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鬼手(14)(完)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IamHoney (蜂蜜醬)
時間. (2018-09-07 07:42:33)
推文228則 (177推 2噓 49→)
  就在我的心情稍微穩定一些的時候。



  ──唉。



  我聽到一聲幽幽的嘆息。就在耳邊。



  我猛然抬頭看著張欣瑜,她也看著我。



  「剛才,妳有嘆氣嗎?」我問。



  可是我想那應該不是她。除了那個聲音離我的耳朵非常近之外,那個聲音……



  「沒有。」她張大疑惑的雙眼。



  那聲嘆息,聽起來是個男人。



  我回頭左右看看,還看了天花板,沒有看到特別的東西,例如鬼魂之類的。不過我本

來就不是常常看得到,要是常看到我就幫警方通靈破案了。



  「妳還好嗎?」張欣瑜左手稍微用力按住我的肩膀。



  「沒事,大概聽錯了。」



  她注視著我,道:「我回去之前陪妳把整個房子檢查一遍,讓妳放心一點,好嗎?」



  她先把廚房的櫃子全都打開看一遍,即使我們都認為那裡應該藏不了人。然後對講機

又響了,是連鎖炸雞店的外送,我叫外送員回去後,張欣瑜帶著我把每個房間的每個角落

都巡過,讓我看清楚房子裡沒有別人。



  「好了,這兩天放輕鬆一點吧!」她露出開朗的笑容,「那我走了,門鎖好喔。」



  張欣瑜下樓後,我從客廳窗戶看著她走到旁邊騎車離去才安心關上窗戶。



  又打發了一家速食店外送後,接著是一個平靜的下午,沒有出現其他異狀,奇妙的嘆

息聲也被我拋在腦後,直到晚上我在浴室洗完臉,抬頭看到鏡子的那一瞬間。



  鏡子上除了我的臉,還照出後面的一個男人。



  我吃驚地回頭,但後面沒人。我再看鏡子確認影像,上面只有我自己而已。



  剛才的男人,不是我眼花,我確實看到了,穿著白色襯衫和藏青色褲子的中年男人,

那張臉很眼熟。



  是被分屍的計程車司機。



  原來他跟著我啊?下午嘆氣的也是他嗎?那聲嘆息中帶著無奈,難道是因為聽到我和

張欣瑜的談話?

  

  想到司機的妻兒,我也想嘆一口無奈的氣。



  「林伯昌先生。」我合掌對著鏡子說了計程車司機的名字,道:「你的事情我很遺憾

,但我也是受害者,就算你跟著我,我也沒辦法幫你,你還是回去看看家人,接受師父的

誦經,一路好走。」



  我又聽到一聲長長的嘆氣,摻雜著深沉的無力感。我想他聽到了。












  週日是這一週以來罕見的平靜,沒有門鈴、沒有電話。靜得讓人有點不自在。


  到了下午,我打開電視,轉到評論時事的社論性節目。平常我不太看這種節目,但是

這種節目的氣氛比較熱鬧,而且我想中年男人應該比較喜歡看這種。



  我希望司機先生可以坐下來看一會兒電視。我已經聽他踱步的腳步聲聽了一、兩個小

時了。



  不知是這個節目合他的口味,還是電視聲蓋掉腳步聲,我終於沒再聽到那個緩慢地來

來回回的聲音。我放空腦袋看著電視,接著張欣瑜打來問候。



  「今天好平靜,什麼事都沒有。」我道。



  雖然說沒事就是好事,可是現在的情況反而讓我不安。



  「難道我們猜中了?」張欣瑜低聲問。



  難道真的是……檢察屬高層警告嫌犯,所以他才沒再騷擾我?還是跟蹤狂也要休息一

下,畢竟假日一整天埋伏在我家附近也不會看到我。



  我希望是後者。



  「說不定他想休息一天吧?」我半開玩笑地說道。



  「希望是。應該要建議他週休二日。」張欣瑜也以玩笑回應。



  聊了幾句後,張欣瑜說聲「有事打給我」就掛了電話。



  雖然不知道變態下一步要做什麼,不過我也只能被動地等。我讓電視開著,逕自到書

房去寫報告。



  星期日真的什麼事都沒發生,彷彿那一週的驚嚇都是假的,若不是偶爾會在玻璃倒影

上看到林姓司機的影子,我搞不好還會懷疑其實都是我的想像,根本沒人騷擾我。我還真

希望那只是想像。



  星期一我照常起床,剛泡好咖啡,手機就收到X分局的來電。是分局的號碼,不是張

欣瑜。



  「白法醫嗎?」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急促說道:「局裡出了意外,地下停車場遭人縱

火,路邊的警用機車也都被燒了,我們懷疑這是跟蹤狂幹的,所以我們不按照平常的時間

去接妳,以免他守株待兔做出什麼事來。我現在先接妳去上班,麻煩妳趕快準備好。」



  我連聲回應,趕緊換衣服、收拾包包。我能明白警方這麼做的理由,作息太固定確實

很容易讓跟蹤狂有機可乘。那個跟蹤狂也太無法無天了,竟然跑去燒警車,就為了不讓員

警來接我嗎?



  沒多久對講機響了,螢幕上出現熟悉的淺紫白色制服。



  「白法醫,我到了,請妳快點下來。」



  我掛回對講機正伸手要開門,忽然有四個小點從門上浮現,突如其來的狀況使我愣在

當場,但隨即發現是一隻手穿過門板伸進來。半透明的。



  我的腦袋還在驚愕地想「怎麼會有一隻手」的時候,出現了另一個更讓人錯愕的東西





  一個短髮女子的頭。



  平常我都會假裝看不見鬼,但這實在太出乎意料,我不由得張大眼睛看著她。



  她好像發現我在看她,也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



  這張臉,我好像--



  我才剛覺得好像哪裡見過,她的臉驀地變得恐怖,右邊臉頰凹陷潰爛,眼珠還噴出來

,左邊的眼珠也被擠壓出來掛在臉上,臉部皮膚一瞬間從偏白的膚色變成淺灰綠色,爬滿

血液腐臭後變色的暗綠色血管。



  那隻手也一樣,就像死了好幾天的屍體。



  平常看到這種屍體我不會怕,可是現在這個屍體現在正衝著我過來,我驚嚇得尖叫一

聲,緊接著有一個感覺衝進我的腦袋。



  --殺、死……妳!



  我退了兩步轉身閃過她,急忙開門跑出去,轉身關門的那一剎那,我好像看見穿著白

襯衫的中年司機抱住那個女鬼的頭和手。



  司機是不讓她跟著我出來嗎?那個女鬼到底是……



  不敢搭電梯的我匆匆從樓梯跑下去,一打開大門看到員警,才鬆了一口氣。



  大概我開門太猛,年輕員警退了一步,看著我問道:「白法醫,還好嗎?」



  我喘著氣點頭,他指了指另一邊的副駕駛座,「白法醫,今天局裡忙成一團,只有我

一個人來,妳坐那裡好了。」



  我道謝後連忙上車,員警開車上路,道:「今天沒有巡邏車,所以用這輛車載妳。」



  密閉的車內空間裡聞得到一股煙燻味,這名員警應該也是忙著處理火燒車之後趕來接

我。我抱歉地道:「不好意思,連累你們了。」



  「不會啦,幹嘛這麼見外。」他爽朗地笑著,像是怕太安靜會尷尬一般地隨口問道:

「剛才我聽到有人尖叫,是妳嗎?」



  「呃……對……出門前差點弄掉手機,嚇我一大跳。」我隨便編個不會太蠢的理由。



  「哈哈,手機要是摔壞了,還真的很傷腦筋呢!」他笑著。



  我敷衍地跟著笑了笑,忽然覺得右手臂好冷,左手摸摸手臂的同時目光也移過去,赫

然看見半透明的左手從椅子與車門之間伸過來,抓住我的右臂;彷彿平面似的臉,也從縫

隙探半邊出來看著我。



  雖然她這次是一般的臉,不是死狀悽慘的模樣,我還是倒抽了好大一口氣。



  這半張臉……很像我在那個酒駕撞偵防車的影片裡看到的……



  我的目光無法從她那隻眼神堅定的眼睛上移開,頭腦裡又出現話語。



  ——殺……死……



  手機輕快的旋律打斷我的僵硬狀態,我笨拙地從包包裡翻出手機,看到是張欣瑜來電

,放心接起。



  「白法醫,」她的語氣很匆忙,「我們局裡被人縱火,幾乎所有汽機車都無法出動—

—」



  「噢,我知道啊,有人來接我了。」



  她停頓一下,語調聽起來很錯愕,「等等!我們沒有派人接妳!不要上車!」



  她這話讓我愣住,吶吶問道:「什……麼意思?」



  她沒回答我,反問道:「妳上車了?」



  我再遲鈍也知道大事不妙,我怕會被開車的人發覺我已經知道他是假的警察,不敢多

說,便裝做是和同事講話,道:「我在路上,很快就會到了。」



  「不要關機,我會想辦法追蹤妳的手機。」



  「好。」為了更像是和同事聊天,我補上一句:「待會兒見。」



  收起手機後,旁邊的員警問道:「誰啊?」



  我深呼吸一口氣,用最自然的表情望向他,「我同事,說有件案子很急。」



  一邊說,我一邊偷偷注意他的臉。看上去年紀應該二十五到三十之間,臉型瘦長、相

貌斯文,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短短的頭髮像是剛理過不久,怎麼看都是一個走在路上絕對

不會讓人多看兩眼的普通年輕男子。



  這個人,就是殺了三個人的跟蹤狂?



  我的眼角瞄到駕駛座後方,冷不防被嚇一大跳。那個計程車司機的鬼魂坐在那裡,可

是不太清楚,顏色比我一般看到的半透明更淡一些,可能是波長和我貧弱的陰陽眼不太合

吧?



  他本來面無表情面向前方,接著好像注意到我偷瞄他,緩緩轉向我,露出一個絕對稱

不上溫和的微笑。



  那個微笑令我毛骨悚然,趕緊把頭轉回來,冷冷的氣息從右手臂轉移到大腿,女鬼的

左手爬到我的大腿上,頭顱滾到我的腳邊,我只能悄悄把腳縮起來靠著椅子。



  這時我才發現,這輛根本不是偵防車,車上連最基本的無線電都沒有。那個人雖然身

上散發出煙味,可是淡紫白色的制服卻很新,新得連燙衣摺痕都還在,完全不像是在火場

幫忙之後再過來的樣子。



  --他……殺……



  連著前臂的左手抓住我的左手,滾到腳邊陰暗處的頭睜大雙眼盯著我。



  旁邊坐著跟蹤殺人狂,後面有個笑得令人發寒的鬼,腳邊有個一直瞪我的頭,我大概

是害怕指數破表,自暴自棄,心情反而漸漸冷靜下來了。



  這個女鬼可能是前一個跟蹤狂的受害者江梓嫣,至於為何上次在計程車上沒看到她,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猜想她穿門進入我家應該是要阻止我出門,但是大概她沒想到我看得

到她,一時不知所措,乾脆突然變成那副駭人的模樣想讓我怕得無法越過她,反而嚇得我

奪門而出。



  她好像一直警告我這個假警察要殺我,可是鬼的話我真的不懂,一直講殺啊死的,我

還以為是她要殺我。而且就是因為她把我嚇得六神無主,才讓我沒在第一時間察覺這個警

察和這輛車不對勁。



  但是……當時那個中年司機為什麼要抓住女鬼,讓我有辦法逃到樓下?他們都是鬼魂

,應該比較好溝通吧?還是說就是溝通過了之後才一起上車?那就幫忙阻止這個開車的瘋

子啊!



  我看向窗外。我們在快速道路上。



  很好,看來跳車這方法不可行。



  「這裡……不是平常走的路線。」我淡淡地問。



  「有個地方有屍體,想先請白法醫去看看。」駕駛回答得很自然。



  「我還沒吃早餐,可以等一下找個便利商店讓我買一下嗎?」

 

  「我想這個時間比平常早,妳應該還沒吃,所以我有準備。」



  他伸長手打開我前方的置物箱,裡面有一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裝了蛋沙拉三明治、

肉鬆三角飯糰和一瓶綠奶茶。



  準備得真周到。可是我一點都不開心。



  「不好意思,這些我都……不太喜歡。」我蓋上置物箱的蓋子,「反式脂肪,熱量太

高,對心血管不好。」



  「肉鬆也不好?」



  「太油太鹹,而且一定有加美乃滋。」我思考著還有什麼藉口,「我……有點想上廁

所。等一下可以找個速食店還是加油站停一下嗎?」



  「屍體在房子裡,那裡有廁所。」



  「……在案發現場上廁所總覺得怪怪的。而且萬一兇手把某個東西丟進馬桶裡,被我

沖掉就糟糕了。」我試圖說得詼諧一些,但是好像不太成功。



  「哈哈哈,白法醫妳真是個風趣的人。」



  車子下了快速道路,來到一個開發中的新市鎮,到處都是一大片空地,偶爾有新蓋好

的大樓或別墅群,他熟門熟路地在巷子裡鑽,最後停在一個沒人的公園與圍起空地的鐵皮

圍牆之間。



  車一停,我馬上打開車門鎖、左手按開安全帶,準備開門逃跑,可是突然有一團冷冷

的白霧籠罩我的視野,我覺得呼吸有點困難,這一停頓,車門又被中控鎖鎖上了。



  我揮開那團白霧,發現是那個計程車司機。他阻止我下車?為什麼?



  江梓嫣生氣地怒吼著咬他的肩膀,手也掐住他的脖子,可是對一個已經死了的魂魄來

說,這種攻擊不會再度造成傷害。



  我還沒搞懂這兩個鬼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旁邊真正有危險性的傢伙靠了過來。



  「欸,宜臻。」面露和善笑容的年輕員警解開自己的安全帶靠過來,重新扣上我的安

全帶,用我熟悉的跟蹤狂語氣道:「妳根本不餓,也不想上廁所吧?我就知道妳會發現是

我。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看著車門,不發一語。



  「別急著走啊。」他拿起我的雙手,用透明膠帶把手腕綑起來,「我還有屍體要妳看

呢。」



  我乖乖讓他綑住我的雙手,因為該死的安全帶把我固定在座椅上,若要反抗我不會佔

上風,還可能被他掐死。



  兩隻鬼打架打到後座去了。似乎江梓嫣要我走,可是司機持反對意見。他是因我而死

的,所以想拉我陪葬嗎?



  冤有頭債有主,拉這個變態陪葬才對吧!



  江梓嫣的手很努力想幫我剝開膠帶,可是那隻手碰不到實際物品,徒勞無功。我從後

照鏡看到後面的計程車司機,終於想到為何他的笑容讓我發毛。那根本是冷笑,陰慘的冷

笑。



  這老頭到底在打什麼算盤?拉我墊背對他沒有好處啊……



  我好像想到了我被殺對他會有什麼好處。星期六,我和張欣瑜說到,我是法醫,如果

兇手和檢方有關係,高層說不定會叫兇手收斂。



  如果我被殺了,檢警就不會等閒視之,就會積極追兇!簡單地說,就是拿我當餌。我

是這麼猜的啦。



  「你昨天又殺了誰?」我盯著前方,冷冷問道。



  「沒有啦,我這兩天很乖,都沒有殺人喔!」他燦爛地笑道。



  「那你說的屍體是……江梓嫣嗎?」



  「對耶!妳好厲害!」他很驚奇。



  「陳檢察官告訴我的,就是你撞傷的那位。」



  「陳檢察官,檢察官,聽起來好了不起的感覺。」他喃喃自語著,然後轉頭對我一笑

,「可是我現在覺得法醫聽起來更酷!」



  既然沒有人枉死,我就不想理他了,我可沒興趣和他聊天。



  車子開進一個社區大門,警衛向他點頭打招呼。這個社區很大,大門進去之後還走了

一段路才有分岔巷口,巷子裡是幾間獨棟房屋,周遭種了許多樹,要偷窺並不容易。



  不過看起來住戶還不多。陳檢察官推測得對,這個人確實很有錢,有錢到不用工作,

可以天天跟蹤人。



  「這裡很棒吧?」他把車子開進車庫,「我跟我媽說我要住安靜一點的地方才好唸書

,她就買了這裡給我。」



  「唸什麼書?」我對這點挺好奇,因為他看起來不像學生。



  「考試啊,我之前在考司法官,可是一直沒考上。」



  跟蹤殺人魔沒考上司法官是天佑台灣!讓他考上還得了。



  「那是因為我之前沒有動力,是我爸要我考的。」我什麼都沒問,他就自己侃侃而談

,「不過我現在有動力了!」



  我很不想問他是什麼動力。他停車熄火,衝著我笑道:「因為妳啊!我要是當上檢察

官,就能和妳同進同出了,像陳國政一樣!」



  他的話讓我一怔。我只看到新聞上寫陳姓檢察官,沒看到全名。



  「你怎麼知道他叫陳國政?」我訝異地問。



  他神秘地笑了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逕自下車,然後走向一個角落的冷凍櫃,自言

自語道:「怎麼掉了?」



  我看他從地上撿起一張髒兮兮的黃紙貼上冷凍櫃,後座的江梓嫣發出尖銳的叫聲消失

了。



  那是一張符,看來是鎮鬼的符,中年司機好像大吃一驚,縮到反方向的車門邊。



  變態來開我的車門,解開安全帶,假裝紳士一般朝我彎腰,「女士先請。」



  在車庫頂上的燈光下,除了已經關上的鐵捲門,我只看到一扇應該是和房屋相連的門

。他抓著我被綑在一起的手腕走過去,用鑰匙開門進去。



  走過一條小走廊,眼前是一個挑高兩層樓的客廳,天花板還有華麗的鍍金吊燈。我瞠

目結舌地看著這個環境,回頭問道:「你不是要我看屍體?」



  「那妳要上廁所嗎?」他微笑反問。



  我板著臉看他。他明知那只是我想開溜的藉口。



  「妳不上廁所,我也沒屍體要給妳看。彼此彼此。」他張開雙臂,像是要擁抱這個空

間,「我帶妳來,是要給妳看這個房子!這裡就是我們愛的小窩!」



  一陣寒意像電流,從我的腳底竄到頭頂,「……我可沒說要和你住。我自己就有一間

房子了。」



  「妳們女人喔,就是愛口是心非。」他笑嘻嘻地握住我的右手掌,輕輕揉捏,「嘴巴

上那麼說,其實心裡很高興吧?房間也很棒喔!現在就讓妳試試看那張公主床!」



  手被他一直捏就夠噁心的了,他還說什麼試床……那不可能單純只是躺在床上,而且

我也不想和他躺在床上!

 

  他拽著我的手臂走上樓梯,走沒幾階我就用力往後扯,他一個不穩,我們兩人都滾下

樓梯。



  摔這幾階沒有很嚴重,我舉起綑在一起的拳頭狠狠搥他的鼻樑,再用全身力氣,以手

肘撞他的胸骨,然後連忙爬起來跑向屋子大門。



  可是一站起來才發現,我的左腳踝扭到了。我忍痛跑過去,中年司機搶先一步擋在門

前不讓我過。不過就是個沒有實體的鬼魂,哪能擋住我!我穿過他的身體去開門,但才摸

到門把,領子後方就被一把抓住往後拉。



  當然不是鬼拉我,最可怕又難對付的永遠是人。我的後腦杓撞上地板,躺在地上一時

之間起不來,只能看著變態惡狠狠地俯視我。



  「妳!」



  他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拉起來,我痛得尖叫,十指使勁捏他的手臂,如果有留指甲的話

就說不定就能讓他痛到鬆手了,可惜當法醫不能留指甲。



  他又把我甩到地上,怒吼道:「妳們女人為什麼都一個樣!就不能乖一點!」



  我的頭再度與地板親密接觸,我的視野黑了大約一兩秒,頭暈到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妳不是愛我嗎?」



  那個忿怒的聲音讓我想起我正和變態打鬥,可是我覺得天旋地轉,站不起來。



  「還是妳想在這裡做?好啊,客廳有新鮮感!」


  我感覺到有人抱起我,不是溫柔的公主抱,是像肩上扛米袋那樣,然後把我摔到一個

還算軟的東西上面。接著,我的身體碰觸到一個噁心的體溫,有溫溫的東西貼著我身體的

肌膚游走,彷彿我沒有穿著衣服,甚至是內衣。



  「噢,寶貝,宜臻,妳真美……」



  有個濕濕熱熱的東西摩蹭我的臉,然後貼上我的嘴巴,些許濃稠的液體流進我的嘴裡

,還帶著一點血味。



  嗚哇,好噁心的味道和觸感,這到底是……



  我被強吻了?



  理智拼命要我清醒,我用最大的努力掙扎,可是綑成一團的手腕被緊緊按在我的頭頂

上方,男人的身體卡在我大大張開的雙腿間,我無法踢他,也沒力氣踢他。



  清醒只維持了十幾秒,我的視野又變得扭曲,色彩也變得十分詭異,眼前男人的臉看

起來是扭曲的墨綠色。我想我應該撞破頭了,可能傷到腦部,我得去醫院才行……



  可是我只能難受地呻吟著,任憑意識逐漸遠去。



  




***





  「白法醫!醒醒!」



  一陣搖晃讓我重新體會到頭部的疼痛。



  「白法醫!」



  我好像聽到救護車的警笛聲。



  「宜臻!聽得到我嗎?宜臻!」



  這聲音……好像是張欣瑜。為了回應這個著急的聲音,我勉強撐開眼皮。



  雖然她的五官看起來有些模糊,還是看得出她很擔心的樣子。



  「太好了!宜臻,撐住,馬上就到醫院了!」



  她的手緊緊握住我的右手,我彎曲起冰涼的手指,感受她滿溢著暖意的關心。






***






  事後我才知道,警方本來可以更早到,但是電信偵查大隊之前追蹤江梓嫣的手機時,

最後鎖定的範圍和我的手機不一樣,所以有的刑警認為我的手機可能被變態──梁捷輝扔

了,決定先去江梓嫣的手機所在位置。



  結果那是梁捷輝的另一個住處,就在曾經埋過屍塊的廢紅土堆附近,但是破門進去之

後沒人,這才緊急趕往我的手機所在位置。



  至於為何檢察署要包庇梁捷輝……那個梁捷輝的老爸是中部資深法官,叔叔是南部高

檢署檢察長,但現在應該掩蓋不了了吧?不過就算受審,說不定也會輕判……好吧,我該

對司法更有信心一點。



  江梓嫣其餘被撞過又已腐爛的屍塊,被發現冰在車庫的冰櫃裡。倒楣的她則是去補習

班等當年重考的簡尚曄下課時,被同一個補習班的梁捷輝看上,不斷的「追求」逐漸變質

為恐嚇,最後梁捷輝要江與簡分手,不然就殺了簡尚曄。



  聽說簡檢察官得知真相時情緒崩潰,甚至萌生辭意,因為就是他堅持重考,才害女友

遇害。



  更讓我吃驚的是,梁捷輝是陳國政檢察官姑姑的兒子,也就是他的親表弟,所以之前

梁捷輝一廂情願認為江梓嫣是他女朋友時,很可能給陳檢看過照片。



  「陳檢的心情應該也很複雜吧……發現表弟是連續殺人狂,還想撞死他。」張欣瑜握

住我放在病床上的手,「妳沒事就好,妳不知道我看到妳滿身滿臉都是血的時候有多驚嚇

。」



  好像是因為我一開始打那個變態傢伙的鼻子,他流了滿臉鼻血,對我又親又舔的時候

把他的鼻血也順便抹在我身上……髒死了,好歹該擦一擦吧?幸好我不記得當時的事了。



  「抱歉,都是我太大意了。」我嘆一口氣。



  「他穿成那樣,一般人本來就很容易被騙到,但還真沒想到他縱火是為了用自己的車

接妳,我們可損失慘重。」張欣瑜苦笑,「鬧這麼大也好,事情曝光,地檢署一定得辦他

了。」



  「就是個老屁孩,還好沒給他考上司法官。」我不屑地說。



  「有前科就更不可能了。」她想起一件事,道:「對了,之前那位計程車司機的家屬

請妳去他的葬禮。我看妳是去不了,要包白包致意嗎?」



  致個頭啦,我現在一點都不想看到那個老頭。「跟家屬說我意識還不是很清楚。」



  不明就裡的張欣瑜微笑著輕搓我的手,「那我也不打擾妳休息了。有新進度再跟妳講

。」



  我握住她的手,「謝謝妳這幾天來看我。」



  「沒什麼,看到妳沒事我才放心。」她放下我的手,「那我走了。」



  張欣瑜離開後,我也閉上眼睛休息。在半睡半醒的恍惚中,感覺到似乎有人來到我床

邊,用右手輕撫我的頭。



  那觸感,比病房的冷氣更冷。



  啊……右手接回去了嗎?我在朦朧中如此想著。



  「一路好走……」



  我夢囈般地,對著飄出窗外的影子輕道。




-完-



---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也感謝每個推文與提出意見的板友\(>ω<)/

這個案子就告一段落啦!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220.134.195.214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536277355.A.F31
#1
: 推09/07 07:43
#2
: 推09/07 07:50
#3
: 頸推!09/07 07:53
#4              前三超開心撒花09/07 07:53
#5
: 推09/07 07:53
#6
: 推09/07 07:55
#7
: 推呀09/07 07:58
#8
: 推09/07 07:59
#9
: 先推09/07 08:00
#10
: 推推09/07 08:00
#11
: 推,所以司機是真的想拉白法醫下水,讓案子早日偵破09/07 08:04
#12            嗎?09/07 08:04
#13
: 推~09/07 08:09
#14
: 前十推啊啊啊 好看!09/07 08:10
#15
: 先推~09/07 08:10
#16
: 推09/07 08:11
#17
: 嗚嗚推完發現不是前十 落淚09/07 08:11
#18
: 推09/07 08:12
#19
: 推~~09/07 08:13
#20
: 推09/07 08:21
#21
: 終於完結了!推09/07 08:24
#22
: 推推09/07 08:28
#23
: 推推09/07 08:30
#24
: 推09/07 08:31
#25
: 推09/07 08:32
#26
: 推09/07 08:32
#27
: 整篇看完,這法醫和女刑警怎麼這麼會腦補啊…09/07 08:34
#28         一下想檢察官殺人,一下想鬼魂要拖她當墊背09/07 08:37
因為想不透所以只好腦補囉~╰( ̄▽ ̄)╮

#29
: 推~江梓焉心腸真好,想要救白法醫09/07 08:37
#30
: 推!09/07 08:39
#31
: 推09/07 08:45
#32
: (起雞皮疙瘩09/07 08:46
#33
: 再說,這案子怎麼可能還有"輕判"的空間?三件殺人分屍,09/07 08:46
#34         一件蓄意殺人+重傷害,還有毀壞公物...照現今媒體嗜血的09/07 08:47
#35         程度,連播一個月都算少的,誰敢出面關說開脫?別說他爸09/07 08:47
#36         是資深法官,就算是檢察總長,自己的兒子幹出這種大事,09/07 08:47
#37         也只能遞辭呈!如果又被記者挖出先前收走證物的包庇行為09/07 08:47
#38         ,那更是走定了,說不定還得列為被告...這樣要怎麼輕判?09/07 08:47
#39         主角是法醫,也得有點法學sense啊~09/07 08:47
對不起,缺乏法學sense的是作者.....orz

#40
: 我以為司機只是想用另一種方法救她@@09/07 08:53
#41
: 推!不過沒交代計程車司機死後奇怪的行為~~09/07 08:56
#42
: 一早看到完結篇真好!不過計程車司機是真的想拉白法09/07 09:00
#43            醫當墊背啊...09/07 09:00
#44
: 推09/07 09:01
#45
: j大,經過霉體多年"薰陶",你能期待大眾的法學sense嗎?09/07 09:07
#46
: 還是不懂司機的做法09/07 09:21
#47
: 好早喔!09/07 09:23
#48
: 人比鬼可怕!09/07 09:26
#49
: 推09/07 09:27
#50
: 推!09/07 09:31
#51
: 推09/07 09:34
#52
: 終於在百推裡面了!09/07 09:38
#53
: 推09/07 09:42
#54
: 先推再看~等好久惹09/07 09:44
#55
: 先推09/07 09:45
#56             不知道原因會覺得司機好雞掰09/07 09:57
#57
: 我在想,要嘛司機不爽自己因法醫被殺,要拖來墊背。09/07 09:57
#58         不然或許是要讓法醫留在屋子裡,警察才能根據手機位置找09/07 09:58
#59         人!?09/07 09:58
#60
: 推09/07 09:58
#61
: 司機為什麼一直嘆氣跟踱步OAO09/07 10:00
聽到找兇手無望所以嘆氣
踱步是很煩悶...他不甘心嘛~

#62            好看推~09/07 10:00
#63
: 推推09/07 10:08
#64
: 推~~希望有新的故事09/07 10:10
#65
: 雖然這部很好看,但這樣就收尾了覺得好可惜啊啊啊啊啊09/07 10:18
#66
: 推 但不懂司機到底想幹嘛09/07 10:21
#67
: 推09/07 10:24
#68
: 推09/07 10:25
#69
: 推 但希望司機部分能有解釋09/07 10:28
#70
: 推09/07 10:37
#71
: 推09/07 10:47
#72
: 推推推09/07 10:52
#73
: 推09/07 10:55
#74
: 推09/07 11:01
#75
: 推09/07 11:01
#76
: 推,但這次沒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只有滿頭問號..09/07 11:07
#77
: 好看!09/07 11:08
#78
: 覺得收很快………09/07 11:11
#79
: 很好看! 推09/07 11:13
#80
: 推09/07 11:16
#81
: 先推再看09/07 11:16
#82
: 司機的部分很奇怪,另外陳檢也沒後續09/07 11:22
#83
: 草草收尾的感覺 司機線這條線很怪不知道用意為何 問號09/07 11:38
#84
: 草草收尾+1 感覺很多線都沒說明09/07 11:42
還有什麼我忘記的線嗎?@@
浮屍就真的不重要,只是要讓手被發現而已

#85
: 我倒覺得司機想害死主角的解釋沒什麼不妥09/07 11:43
#86
: 推 希望能有司機的後續09/07 11:45
#87
: 這樣的結局很有csi系列的感覺09/07 11:46
#88
: 推09/07 11:47
#89
: 好09/07 11:50
#90
: 司機的冷笑有毛09/07 11:52
#91
: 竟然在莫名的狀況下收尾了,而且還是犯人自己跑出來09/07 11:53
#92              的!雖然兇手被抓很爽,但是覺得有點草草收尾09/07 11:53
#93
: 白法醫的腦補就是作者的解釋吧 我覺得他抱持那樣的心態無09/07 11:59
#94         可厚非 就是一點報復心+讓女主當餌09/07 11:59
對啊就是這樣...
我以為白法醫的腦補+司機的行為(包含和江梓嫣扭打[?])就足以說明了


至於陳檢的後續...後續就是養傷然後回去上班,他都公事公辦所以沒什麼問題
如果有下一件案子的話還是可以看到他繼續追白法醫啦~


#95
: 推 !好看 !!09/07 12:02
#96
: 推,輕判也有可能啊,精神異常至少不會死刑09/07 12:20
#97
: 推 推09/07 12:21
#98
: 推09/07 12:30
※ 編輯: IamHoney (220.134.195.214), 09/07/2018 12:35:36
#99
: 推09/07 12:44
#100
: 先推09/07 12:46
#101
: 推09/07 12:49
#102
: 其實這案子再寫下去就只有更變態而已 覺得在這裡收尾不錯09/07 12:53
#103       呀 期待下一個案子白法醫不要再這麼不幸了09/07 12:53
#104
: 是我一定在接到電話之後馬上打給張欣瑜確認,再來個甕中捉09/07 12:58
#105        鱉!09/07 12:58
#106
: 輕判大多指數年徒刑,此案被起訴無期或30年重刑應該是基09/07 13:01
#107         本,想逃死機會都不高,因為文中所述在現實社會一定是全09/07 13:01
#108         國注目的大案,法學世家、司法考生知法犯法、媽寶,光這09/07 13:01
#109         幾條就夠黴體炒作了,此案不論起訴、偵結、定讞都是頭版09/07 13:01
#110         頭條,文中的白法醫光是跑法院作證就有得頭痛囉~09/07 13:01
#111
: 結束啦!!! 超好看09/07 13:08
#112
: 不懂司機再做什麼 然後家屬要白法醫上香致意09/07 13:15
#113
: 推09/07 13:16
#114
: 很好看,謝謝作者的餵食09/07 13:17
#115
: 推09/07 13:36
#116
: 推09/07 13:46
#117
: 有點爛尾且為收而收的感覺啊........09/07 14:02
#118          是不是因為被檢舉 所以草草收尾了啊???09/07 14:03
我不太懂被檢舉和收尾草率之間的關連性...
會被刪的話全寫完也是會被刪啊:P

#119
: 推09/07 14:16
#120
: 推09/07 14:16
#121
: 推!! 好看09/07 14:21
#122
: 推09/07 14:23
#123
: 推好好看歐09/07 14:31
#124
: 推推推09/07 14:45

大概這個結尾我處理得不好,讓大家覺得太匆促吧...

事情經過就是

陳檢發現是自家大屁孩幹的
 ↓
通知家裡大人順便求證/ 電話講到一半被撞
 ↓
家裡大人緊急討論該怎麼辦(大義滅親還是..ry)+警告大屁孩別再惹事
 ↓
大屁孩不甘心,週末兩天計畫綁架白法醫到「愛的小窩」

※ 編輯: IamHoney (220.134.195.214), 09/07/2018 14:57:04
#125
: 一次全部看完,太好看了09/07 14:52
#126
: 嗚嗚嗚 好好看09/07 14:57
#127
: 推09/07 15:02
#128
: 結果司機好靠盃阿...09/07 15:09
#129
: 推推推 很好看阿!09/07 15:36
#130
: 推09/07 16:03
#131
: 陳檢還有臉續追白?自家屁孩搞這齣應該要躲白了吧09/07 16:24
#132
: 計程車司機果然討人厭,支持開放Uber!09/07 16:56
#133
: 推09/07 17:11
#134
: 一口氣看完真過癮 好精彩 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司機感覺想09/07 17:44
#135         害白法醫09/07 17:44
#136
: 作者倒也不用對司法那麼沒信心啦,那兩個法官跟檢察官的09/07 17:58
#137        下場,大概會像之前花蓮地檢的那個笨檢一樣。輕則貶為平09/07 17:58
#138        常看不起的行政官,重則免職連想退休幹律師都幹不成。09/07 17:58
#139
: 推09/07 18:12
#140
: 推09/07 18:38
#141
: 推09/07 18:44
#142
: 推09/07 18:53
#143
: 推~但說好的百合呢?;_;09/07 19:01
#144
: 呃...計程車司機那段真的怪怪的,為什麼要跟女鬼打架?09/07 19:31
#145
: 終於09/07 19:38
#146
: 不過為什麼跟蹤狂會看上白法醫啊?09/07 20:10
#147
: 推~~09/07 20:14
#148
: 推推09/07 20:18
#149
: 推09/07 20:25
#150
: 推推09/07 20:43
#151
: 突然發現bug,照理說你繫著安全帶雙手手腕再被綁住,09/07 21:18
#152             應該就跟安全帶綁在一起了下不了車XD09/07 21:18
#153
: 推09/07 21:19
#154
: push09/07 21:19
#155
: 推~~好看09/07 21:20
#156
: 讚,期待新的故事09/07 21:25
#157
: 所以江是怎麼死的09/07 21:27
#158
: 喔喔喔啊啊啊啊09/07 21:40
#159
: 這部到後面感覺不是很順暢,怪怪的……09/07 21:43
#160
: 推09/07 22:38
#161
: 推~好看09/08 00:01
#162
: 好可惜 完全爛尾 好像拍片預算不夠隨便收尾09/08 00:11
#163
: 覺得這篇的結束有點突兀,如果要更貼近現實,可能要附上09/08 00:18
#164         一篇新聞報導,講案情和事發經過及兇手背景09/08 00:18
#165
: 推09/08 00:40
#166
: 哦哦哦哦哦好棒棒09/08 00:49
#167
: 推推~好看~09/08 01:07
#168
: 推09/08 02:47
#169
: 覺得作者可能想用計程車司機來暗示某些容易被洗腦的族群09/08 03:32
#170       才會出現兩個鬼不同立場的情況09/08 03:33
#171
: 覺得計程車司機的個性設定挺貼切的09/08 04:02
#172
: 爛尾 雖然之前版友說上幾集好像沒啥進度 但是這集又太快09/08 04:06
#173         趕下班09/08 04:07
#174         還是期待I大下一系列09/08 04:08
#175
: 推09/08 05:46
#176
: 推一個,覺得這系列好好看啊~期待I大新作09/08 05:53
#177
: 司機真的是很壞心09/08 08:21
#178
: 推09/08 09:23
#179
: 推推好愛這系列的角色啊~期待很快有新作!09/08 10:03
#180
: 完結篇了,鬆了口氣XD09/08 10:55
#181
: 非常好看~~雖然這樣很壞,但又期待白法醫再遇到什麼~09/08 10:55
#182
: 不過如果司機沒這樣,事情根本不會被爆?我自己偏向解讀司09/08 14:01
#183        機還是好人09/08 14:01
#184
: 好好看啊~期待下一部..09/08 14:46
#185
: 推09/08 15:22
#186
: 推09/08 15:39
#187
: 司機那段其實我還是不能理解耶 就真的只是因為白法醫09/08 21:43
#188            導致自己被殺,所以希望一起同行的意思?09/08 21:43
#189
: 別管司機啦有善良的妹子跟死掉的善良的妹子才重要R(怒09/09 00:25
#190           敲碗百合09/09 00:25
#191
: 其實我想看陳檢繼續追白法醫09/09 11:13
#192
: 喜歡09/09 14:04
#193
: 好看  希望下一部結局可以不要這樣倉促~09/09 17:23
#194              陳檢繼續追白法醫 +109/09 17:23
#195
: 推09/11 14:11
#196
: 陳白陳白(搖旗吶喊09/12 12:48
#197
: 推09/12 22:09
#198
: 這個好看!!09/13 16:21
#199
: 真的超好看!!09/13 17:25
#200
:  推~09/14 16:00
#201
: 那個鄭捷雖然沒被輕判,可是父母跟家世不都沒被報出來?09/15 13:08
#202         永遠不要懷疑你的黨國一家有多強勢。09/15 13:08
#203
: 推09/15 15:47
#204
: gi大鄭捷那件事報導他父母跟家世作啥09/16 14:03
#205          雖然他父母可能不稱職09/16 14:03
#206          但各人造業各人擔09/16 14:03
#207          你這說法是要把09/16 14:03
#208          他們一家都逼去死嗎09/16 14:03
#209          而且當初記者怎麼會沒報09/16 14:03
#210          你要不要再去重看新聞09/16 14:03
#211
: 推!09/17 13:21
#212
: 真的好看!09/17 17:04
#213
: 推09/19 13:28
#214
: 大推09/20 01:46
#215
: 推09/28 17:21
#216
: 推文對司法好有信心喔 他只要裝有精神病不就可以了09/30 13:48
#217
: 推10/11 01:34
#218
: 推10/14 17:58
#219
: 太好看了!推!11/04 22:58
#220
: 看的我心驚膽顫的好緊張11/08 15:28
#221
: 好想知道主角意識空白的期間發生什麼事喔……11/09 11:53
#222
: 其實寫得很好,兇嫌本來就沒前科,也寫不出啥故事吧12/16 19:41
#223
: 好看 推01/21 16:12
#224
: 推05/03 18:59
#225
: 推07/09 12:04
#226
: 人比鬼可怕12/10 22:10
#227
: 推06/22 06:29
#228
: 推12/01 11:21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