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乍暖還寒 2.

作者
看板 Bb-Love
時間
留言 2
  瓏玥讀了幾句便又將《孟子》放下。想著秋痕自懂事後隨侍他身側,卻不知他 為男兒身,總是盼著這位長公主覓得良人含羞出閣。   思及自己若嫁,洞房花燭那天或許會是皇兄殺他滅口之日,瓏玥單手緊握,朱 唇微抿,將一腔怨懟訴諸掌心。   父皇早死,傅太醫為他自請守喪廿載,以求他的真實身份不因皇帝駕崩而被捏 造謊言穿鑿附會,最後套上欺君之名將他送交大理寺候斬。   皇宮內鬥勾心鬥角,母妃思慮不縝才會落得如此下場,如今連他也進退兩難, 只能孤獨終身但求一息尚存。   可,活著也不是什麼讓人舒心的事。   「公主。」   睜開眼瞧見春雁,瓏玥鬆了手。「何事?」   「奴婢熬了些嫩筍瘦肉粥,還在灶上溫著呢。」春雁細聲接著問,「公主晨起 至今尚未用過膳,不知公主是否要用些粥呢,不然奴婢擔心您晚些又得鬧肚疼了。」   「人生如此……」靠在軟墊上,攏攏寬大的袖口,瓏玥望向門外。「端來吧, 也莫辜負妳一早的心意。對了,與茶一起。」     「是。」   「還有,找郭公公打聽燕國近日可有來犯,皇兄又怎麼說。」      「是。」   直至不見春雁身影,瓏玥索性將《孟子》放回書架上,連假意讀著也懶。   本來說什麼想吃點熱的,只是因自己心煩意亂,想打發她倆離去罷了。沒想春 雁竟惦著早膳,還讓粥在小跨院裡熱著。   春雁心細,雖不如秋痕貼近他情緒但多年來謹守本分,偶爾,他才會想起春雁 乃章太醫遺腹女。自己呱呱落地之時,便是春雁喪父之日。   春雁自幼無緣得見爹親,章夫人獨力扶養幼女,直至春雁六歲送進宮才分開。   隔年傅太醫向太后力薦春雁,道她自小習得些許醫理,或可協助他醫治長公主 自娘胎帶著的寒疾,太后向來不待見他這名長公主,對傅太醫的請求也只刁難幾句 便允了。     自那年起,春雁日夜伴他身側。   七歲那年他想過,男女授受不親,怎可讓春雁隨侍在側。但傅太醫說春雁這丫 頭安靜又貼心,信得過。   再說了,堂堂長公主怎可沒有宮女隨侍,但宮中爾虞我詐,若讓外人當這貼身 宮女,就怕是有心人特意安排的旗子,意欲為何無人知曉。   而春雁確實安靜貼心,連他變嗓那段日子太醫假稱長公主重病不讓外人見,他 藉此搬到京外峰祈庵裡住了兩三年。本以為在他回宮之日,傅太醫會找個理由遣春 雁出宮,沒想到這位小姑娘竟將這秘密鎖在心底,彷彿那段日子不曾聽過他忽高忽 低的嗓音。   傅太醫說,這姑娘死心眼,大抵是跟定你了,就收著吧。   回宮時,傅太醫秉告皇帝與太后,長公主連月高燒不退,咳壞了嗓子,這理應 循來天下藥方醫治的消息猶如石沉大海,誰也沒管。   倒是皇帝每年不分冬夏皆賜他華服,裡邊肯定有幾條圍脖兒,隱意對他來說簡 直昭然若揭。   這秘密,算是沒守住了。   他曾苦思幾日,這秘密為什麼沒守住,是誰說溜了嘴?   但自個兒身邊只有兩人,而不論是誰說了出去都不是他能承受的疼痛,輾轉數 月後他放棄尋出真相,甚至當皇后將秋痕賜給他時不管傅太醫如何不滿,依然讓秋 痕伴他日月。      這秋痕,膽大心也大,活潑可人,每每說出的話總能讓他覺得舒心。   只是陪在他身邊幾年後,秋痕竟還是沒看出他是男兒身,雖然他的確不讓兩名 宮女為他洗身沐浴,但春雁早早懂了的事,秋痕竟毫無察覺,讓他實在有點擔心這 名傻丫頭,哪天讓人賣了還幫人數銀子呢。   想到秋痕困擾數著數的傻樣,瓏玥忍不住笑了起來。   「公主公主……公主您笑什麼呢?」快步走進書房,秋痕像被那抹難得看見的 笑給逗樂了,舒展那原本皺起的眉,開開心心地問:「什麼事那麼好笑?」   「沒,小事,倒是妳,慌慌張張跑進來是為了什麼?」瓏玥遮住笑,清了清嗓 子,「不是讓妳和春雁弄點吃的?」   秋痕扁起嘴,臉上張揚著不滿,「劉貴妃求見。這是怎麼了,要嘛冷冷清清, 不嘛一堆人來,這讓您怎麼用早膳嘛!」     「……讓春雁先別弄了,我就吃午膳,妳讓劉貴妃進來吧。」   「是。」   距京城幾百里外,揚威將軍旗下鐵字營裡,一陣忙亂。   抓著一紙皇令,爆跳如雷的董迎昌大吼:「總兵?」   「董副將,那是聖旨,你這可是大不敬。」啜口茶,連少非又吹了吹杯裡的幾 根茶葉,等董迎昌憤怒不已地將聖旨摔在地上時才假惺惺地嘆口氣。「御兄,董副 將這般魯莽,早晚會壞事的。」   被點到名的申屠御坐在一旁椅上,佯裝自己認真審視前些日子才得手的弓弩, 「就是,連軍師你倒是說說他,畢竟你們青梅竹馬,別枉費董副將繞了你家床好些 年的情份呢。」   「是繞了八年,啊,真是懷念。」   「你們兩個!那種屁話之後才扯可以嗎?這聖諭分明有問題!」   連少非忍不住搖搖頭,對長久以來傻到讓他總覺折壽幾年的好友感到無奈。「 蠢話,你都看得出來了,我與申屠會不知道嗎?」   「少非你怎麼這麼說話……」董迎昌可委屈了,他這廂滿心擔憂,但對面兩人 喝茶的喝茶,擦弓的擦弓,好像根本不擔心啊!   「八成是打算挾你要脅鎮遠將軍釋軍權吧,虧這個六歲登基的小皇帝能忍你爹 到今天。」擦擦杯上本不存在的茶漬,連少非道:「其實回去也沒什麼不好,吃香 喝辣。」   「就是我娘肯定又會逼我成親。」比起在此事上老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娘親, 申屠御還較喜歡那他早猜到且好應付的調令。   放下杯子,連少非眨眨眼,好心提議:「不如你考慮考慮我家妹子?她娘親應 該肯。」   董迎昌一個跨步站在竹馬身前大喊:「你二娘生的那妹子才八歲!」   「怎麼,」一雙眼上下打量起董迎昌,連少非溫軟問道:「你想娶?成,問問 我二娘,她肯我也樂得當你大舅子。」   「放你個烏拉屁!我才不會看上你妹子!」   「我也比較想讓申屠喊我大舅子,你肯定死活不喊。」連少非聳聳肩,完全不 管竹馬嚷嚷著「你妹子才八歲啊少非」,逕自轉頭對申屠問起話:「可就算我二娘 肯,你肯嗎?」   「你是真想作媒?」揚起嘴角,申屠御意有所指地問:「還是怕我對不該下手 的人下手,寧可犧牲你妹子?」   「誰?你想對誰下手?」一掌抓開擋在自己前方的連少非,董迎昌搭上好兄弟 的肩,「你儘管說,不管是哪個兄弟我都幫你抓來!」   一旁的連少非這下可真用力嘆了口氣,「是要抓什麼?申屠真想下手的話不用 你幫倒忙,那人就會把自己洗乾淨然後從容就義跳上他的床了。」   「也是喔。」   「說得好似我總在強人所難啊。」放下已經沒有地方可供他假裝研究的弓弩, 申屠御起身後彎腰撿起地上那卷聖旨,「調回京城,我娘肯定會逼我爹回來的。」   「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從。」   「你是說我,還是指我爹?」把聖旨扔給連少非,申屠御伸個懶腰,歛起嘴角 眉梢的笑意,緊緊盯著鐵字營的諸葛。   「當然是你爹。」申屠將軍懼內,京城裡無人不知,「至於你,看是要從容就 義還是從中作梗,我都從善如流。」   「那…那我從一而終!」   「董迎昌,你聽我們從長計議即可。」隨手將聖旨塞給竹馬,連少非終於沒忍 住一記白眼。「去,讓你的親信守著營帳外,誰也不許放。」   「好!」   見董迎昌衝出營帳大喊著好弟兄的名,申屠御也沒忍住笑,「有時候,我真是 羨慕你。」     「羨慕我什麼?」轉頭便見申屠御一臉賊笑,連少非撇撇嘴,很是後悔自己接 了這話尾。   「我娘知道兒子有斷袖之癖後成天逼著我成親,她總想著成親就能讓我走回路 子上,若我像你憋著什麼都不說,也不顯露感情,說不準今日也同你一般快活。」   瞄見董迎昌揮帳而入,向來從容的連少非也有些慌了手腳,「等回了京,我自 全力幫你。」   「幫什麼?」一屁股坐在連少非旁邊,董迎昌低聲道:「人我找好了,前前後 後三道關,肯定沒人能進來!」   「自是幫他一舉拿下皇帝信任,最好能成為皇親國戚,省得將軍夫人哪天真不 小心出了事,你的好友就是不肖子了。」   「好說好說,還請連軍師獻計。」拱手朝連少非拜了拜,申屠御笑道。   「第一……」 -- 淵藪 http://xswzaq1.pixnet.net/blog 前陣子忙些,今天颱風假。 願所有人平安。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1.242.215.246
1F:這開頭很吸引人阿 希望之後不要虐阿(應該不會吧[email protected]@" 08/29 18:02
2F:看來申屠御是男一啊~~~期待 08/29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