眼。
「等一切結束,再來山上玩吧!」顧子行溫柔的說。

「如果不是因為這種事才來到這裡不知道有多好,真想全心欣賞這美景。」沈紹清想起晚
上的儀式還是有點緊張,胸口的項鍊仍然是一個陰霾壓在心頭上。

「別擔心。」顧子行拍了拍沈紹清的肩,眼神堅定著看著沈紹清的眼睛說:「我會陪著妳
。」

顧子行的話觸動了沈紹清,她看著顧子行,這陣子的壓力和恐懼突然湧上心頭,眼淚不受
控制地盈滿眼眶,她忍不住大哭了出來。

顧子行嚇了一跳,一下子也顧不了那麼多就把沈紹清擁入懷中。
沈紹清哭的抽抽噎噎,一點都會新女性的形象都沒了,顧子行輕撫著她的頭,嘆了口氣,
他多想替代她執行這些未知的儀式。 

段亦謹打開門,突然撞見抱在一起的兩人,悄悄的退回去把門關上。
他微笑了起來,心想:「這傢伙還真是行動派啊!」

戀愛其實還是很美好的,段亦謹想起過去一些讓他感動不已的片段,但一想到私心裂肺的
生離死別,他決定還是為顧子行開心就好。

戀愛這件事,沒有開始也就沒有結束。

******************************

再三十分鐘就是子時,顧奶奶已經做好準備。

沈紹清坐在床沿,閉著眼睛。

顧奶奶在五色紙上畫著符咒,把符咒燒化在石缽裡混著不知名的植物,混合物加水以後變
成深藍色的液體。

她拿了毛筆沾取了液體在沈紹清臉上開始畫了起來。
沈紹清的皮膚白皙,輪廓本就素淨寡淡。

藍色的花紋一下子在她的臉上展開,竟有一種凜然之姿,但又帶著異教的妖異之感。
此刻的沈紹清就像某個奇異宗教的女祭司一樣。

當沈紹清走出房間的時候,顧子行不禁抽了口氣,連段亦謹都無法移開視線。

顧奶奶已經在地上做了一個結界,那是由香腳做成赭紅色的粉末圍成的一個圈,圈上放上
了一盞盞油燈。

沈紹清小心翼翼的走進圈內,她站在一面巨大的鏡子前,這鏡子看起來十分古老,本應該
是黃銅色的鏡腳已經嚴重氧化發黑。

鏡子前還有一張矮桌,矮桌上放了一個竹蔞,竹簍裡放著于巧巧的日記本。

顧子行和段亦謹分別站在她的左右兩側,但他們不能踏進地上紅色的粉末圍成的結界。

他們手上各拿著形狀特異的法器,據說招魂的時候會聚集大量雜靈干擾。
沈紹清依照奶奶的指示把雙手放在竹簍蓋上,在心中默念著于巧巧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顧奶奶三人開始低喃起咒語,顧子行和段亦謹雖不知道自己念的是什麼,但兩人也不敢心
有雜念。

氣氛十分凝重,山中的房子平常整晚都是外面的走獸蟲鳴,風聲雨聲都很正常,然而此刻
卻靜的不可思議。

只有三人低頌的聲音在房中迴盪著。

不知過了多久,正當顧子行和段亦謹都開始有點口乾舌燥的時候,不知道哪來一陣怪風颳
來,瞬間綠光慘慘,因所有蠟燭的光芒都變成長長的綠色。

「來了!」顧奶奶大叫一聲。

沈紹清迅速掀開蓋子,顧子行看到一道煙霧迅速的從中竄出進入沈紹清的身體,沈紹清
的上身彷彿受衝擊一般往後彎折。

顧子行看得心驚膽顫,差點就衝進結界裡,但立刻被顧奶奶阻止。

沈紹清隨即直起身,直勾勾的看著前方,而此時鏡子中的人影已經不是沈紹清了,而是一
臉鐵青的于巧巧。

顧奶奶開始發問了

「妳是于巧巧?」

沈紹清點點了點頭

「認得項鍊嗎?」

沈紹清又點了點頭。

「告訴我們一切怎麼發生的吧!」

突然沈紹清揚起頭,兩眼翻白,而她眼前的鏡子卻起了變化,鏡子彷彿電視一樣,開始出
現畫面。
 
一個短髮穿著緊身牛仔褲的女孩,正在一個古色古香的庭院裡閒晃,走著走著走到了一片
樹林前。

女孩稍微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走了進去。

她發現這片樹林後方其實已經被開墾砍伐了大部分,地上還殘留著好些被鋸成兩段的樹樁
,只剩下前排樹木還保留著作為景觀。

才沒走幾步,腳下就踢到了一段從地上浮起的樹根,竟一個踉蹌跌在地上。

女孩正要爬起來,眼前撇見地上樹洞中有一截發亮的東西。

她伸出手將那截發亮的東西拉起來,一條頗有年歲的項鍊就出現在所有人面前,正是現在
猙獰地抓在沈紹清胸口上的那條項鍊。

畫面中的于巧巧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捧著那條項鍊目不轉睛。
她把項鍊隨手就塞進牛仔褲口袋,就離開了樹林。

「原來如此!」顧奶奶看到眼前的畫面,

顧奶奶又要開口提問,鏡面突然起了巨大的波瀾。

畫面一變,鏡中逕自出現了消瘦病態的于巧巧,脖子上戴著項鍊,坐在浴室的的地上的畫
面。

浴室裡的浴缸中有一個巨大的花苞,看起來像異星怪物。

于巧巧滿臉淚痕但眼神狠戾。

她正戴著那條項鍊,雙手包握住鍊墜部分,垂眼低頭彷彿在祈禱一般。
過了幾分鐘,于巧巧猛然抬起頭對著空中說:「我同意,請讓他們都下地獄吧!」

話音剛落,畫面瞬間消失,沈紹清胸前的項鍊瞬間一道黑氣噴出,鏡子怵不及防地碎裂成
好幾片,玻璃四濺而出,甚至劃破了眾人。

沈紹清直接癱軟在地,四周的蠟燭瞬間恢復成橘紅火光。

顧奶奶的手臂上多了幾道小血痕,但還是十分鎮靜指揮著顧子行和段亦謹將沈紹清抬進房

「奶奶你沒事吧?」顧子行雖然自己肩上也被玻璃劃傷,但還是很擔心奶奶的狀況。
「這只是小傷而已。你們先送她回房,一會兒我拿急救箱。」顧奶奶擺擺手,表示沒事。

顧子行和段亦謹將沈紹清安置好,沈紹清很神奇地毫髮無傷,身上一點碎片都沒有。
「你的傷口看起來不太妙啊!」顧子行指著段亦謹手臂上的傷,上面甚至還插著玻璃。
「這種程度的皮肉傷沒什麼。」段亦謹不在意地說。

顧奶奶拿著醫藥箱走了進來,開始幫段亦謹包紮傷口。
「剛剛最後于巧巧的靈魂被抓了回去,被這一切背後的那個邪惡力量,那朵巨大的花。」
顧奶奶一邊沖洗傷口一邊說。

玻璃被取下,鮮血從傷口汩汩流出,段亦謹只輕輕皺起了眉。

「我們找到林進凱的屍體的時候,屍體顏色和狀態簡直就像剛才那朵花一樣。」
「果然如同我們猜想,于巧巧跟項鍊帶來的鬼怪做了約定,而鬼怪就幫她復仇殺人。

只是後來她不知道為什麼要把項鍊寄給紹清。」顧子行自己拔出了肩上的玻璃,不時望向
躺在床上的沈紹清。

「項鍊是在一片槐樹林的一個樹洞撿到的。槐樹是木之鬼,聚陰之樹。一大片的槐樹林的
陰氣可壓制了項鍊本身的邪氣,這也是我們先人當年選擇這地方封印項鍊原因。但樹林已
被砍伐破壞殆盡,就壓不住了。」奶奶用力在段亦謹的手臂上的繃帶打了個結。

此時沈紹清醒了過來,她坐起身來,全身痠痛,她感到胸口熱辣,一低頭發現胸前的項鍊
竟又更加陷入皮肉之中。

「啊!」沈紹清叫了出來。

顧奶奶見狀馬上跑了出去,沒多久迅速端了一碗漆黑的液體要她趕快喝下。
沈紹清接過碗,湯藥下肚,紹清感到一片清涼滑過,項鍊竟然從自己脖子上鬆脫,精神也
好多了。

「奶奶這是什麼?怎麼不早拿出來,這樣項鍊就可以拿下來了!」顧子行好奇地問,手指
著剛剛裝過黑色液體的空碗。

「定魂草湯。」顧奶奶答道

「唉,但這項鍊不能脫離她的身體太久的。」顧奶奶一邊說一邊輕拍著沈紹清的背。

「剛剛巧巧有來嗎?」沈紹清定了神以後,馬上追問。

顧子行點了點頭,把剛剛他們看到的情形跟沈紹清說了一遍。

顧奶奶接著解釋:「我無法把這條項鍊從你身上去除,是因為妳的本靈其實已經被這項鍊
糾纏。一旦嘗試取下項鍊封印惡靈,連帶你的部分魂魄也會一併被封印,到時候只能癡傻
一生。但它在你身上,也會影響妳的神智,一點一滴取代妳的意識。」

「那如果一直喝這個湯呢?」

「現在是暫時用這個穩住,但效力終究會越來越差的。」

沈紹清和顧子行的臉也沉了下去。

顧奶奶見狀,緩緩著說:「還有希望,我已經聯絡過我的師兄,如果是他的話,也許能有
別的辦法,他見多識廣,處理過很多麻煩事,你們得去找他。」

「這位師兄,現在在哪呢?」沈紹清問。

「正好在四川。」顧奶奶說

「我們盡快出發吧!」顧子行對著沈紹清說,沈紹清也點了點頭。

顧奶奶突然對段亦謹說:「小夥子,我想你也一起去吧!我說過,你的本靈很不穩,
既然你們三個人都看到了類似的異象,這世間沒有巧合的。」


待續


-------------------------
星期五啦! 版友們

花鬼越來越接近真相了

雖然短篇回應比較少,但還是很喜歡輕薄短小的小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blackreedcav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8.163.206.24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04429507.A.3B3
#1
: 推01/05 12:52
#2
: 推推01/05 13:02
#3
: 先推01/05 13:38
#4
: 推推01/05 14:31
#5
: 推!01/05 14:35
#6
: 推推01/05 17:28
#7
: 推01/05 18:01
#8
: 推推,作者文筆很好,期待更新01/05 19:55
#9
: 推01/05 21:38
#10
: 推01/06 01:02
#11
: 推01/06 03:27
#12
: 推01/06 07:55
#13
: 好看,推01/06 08:48
※ 編輯: goldshrimp (36.233.239.3 臺灣), 01/06/2024 09:35:04
#14
: 推 期待後續!01/06 10:07
#15
: 推推01/06 12:59
#16
: 推!01/06 17:23
#17
: 推01/06 20:32
#18
: 好看推01/06 20:53
#19
: 推01/06 22:44
#20
: 推01/07 01:06
#21
: 推01/07 22:38
#22
: 推01/08 1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