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經驗] 日本恐怖實話:不思議奇談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star227 (直樹殿)
時間. (2023-09-07 21:27:16)
推文107則 (97推 0噓 10→)
※"真實經歷"、"聽說"的可以用此分類且註明在文章開頭
※若有兒少不宜內文,請在文章開頭註明並做防雷頁
※本板不提供問事服務,敘述完請不要順便問事
※若不希望文章被轉到其他板去,請在內文中加註。
※感謝您的分享!請您在po文前將這五行移除,謝謝!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前言]



安安大家好、胎嘎吼~ 歡迎回來久違的「日本恐怖實話」時間



…一眨眼居然離上次發文時間已經過了半年,出國旅行完全開放之後歷經瘋狂的帶團潮之

外,也私底下與日本各地的怪談師們分別碰了面,甚至也合作拍了一些youtube影片,所以

坐在電腦前的時間其實不是很多。


台灣國內的部分則是必須要準備出書事宜以及與podcaster合作,預計到年底前也會一直在

帶日本觀光客以及怪談活動的奔波中度過。但哪怕如此,也期許自己能盡量撥空回到每

月一篇媽佛文藉此回饋版主和各位讀者們的長期照顧。


說回原題,今天本文主角為日本怪談師「下駄華緒」,怪談師本身的詳細介紹小弟一樣會

放在文後僅供大家參考用。






◎ 本篇文章分四個段落

1.故事本文(其一、其二)    2.怪談師介紹

3.關於『日台怪談交流會』  4.關於『日本恐怖實話系列』





==============================================================================




1.故事本文




那天與下駄華緒花了一整天的時間,跑了不少台北市內可以堪稱靈異景點的地方後,最後

例行帶他到了我常去的酒吧坐下來聊一下後續的合作與交換有趣的怪談。


事實上下駄是第一次來台灣,因此對台灣的文化除了「冥婚」之外倒沒什麼太特別的想法

,於是後來我想到用怪談與他對決了幾來回合,畢竟透過怪談交流是最有辦法讓彼此的腦

中留下深刻印象手段之一。


這裡選了幾則個人認為很有趣的故事,因為故事本身在講的時候屬於喝酒對談,所以會在

文中紀錄一些與怪談師的對話。


生硬的考察固然不錯,但偶爾對話多一點也比較有趣些吧(我猜啦。




------------------------------------------------------------------------------




其一、看事情的角度




這是出身自淡路島的A子提供的故事。



她記得大概到自己小學左右都還是與自己的媽媽洗澡,當差不多到五六年級時可能性徵和

心理狀態的變化讓A子覺得自己差不多該試著自己來之後,以此為分界便都是一個人入浴。



可就在某日A子洗完澡後,對著在廚房準備晚餐的媽媽問道:



「媽,妳剛剛怎麼不進來一起洗?」

「嗯?妳還沒習慣自己一個人洗嗎?」

「不是啦,是剛剛我在洗頭的時候,妳不是進來順便幫我了嗎?」

「欸!?等一下,妳是在說什麼東西,也太可怕了吧!?」



在媽媽一問之下,原來是A子在洗自己的長髮時發現,後頭部有一雙手也在幫忙洗。

以為是媽媽不放心才進來幫忙,所以才這麼向媽媽提問。


A子當下並沒有特別感到害怕,哪怕成為了社會人不久,每到盂蘭盆的時節也把這件事拿

出來在茶餘飯後與朋友們分享。


縱然自己的媽媽每次聽到這個故事都會要她別再提,可是對那時的A子而言,比起可怕,

倒不如說更多的是安心,至少知道自己並不是孤零零一人在浴室裡。當然這對40幾歲的A

子來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再說,這個故事也很久沒拿出來講過。





之所以會拿出來與下駄分享,是因為最近她又想起了這個故事。





至於為何會突然從記憶的夾層翻出來,最大的原因還得是因為自己也有孩子的緣故,且A子

的小孩最近也差不多到了小學四五年級左右,似乎正試著嘗試自己一個人洗澡。



就在某日,當A子的小孩從浴室走出來後,逕直的走向在廚房準備晚餐的A子問道:



今天不幫我洗頭嗎?




------------------------------------------------------------------------------




「跟A子小時候的體驗一模一樣呢!那她本人是什麼反應?哎呀有人幫我小孩洗頭,lucky~
 這樣嗎?」

「哈哈哈,A子講給我聽的時候我也是這麼想,但是她反而說這時她才真正了解自己的媽媽
 到底是在怕什麼。」

「這樣算是雙標嗎?」

「你應該要說是心境的變化啦。」

「話說回來,這感覺跟收集怪談很像欸。」

「是不是?你也這麼覺得對吧!」

「是啊,很多時候大家根本不認為自己遇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殊不知這些經驗在旁人
 耳裡卻很震撼...唉,收集怪談哪有這麼簡單。」

「直樹君是不是壓力很大(笑)?」

「拜託下駄桑提供一點怪談給我,滋養我的心靈,謝謝。」

「當然當然…其實剛剛我又有想到另一個很類似的故事。」




------------------------------------------------------------------------------




這是從一位30歲左右的男性上班族那聽來的故事,姑且稱其為鶴川。


當在酒會是問這位男性是否有交往對象時,對方總是回說「我沒有想進入下一段關係」。

詢問其原由,得知他10年前曾有位女友,但已經去世了。


涉及隱私的關係,在場的人都並沒有對於其女友如何去世或者其細節加以詢問。不過出於

一些人的好奇,話題漸漸地繞著彎的問他以前的女朋友大概是什麼樣子的人。



「嗯…其實他的個性就很黏啦,甚至是有點到神經質的程度。」



乍聽之下,鶴川形容得有點負面,不過表情上又並非是這麼一回事,讓人覺得或許他也很

享受這樣三不五時可能被查哨的關係。


據鶴川所說,女友去世前一天還開車帶她到山上看了夜景。他記得很清楚,那邊的山上受

到的光害極小,因此滿天的星光讓他記憶非常深刻,也藉此炫耀了說他女友還因此感動到

哭。



可自那以後至今10年,鶴川又是為何沒再交新的女友?大家還是滿頭疑問。



「我女朋友每個晚上都會出現在夢中啊。」他如是說。



再講的詳細一點,大概一個月會有一兩個晚上左右鶴川會突然在自己床上醒來,不過身體

卻沒辦法,唯一能動的是眼球。



定睛一瞧,他過世的女友正在天花板左右的高度與他面對面。



互相確認過眼神(?),女友便會緩緩地從天花板降下來,往鶴川的臉部靠近。



「嗚哇…」

「這是那個吧?...鬼壓床之類的…?」

「要是這是夢的話,也是噩夢等級的吧…」



鶴川本人似乎對這個狀況反而感到很開心,居然這麼回道:

「那是因為我女友很愛我,甚至黏我的程度到了神經質的程度,所以才一直想來見我吧!」



當大家聽到他這麼說,轉念一想或許還真是如此。

哪怕我們聽起來可怕,他本人覺得因此得到幸福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那…後來你女友到了你面前,之後呢?」

「他就這樣…(比了個動作),抱住我。」



雖然鶴川用了”抱住”這個字眼,可他做的那個動作更像”纏住”。

明確的說,女生的個子較男性小,臂展也不大,想要抱住男生話會盡量挑脖子或者穿過腰

間再往上。可鶴川的動作,就像把手從外伸到最大將男生整個圈住。



「她抱住我之後,雖然夢裡我不能動,但還是盡力的把手往上伸,試著抱住她…只是每次
 要這麼做的時候,背後就會傳來一陣刺痛,且痛到實在很想叫她別這麼做的那個瞬間,
 她就會突然消失,然後本來該是天花板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片星空。」

「欸?什麼情況?」

「我猜應該是她應該是對過世前那一次看夜景的事無法忘懷吧。」

「那,背後的刺痛是怎麼回事?」

「啊,那個啊?後來我看了鏡子,應該是對方太想念我,抱我的時候把指甲給掐了進去了
 吧…有痕跡喔,在肩胛骨那個位置,你們要看嗎?」



鶴川興奮的說著,便把衣服撩了起來並把後背整個轉向眾人。

當大家看了之後,紛紛說道「啊…確實有呢。」、「喔…」、「這個…看起來真的是…很

用力呢。」,鶴川聽到大家這麼說,更是洋洋得意地講說正因為是這樣所以才沒辦法交女

朋友啦云云。



可是在場的眾人並沒有告訴鶴川的是,他背後那個根本不是什麼指甲印...

反而更像是有人死死咬住其後背的齒印




------------------------------------------------------------------------------




「齁齁齁…我到底要用什麼情緒去聽這個故事。」

「直樹君聽起來沒覺得很違和嗎?」

「把鬼壓床叫做夢…?過世的女友還會咬男友?鬼的性癖?…最後出現的夜空?」

「首先,那怎麼想都不會是人這個結論應該沒什好否定的吧。」

「沒錯。」

「尤其是那個齒印的位置,一個女生有辦法從正面環抱男生的情況下,在男生後背的肩胛
 骨處留下齒印嗎?」

「這是妖怪了吧!?」

「至於最後的星空…會不會是那個女生死抱著鶴川,甚至是必須要用牙齒咬住他讓他不能
 逃跑,將他往那個世界帶呢?」






==============================================================================





其二、真實的樹海




在我認識下駄華緒之前,就已經耳聞他在怪談師之前的職業其實是火葬場職員。而火葬職

員也因為職務的關係,必須頻繁的接觸禮儀公司,包括裡面的湯灌師、遺體復原師、化妝

師等等。



「我以為大概就是跟禮儀公司的窗口做接洽就好了欸?流程這麼多嗎?」

「是阿,我們必須大致知道遺體的狀態是怎麼樣的情況。例如像心臟有裝心律調節器的,
 在火化的過程中就會把整個屍體炸開,而為了將肉身均勻受熱我們又必須從窗口用火耙
 翻動遺體,不事先知道的話其實被炸開得肉片打到意外地非常危險呢。」

「啊,你的書裡確實有寫。」

「而且有時候遺體狀態不好,還得與家屬事先解釋。有些不懂的家屬會覺得為什麼火化時
 間會這麼久,殊不知遺體的主人本身就是因為特殊原因往生,沒這麼好火化。」



這時下駄翻了翻手機過往的照片,然後毫無預警『唰』地一聲就拿給我面前。


畫面裡的是各個遺體復原後的照片,可哪怕素人如我也看得出哪具遺體是如何往生,此時

我只好故作鎮靜地問:



「欸!?這些照片,是真的?」

「是啊,這些都是經過家屬同意後由遺體復原師轉過來,並同意讓我保存的照片。」



也確實,看過下駄的火葬場奇談和實際聽他講怪談的脈絡,比起像我這種「純粹追求恐怖

」的人來說,更多的是透過怪談找尋對生命的尊重。因此會把往生者的遺體照片保存在自

己手機相簿的,照理來說若非自己親人,讓一般怪談師做應該也會是十萬個不願意。



「那,你有沒有看過讓你感到不太舒服的遺體?」

「有,但不是在火葬場。」

「那是在…?」

「青木原樹海。」



這時下駄便像我介紹了這麼個人物。



下駄之所以會去樹海,是因為進到怪談業界不久後,經過好友‧松原田螺的介紹,在某節

目中與一位作家兼漫畫家「村田ramu」認識。他以前是專門針對新興宗教、遊民和犯罪者

做實地取材,因此比起心靈、不可思議的現象,他本人更喜歡接觸人類。



而且還是人怖的那種,很糟糕的人類。



他現在在怪談業界是以樹海潛入次數聞名,畢竟去到那裏的自殺的人故事絕對不少,而故

事也不見得一定得聽活著人說。看下對方的死法、身上的制服、留下的東西等等,哪怕故

事不完全也能略為推測出一二。



「像是…」下駄一邊說著,一邊再次把手機展示給我看。



照片中呈現的,是一個吊在繩子上的屍體…其實說吊著也不太對,因為屍體有點像半跪著

的,繩子意外地很長,長到令人懷疑這真的吊的死人嗎?


更令我感到在意的是屍體腳下的是另一具肉身早已回歸大地的白骨,看起來顯然是繩子上

那尊的前輩。白骨的衣物看起來有點像是15年前的款式,為什麼說「看起來」,則是因為

比起『衣服』,說是殘破不堪的布塊拼湊起來的還比較妥當。



「我只看到脖子因為重力的關係被拉得很長…」

「嗯,事實上還有…像是這裡。」下駄一邊放大照片一邊解釋。

「樹海的樹木多為常綠針葉樹,特徵是直木之外且樹枝並不粗,也就是說你要在那邊把自
 己吊死其實很困難。接著…是這裡,這具白骨實際上是怎麼回事我當然無法斷定,不過
 看這繩子的老舊程度,我們可以想成有可能是現在吊在上面的那具把前輩拿下來,然後
 再把自己掛上去。」

「啊,你是說這具屍體用的繩索原本是地上那具白骨的?」

「村田ramu桑是這樣跟我說的啦。」

「話說,為什麼村田桑會想要去樹海啊?」

「最開始是因為去找一些新興宗教的廢棄設施的樣子。他本人是說有一位近50歲的白領菁
 英,喚作『樹海的K桑』帶他去的,而這位K桑在放假的時候都會開著車去樹海找屍體。
 找到了就當作達成成就,便在屍體附近吃個午飯然後回家。」

「日本還真的是什麼奇葩的人都有…」

「據說只要有這位K桑在,找到的機率就很高。」

「是…有什麼撇步嗎?」

「原理上來說只要找到不屬於森林的顏色,附近有的機率就很高,像是紅橙黃藍等等。」



接著,他又把手機相簿開了出來連續展示了幾張樹海的照片。每一張照片不管遠近,確實

都有與大自然不相襯的顏色存在,甚至是連人骨的白都顯得格外的突兀。



話是這麼說,但我也是仔細瞧了一陣才勉強看出照片裡的異樣。



「這樣的話眼力要很好之外,也很吃運氣吧!?」

「…不知道直樹君你有沒聽過《完全自殺指南》這本書。」

「喔喔,1993年出版的那本嗎?」

「裡面介紹樹海時有講到一條往鳴澤冰穴的人為小徑,順著走看到指示牌後…」

「往精進湖方向…」

「有很大機率找得到。」

「話說找到的時候村田桑沒有想要報警嗎?」

「村田說:『他們就是不想被找到所以才來這裡的不是嗎?我們只要安靜地目送他們就好
 了,他們想被找到的時候自然會有人來收他們屍。』」

「也太帥了吧...」

「對吧!?」



這時倏地想起以前曾經因為些事情進入樹海的關係,上述方向的小路照理來說應該是有聽

過才是。我努力的喚回以前的記憶之後,向下駄這麼問道:



「咦?可是我記得以前去的時候反而是繩子和遺留物比較多?」

「那有可能是白骨化、或是被野生動物吃掉了。大家都覺得樹海那種地方感覺起來奇奇怪
 怪、又是自殺聖地,會不會有什麼靈障…確實往深處走聽不到什麼蟲鳴鳥叫沒錯,不過
 我想應該是因為富士山本身就是活火山,因此附近有些許有毒瓦斯間皆讓人致幻也並非
 不可能…可要說讓人感到膽戰心驚倒也不至於。」

「所以你的意思是,野生動物還比較可怕的意思嗎?」

「是啊,尤其是熊。因為那裏屍體太多,熊根本不缺食物,重點是每隻都比其他區域的還
 要再大一個個頭。」

「所以看到熊到底要怎麼做?搖鈴鐺還是?」

「這麼說吧,當你聞到野生動物糞便的氣味時就該跑了。那裏的熊因為長期吃屍體的緣故
 ,早已記得人身上的氣味。所以當牠目視到你時,你就跟鮭魚沒什麼區別。」

「真虧你還敢跟村田ramu他們一起進去。」

「直樹君來日本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再請村田ramu幫我們案內一趟樹海吧。」

「務必算我一份。」




想不到講完過不到一個月,我便與村田rmua本人見面了。

礙於篇幅和主旨的關係,這裡就留待往後有機會再說吧。




(本文完)




==============================================================================




2.怪談師介紹



下駄華緒(げた・はなお)


元火葬場、禮儀公司職員,一級火葬士技術管理士。平時的嗜好是玩樂團,現在偶爾也會

跑跑live house演出。之所以會全心投入怪談業界,是因為經過松原田螺的推薦,參加由

出版社‧竹書房所舉辦的「怪談最恐戰」,獲得了2019年的大會冠軍,自此開設了自己的

Youtube頻道,並與2021最恐戰王者‧田中俊行(版上的「此方彼方」一文原作者)一起搭檔

在平台上介紹不少恐怖、怪奇、不可思議的事件和冷知識。




【★書籍作品】

一級火葬士的工作日常  (日文/中文)
一級火葬士的工作日常2 (日文)
怪談忌中録‧煙佛      (日文)
火葬場奇談            (日文)



【★出演作品/參賽經歷/參與作品】

★OKOWA 2018      ─ 冠軍杯開幕戰,準決勝進出
★OKOWA 2019      ─ 大阪闘争
★怪談最恐戰2019  ─ 最恐位(優勝)
★実話怪談倶楽部  ─ 第16回
★怪奇蒐集者‧火葬場職員の戦慄秘話

→ 出演經歷過多,故略…





=============================================================================





3.關於『日台怪談交流會』


日台怪談night因為日方主催Punch的私人因素,可能暫時開不成,只好暫時擱置一陣,待

小弟有空會再找找其他的方式看是否用線下的雜談會之類的重新規劃、或是先集中在收集

& 分享日本怪談、各位如果有什麼意見和想法可以與我告知。




另外Punch請我代為與台灣方有參加過日台怪談交流的朋友們說聲抱歉、給各位添麻煩了。





==============================================================================





4.關於『日本恐怖實話系列』




承上述緣故,本來預計與Punch預定要合作出版的書籍變成我自己個人要出書,書中的內

容其實有一半都是版上看得到的東西,同時為尊重媽佛版版規,這裡就不宣傳了。


如之前所說,日本恐怖實話也會『盡量』繼續以每月發表一篇從一般日本人手中收集來的

恐怖實話文章,以此形式回饋媽佛版友,於此向大家報告。





那麼,我們下月再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1.248.245.21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94093239.A.DB1
#1
: 推09/07 21:45
#2
: 推~09/07 21:48
#3
: 松原是那個去住兇宅的搞笑藝人對吧?也有買他的三本書09/07 22:08

是的,他不說我也不知道他們認識。

#4
: 敢去近距離找屍體真的太強09/07 22:29

我看到照片的時候就有點震撼了,蠻佩服他們有辦法可以靠近去紀錄。

#5
: 推09/07 22:37
#6
: 推~最後一段的村田ramu打反了09/07 22:39

感謝!

#7
: 推,期待您的新書,每次都好期待更新09/07 23:06
#8
: 推09/07 23:52
#9
: 推09/08 00:27
#10
: 期待出版09/08 01:01

比起宣傳自己,我還是想跟版上的朋友推廣日本怪談有趣的地方。

尤其前陣子受邀出席日本的怪談會,兩個小時在大家的意見交流中一下就過去了。

#11
: 推09/08 01:10
#12
: 這次更新不用等兩年真是太好了09/08 01:28

自晴者之後是沒再讓我遇過什麼可以拖更兩年的故事了啦XD

#13
: 全部最可怕的是習慣了人口味的熊…09/08 01:30
#14
: 鮭魚笑死09/08 02:02
#15
: 恭喜原po 好充實的生活感覺很有趣09/08 02:14
#16
: 推推09/08 02:26
#17
: 很好看唷09/08 02:35
#18
: 推09/08 03:10
#19
: 推09/08 03:34
#20
: 這幾篇都好棒09/08 04:30

其實有趣的是,這幾篇如果不是下駄桑,而是讓我自己修飾的話就是則正常的日本怪談
此外我還會拼命考察起譬如說淡路島的歷史啦、鶴川女友的死法啦...

可是最後我還是想忠實地還原下駄華緒的個性和他講故事的方式,所以看起來與過往的文
章相比或許較偏輕鬆的感覺吧

#21
: 人肉好香啊~~09/08 07:49
#22
: 鮭魚味的人肉(?09/08 07:54
#23
: 抓錯字,奇葩是是要打趴唷09/08 08:34

感謝修正!

#24
: 推推09/08 09:14
#25
: 推,期待新書,還以為最後對方被熊吃掉了...09/08 11:08
#26
: 推09/08 11:41
#27
: 對比牛媽描述北海道的熊 樹海的熊超可怕啊!!!!09/08 11:50

因為樹海很多地方真的連蟲鳴鳥叫都聽不到,所以有段時間被認為是沒有野生動物的。

但是後來被證實那裏其實算是月牙熊(亞洲黑熊)的棲息地。

#28
: 推09/08 12:24
#29
: 推09/08 12:25
#30
: 點一首 夜に駆ける送給鶴川吧09/08 13:06

自己說,是不是最近的手機歌單都是YOASOBI?

#31
: 推09/08 13:10
#32
: 推09/08 13:33
#33
: 推09/08 14:13
#34
: 好精彩09/08 14:27
#35
: 推09/08 14:49
#36
: 推居然半年不見了09/08 14:53
#37
: 推!好喜歡這些怪談故事09/08 14:59
#38
: 好讚09/08 15:32
#39
: 會不會是有別的靈咬住主角背,女友是要救他,不然感覺09/08 15:41
#40           正面抱住,背後卻有齒痕滿不合理09/08 15:41

沒有這種想法過欸,我下次再跟他們討論看看。

#41
: 推09/08 15:42
#42
: 這些人精神強度比鬼還可怕09/08 16:21
#43
: 之前看某個心靈yter跟村田一起去樹海就覺得這人不正常到09/08 16:51
#44         可怕……09/08 16:51

據村田ramu所說他的樹海經驗不過百次左右,比起樹海的K桑長年只要一放假就踏足那裏

自己不過就是去湊熱鬧的鄉民罷了

#45
: 推推09/08 19:13
#46
: 推推!!!謝謝分享09/08 21:06
#47
: 推09/08 23:32
#48
: 讚讚讚無限推崇直樹大09/08 23:46
#49
: 推09/08 23:56
#50
: 推09/09 01:01
#51
: 怪奇酒09/09 01:29

怪奇酒是在靈異地點喝酒...

啊,可是那間酒吧其實也有故事,確實算怪奇酒

#52
: 推09/09 01:53
#53
: 推09/09 02:01
#54
: 辛苦了~09/09 06:23
#55
: 大推!09/09 07:24
#56
: 推啊 每個月都很期待新的恐怖實話09/09 08:21
#57
: 女友去世那個也太可怕 本人精神狀況還好嗎09/09 09:37

無法推斷,只要他覺得OK,不影響到生命安全應該都還好吧~?

#58
: 第一次知道樹海有熊,還很危險(抖~)09/09 12:02
#59
: 洗頭髮那個對女生來講真的滿恐怖的,你完全看不到是誰在09/09 14:49
#60        幫你洗09/09 14:49
#61
: 推09/09 15:38
#62
: 推09/09 17:00
#63
: 推,齒痕好可怕….09/09 22:21
#64
: 推09/09 23:42
#65
: 推,等好久了09/10 00:23
#66
: 推!!!09/10 00:51
#67
: 推!09/10 01:29
#68
: 很大“機率“找“得”到,前者是台灣的慣用名詞,後者則09/10 01:47
#69         是錯別字09/10 01:47

感謝

#70
: 推09/10 02:00
#71
: 推09/10 02:18
#72
: 習慣吃人的熊…09/10 06:28
#73
: 推09/10 09:33
#74
: 食人熊聽起來好可愛<3辛苦了09/10 11:55
#75         村田先生真的狂,就是不知道是否真的跟電影差點掛了而已09/10 11:55


人家活得好好的啦XD,至於有沒有差點掛掉...是有幾次體驗

但不一定是與野生動物相關就是了。


這裡追加一點與村田的閒談雜問:

------------------------------------------------------------------------------

除非觀光或者對自然景觀有愛好,不然樹海對台灣人來說不管是現實上還是心理上應該都
還是有相當一段距離的觀光景點。

對樹海一無所知的人,至少對「自殺森林」的名號多有耳聞吧!?

接著我想大多數人都會想像,裡面不外乎有無數冤魂遊蕩,進去後會有奇妙的現象和被鬼
魂纏上。此外拍攝照片應該也較容易拍到無法解釋的靈異照片,又或者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或聽到不該聽的聲音云云。


「如果是要去樹海觀光的話,最好要做好心理準備。」村田ramu如是說。


連潛入樹海超過百次的村田ramu都這麼說了,應該沒什麼好懷疑的。

『因為地磁讓指南針不準確,進去後容易迷路,最後在樹海內遭遇各種危險,僥倖逃生卻
餓死在樹海內成為其養分』...我想起了像是前述這種很久以前對於樹海的印象,於是乎
把這個想法與對方確認。


村田反而搖了搖頭。


實際上在他20歲時就已經橫斷樹海至少四次,每次指南針都正常運作。除了在一些地方過
於接近礦物類被階段性的影響之外,基本上完全沒迷過路。

樹海乍看之下非常寬廣,但因為近代化的發展和土地開拓,其範圍已經被限制在不大不小
的面積之內,於此也已經不太會有所謂『接收不到信號』這種事情發生,例如以前就不少
人會去樹海那裏開直播。


哪怕把時間往前回溯,20年前村田ramu初次到訪樹海、正享受膽戰心驚的感覺時,突然手
機(那時還是掀蓋式)便響了起來。

接起來後是出版社打算與其排定日程,他只回了一句


「現在人在樹海,晚點再說。」


可掛掉後不久第二通電話便接踵而來,看著響起的手機,當下的村田ramu說他是興致全失
。這裡他還貼心的提醒台灣的各位,如果想要安安靜靜地欣賞樹海風景,還是把手機電源
關閉較好。


「那,心理準備指的是什麼?」

「其實就是『遇見自殺者』這件事而已。」


有時候樹海探訪時,隊內也會有醫學專門的人提出要同行。畢竟對醫學院生來說,樹海內
滿滿的都是大體老師,且都是不多見的類型,加上村田ramu以及樹海的K先生這種專門找尋
屍體的專門家領隊,這種機會可說是不可多得。

相反得村田他們也得到不少相關知識。

例如以樹海的植物生長狀況,掛上繩子把自己吊死的機率,以一般成年人平均體重下去計
算得出的結論是「異常困難」,可有趣的是,上吊依然是樹海內的主流死法。


「現場的繩子,有些是電影道具、有些是好幾綑塑料繩捲起來的粗繩,甚至還有用布和領
 帶糾結在一起的。甚至有些根本看起來都不像是可以用來吊的質料都會被拿來用。但意
 外是繩子的附近或上頭不外乎都會有自殺者。」

「死意真堅決...」

「當地的導遊曾經過,如果你隨意在樹海的樹木上綁上繩子,遲早會有人掛上去。」


接著來談談第二名、服毒自殺。

樹海內多的是奇妙的瓶瓶罐罐,自殺者旁邊最多的應該屬安眠藥。可安眠藥劑量其實再多
,要確實死亡還是有很大的難度。因此在樹海內會這樣死的多半都是加上後天自然條件,
例如在冬天喝下大量的酒和安眠藥睡在外面等等。


「一旦中途醒來,到死前你都會受低溫症所苦。」

「那有喝農藥自殺的嗎?」


聽到這個問題,他笑了出來,像是在跟我說怎麼可能沒有似的。

據村田所說,曾經在某顆樹下發現一對一起自殺不久的夫妻,臉頰和頸部因為被被蟲蛀蝕
已經透出裡面的骨頭。但蟲蛀蝕的地方仔細一看都有被指甲撓出血的痕跡,且兩人身邊旁
都有除草劑的罐子。不難想像應該是死前感受到化學物質將口腔黏膜和內臟器官腐蝕掉,
其帶來的疼痛讓人光是想像都心裏一陣發寒。


「這無疑是最痛苦的死法吧。」

「是這樣子嗎...」


他歪著頭這麼回道。

村田說有時候看著樹海內的屍體,不難發現有一些囓齒類動物的咬痕,更深處一點的地方
甚至多是骨架散缺的遺體。更甚地,甚至能看到被大型野生動物啃咬的痕跡。


「如果服毒自殺還沒死成,這時旁邊又有吃過人的熊,不知道會是什麼心境呢。」

「挖...村田桑真的有點瘋狂呢。」

「所以才說需要心理準備啊!?只是要說瘋狂,我還沒到能盯著屍體吃飯那種程度啦。」


接著他便與我講述與樹海的K一起探訪樹海的奇聞軼事。

礙於回文長度的關係,這次就先講到這裡吧。

------------------------------------------------------------------------------

#76
: 話說火葬士工作日常2台灣會出中文版嗎?09/10 13:53

不清楚。

因為通常是出版社來找我們,而非我們找出版社。而且照台灣的分類上,火葬士那本也不
是因為媽佛才被找上,而是被歸屬在心靈雞湯/生死醫病,所以何時會去找他,就要看出版
社怎麼決定了。

#77
: 推推09/10 16:05
#78
: 推09/10 16:17
#79
: 推,有出書會想購買09/10 16:24
#80
: 推09/10 16:51
#81
: 推,感謝分享09/10 18:10
#82
: 吞農藥自殺聽說超痛苦的……09/10 21:30
#83
: 推09/10 22:36
#84
: 先推再看09/11 10:48
#85           樹海的部分太不可思議了 探險者跟亡者都是...09/11 11:33
#86
: 推09/11 11:34
#87
: 只能推了~~09/11 13:13
#88
: 感覺樹海跟以前想像的不太一樣 雖然都很恐怖就是了..09/11 15:17

我們對樹海的印象還停留在25年前左右(日本其實也是),也就是被一堆節目和2ch的故事
間接影響,認為樹海是有很多神秘不可知的力量所操控的領域,會引誘人們迷失方向和心
智...等等諸如此類。


後來聽了村田ramu的說明和經過一些討論,才知道其實會去的人多半都是自己決定要去的
,而非被什麼超自然力量所影響。哪怕可能有些緣由,但目前為止有關於樹海的鬼故事多半
都是亡者在重複進入樹海的行為,非什麼妖魔鬼怪作祟。


例如說清水崇2021年的『樹海村』,我相信沒有子取箱的加持,應該劇本會非常難寫。


所以比起天馬行空的描寫,樹海真正恐怖的地方是人類對於『現實的絕望』有最直關的表
現,而這些人了結自己生命姿態,倒是改變了不少帶有負面想法而進樹海的人。

#89
: 推09/11 18:22
#90
: 推09/11 23:23
#91
: 森林不可怕  可怕的是負面想法的人09/12 00:47
#92
: 蛤,可是直樹大,我當初去看樹海村的時候覺得跟取子箱扯09/12 07:15
#93         在一起有點瞎,感覺故事變得不三不四(汗09/12 07:15

老實說近年的日本恐怖片都沒辦法看,清水崇的『怪村系列』、『忌怪島』都是讓人越看
越無言。與其說被嚇,不如說去看清水崇拍自然景觀。日本那裏評價也很差,怪談師那邊
就更不用說了。

台灣如果想要上他的片,宣傳就不能靠嚇人或光打清水崇的名號,而是要用解析的方式告
訴觀眾這部片的看點是什麼。

像是忌怪島的『今女傳說』我就曾在其他平台介紹過,真要說這個怨靈可怕還真不是普通
的兇,但因為大部分人都不理解所以只能吃劇情,偏偏劇情細節不是日本人又根本注意不
到,最後就只能留下一個死循環。

#94
: 推09/12 08:47
#95
: 推09/12 11:09
#96
: 推09/12 14:02
#97
: 去谷歌地圖看了一下地標,青木原樹海的評價比想像中還平常X09/12 21:35
#98       D09/12 21:35
#99
: 推09/13 20:27
#100
: 推09/14 02:01
#101
: 酷 推個09/14 13:18
#102
: 推09/16 16:25
#103
: 推推09/18 01:42
#104
: 好奇如果熊吃了服毒自殺的屍體不會有事嗎@@09/18 21:00

這不知道,目前還沒怎麼聽說過有在樹海發現熊的屍體

#105
: 剛剛看了村田老師的AI圖 超級可怕QQ09/20 10:04
#106
: 火葬士2會出中文阿,博客來可以找到連結了09/20 13:22
※ 編輯: star227 (111.248.235.222 臺灣), 09/22/2023 02:30:39
#107
: 推!!09/25 18:47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