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番禁止!童貞勇者冒險譚(55)

看板 Ac_In
作者
時間
留言 6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2→ )
  第九章「第二次桑莫侵攻戰」#3   佩佩蕾‧莉莉姆。   髮型為紫紅色高單馬尾,左眼下方有顆痣,尾巴有著二十分公分長的分岔。身材除了 胸部以外皆屬麻豆級,特別是躺著身高三十公分起跳。胯下的巴比倫之塔比男人手臂還粗 ,隨時隨地青筋浮起,一副就是要幹遍天下所有屁眼的狠勁。   據說這位大姊以豪爽的性格與不拘小節的肢體動作聞名於吸精鬼界,說穿了就是單細 胞直腸子加上會跟你毛手毛腳的類型。即使鼓足氣勢嗆她一句無奶怪,她也會頂著萬年醉 容高聲附和。   「沒有錯!我就是沒有奶子!怎樣!不爽就把我揉一個巨乳出來呀!」   特技──以四肢加一條尾巴擬態成八爪章魚、使被纏繞者對人型兩個字產生質疑之餘 ,射精。   「快點揉啊!再不揉我就要幫你打手槍了吼──!」   沒錯,就是射精。   因為林北晨勃……!   縱使在發現夏露露消失的當下深受打擊,但是這位大姊立刻就從後頭纏上來,還在醒 神中的身體糊里糊塗就被牽著鼻子走……換句話說就是美人一抱GG硬啦!   然後也別聽她說什麼再不揉就幫我尻,被抱成奇怪姿勢的我根本無法違背生理構造去 揉她那虛無縹緲的奶。況且從她纏住我的那一刻起,小桐真就被她用老練的俐落手技尻到 即將口吐白沫……!   「哦啦哦啦哦啦!阿捏怕A宋某?A宋吼!就宋A吼!」   啊啊是爽勁來得太急腦袋都跟不上錯亂了嗎……總覺得好像被豆干厝的俗豔阿姊逗弄 惹!   「襪今罵吼哩噗啾噗啾歐!尾當拎乃歐!」   連環手淫之後是伴隨濃厚熱唾而起的簫兒聲!說起來她剛才不是還從背後抱著我嗎? 怎麼一瞬間就滑到底下去奏樂惹痾痾!   「噗──啾!咕啾!噗啾!噗滋!噗啾!」   ……是重擊!   B鍵連發的重擊口交!   柔剛並濟的雙唇緊緊吸住冠狀溝下側,整顆龜頭在溫熱的口中與舌共舞,每當噗啾聲 起,濕熱的唇口便往下深含到底,肉棒就在像蛇一樣纏上來的長舌與柔軟的臉頰肉夾攻下 爽到乒乒作響!來幾下還可以忍住,十幾下有點不妙,一連二十幾下……我真的覺得可以 放棄抵抗盡情啊嘿顏惹痾痾痾痾!   「咕噗……!」   射!   「嗯……嗯咕……咕嚕!」   精!   「噗哈……!不錯唷不錯唷!年輕力壯的雞雞就是要像噴泉一樣射嘛!」   完!   「再來一發哦?再來一發囉!咕、咕呼!嗯噗!啾噗!啾嚕!啾嚕!」   畢……才怪!   喔齁齁!不、不行啦!現在還很敏感!一直吸的話……!   「啾、啾滋!啾嚕!啾噗!啾──啵噗!啾嚕、嗯噜噜嚕──!」   媽的,又硬了!   老江湖就是不一樣!   再跟這傢伙搞下去,搞不好連馬上風逃獄術的選項都會冒出來……但一個人逃獄是無 意義的!而且我才不要又被吸精鬼搞死!   阿母勾還是等這發射完再說……啊嘶!   「嘿唷──!」   噗滋──!   就在小桐真即將吐出毀滅的噴射白光之際,深吸到底的佩佩蕾一口氣抽離出去,一掌 握住血管浮起的熾熱肉棒、用力把朝天猛翹的小桐真往下一壓,本該射進她嘴裡或臉上的 精液,就這麼爽歪歪地噴向她的爆筋巨屌……射精中還因為大腦放棄思考覺得怎樣都好, 完事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根灑滿白果醬而蠢蠢欲動的大懶叫。   「勇者小弟,不來一發嗎?」   ……不要!絕對不要!   「我很溫柔的,在你感覺到痛以前就結束了哦。」   妳含情脈脈地看我也沒用!我才不想年紀輕輕就裝人工肛門!   「嘖!」   嘖屁!   「那你就隨便擺個騷姿勢等我射完啦!」   蛤?   「擺POSE啊!不然我要看誰打手槍!」   因為這傢伙一副我不當她菜她就要肛到我裝人工肛門的氣勢,為了我那可憐的小菊花 ……只能含淚來個M字開腿!雖然是這種男人擺出來十分傷眼的姿勢,佩佩蕾卻全神貫注 地盯著我猛尻槍!妳不要這樣我會萌發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啊……!   「不錯唷!不錯唷!哦齁!」   居然把人家的精液當成尻尻用的潤滑劑!這種既屈辱又有點小興奮的感覺究竟是為何 物……難道說這就是覺醒嗎!   正當我努力抗拒著覺醒的誘惑,進展順利的佩佩蕾起身走過來,抓著肉棒撸弄的右手 不曾停歇。我還在想她幹嘛用白花花的翹臀跟我大眼瞪屁眼,下一秒忽然就坐了下來!而 且還做出令我心頭一寒的挪移……那團熱呼呼又滑溜滑溜的蛋蛋整個蓋上來啦!   「勇者小弟,想聞我的卵蛋可以盡情聞唷!」   NO THANK YOU!   「不管你了……保持氣勢一口氣射精了哦──!」   儘管很想對擅自用別人俊俏的臉蛋做出卵蛋蓋飯的吸精鬼嗆個幾句,我可沒忘記嘴巴 張開會發生什麼事,最好的抗議方法就是閉嘴雙唇……然而!這麼做卻會淪落到必須用鼻 孔吸氣的下場!就算不情願也得聞到蛋蛋的味道!   「啊哈……!在聞了、在聞了呢!邊給小弟聞著卵蛋邊射精啦──!哦啦啦啦啦── !」   魅魔的體香簡直就是萬用調和劑,明明是腥味十足的鼓脹卵蛋,也能被調成容易被直 男接受的淫騷味……好在深感困惑的小桐真還沒被騙到硬挺,這個色情狂就噗滋噗滋地大 爆射啦!   「射出來射出來射出來──!咚嘎──哈哈哈!」   味濃燙口的精液一陣陣地從大到不像話的爆筋肉棒噴出,在低級沒品的大笑聲簇擁下 灑遍我的身體。我的腦海突然浮現第一次上英文課的情景。   哈囉!鮑伯!你射精量有多少呢?   嗨!瑪麗!我一次可以射5CC!   嫩!拎鄒罵每發一百西西喇HAHAHA!   妳真厲害!瑪麗!   ……正港黑V馬遜港真的超猛。   多虧夏露露和佩佩蕾這兩個精液噴免錢的傢伙,我不得不養成早飯前瘋狂噴射與洗個 晨間浴的習慣,而且一早就進入賢者模式。在這種局勢下,提早賢者化說不定反而是件好 事──我的腦袋更清晰了,也不再為吸精鬼的拙劣魅功苦惱了!智力+20左右了啊!   「你一個人在碎碎唸什麼啦!有煩惱就大聲說啊!」   佩佩蕾!來得好!快點進來吧!   「喔喔!終於鼓起勇氣告別童貞了啊!不錯唷!不錯唷!我來當你的破瓜對象吧!嘎 哈哈哈!」   靠北唷!叫妳進來浴室不是進來屁眼好嗎!   老實說就算沒有規則限制,我也不想跟這傢伙搞……身材與技巧沒話說,絕對是我遇 過的吸精鬼當中最出類拔萃的,問題是那個懶叫尺寸未免太誇張了!跟她的老二相比,拳 交根本就是輕口味中的輕口味!而且別人發情時都會特別迷人,這傢伙一發情就變大叔… …!我才不要跟有大叔心的大懶叫吸精鬼搞咧!   「好啦好啦!我幫你吹一發,你就別在那邊憂鬱了啦!」   為什麼直接就蹲下去了啊……嘶嗚!   好吧,根據前兩次交手經驗,被吹到射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就別費心抵抗了。   趁著佩佩蕾兩腿開開地蹲在地上嚕噗嚕噗,我在腦海中整頓好思緒,只等小桐真被強 制催吐,立刻進入正題。   我向極短時間內與我建立起良好肉體關係的佩佩蕾遞出俱樂部邀請函,結果──   「噗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五星……五星懶叫!懶叫俱樂部哈哈哈哈!ㄐㄩ─ㄌㄜ ─ㄅㄨ哈哈哈啊哈!」   ……居然大爆笑!WHY!   「ㄌㄢ─ㄐㄧㄠ俱樂部哈哈哈哈!小弟你的創意不錯唷!很不錯唷啊嘎哈哈哈!」   好像喝醉的老頭在狂笑好煩啊!   「嗚哈哈哈!哈哈……哈……嗯,所以,這個俱樂部是做啥用的?打砲嗎?」   不不不……確切來說,是用高品質精液來進行交易!   「高品質?是有多高?」   這傢伙認真的嗎?竟然有吸精鬼吃過林北三發庫存後不為所動!咪咪卡可是一發就收 買了耶……!   「啊──所以意思是你的精液很好吃?是這樣嗎?」   對喇……!   啊不是等級越高越美味嗎!咪咪卡和法法露吃過都說讚的啊!   「是喔──我是味痴啦!只吃得出黏稠度和熱熱滑滑的感覺啦!抱歉喔!哈哈哈哈! 」   味痴……這誰想得到啊啊啊啊!   完蛋了。   無法拉攏。   也沒有其它手段。   這傢伙一告密我就GG。   媽的……   媽的!   「我說小弟啊……只不過是嘗不出味道,幹嘛一副絕望想死的表情啊?先把那個懶叫 俱樂部的事情說清楚啦!我最討厭被釣胃口了啊!」   蛤?   妳不打算跟矮子丕平報告嗎?   我可是意圖籠絡妳喔?   「籠絡什麼的先不說,我幹嘛跟那個小不點報告?」   啥?欸?   等等……妳們不是她的部下嗎?   「誰是她部下啊!我們莉莉姆效忠的是桑莫國王,不需要對連召喚術資格都沒有的小 不點言聽計從。只不過現任大姊頭叫我們幫忙看守,才會像這樣輪班啊!」   原來如此……!   被矮子丕平婊了那麼多次,我一直以為那傢伙就等於桑莫軍,沒想到她的指揮權限並 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全面。這裡就是第一個變數!   再來是變數二,佩佩蕾!   她看起來不是很喜歡矮子丕平,那個現任大姊頭就不知道了,所以就從她下手吧!   我把定期供給美味精液來換取幫助的辦法告訴佩佩蕾,不忘附帶咪咪卡這個成功案例 。或許是因為吃不出味道,無論我如何形容咪咪卡吞精時的幸福表情,佩佩蕾都是一臉「 喔,是喔」的冷淡樣。但是當我說到加入我可能會和她的東家翻臉,她的雙眼旋即閃閃發 亮!   「所以要跟瑪瑪奈那八婆對幹是嗎!不錯唷!真的不錯唷!那,什麼時候開打?」   第一次看到不是對精液而是對幹架感興趣的吸精鬼……!   不過也沒那麼快啦,畢竟只有妳跟我的話應該會被瞬殺,搞不好連浴室外面那隻都打 不贏,最好還是從長計議──我話說到一半,這傢伙居然大步一跨、房門一開,一手揪著 瑪莉露進來!   ……GAME OVER!   我要在這種地方曝露著小桐真壯志未酬身先死惹……!   「喂!妳這傢伙都聽到了吧!妳就給大家省點麻煩,跟我們一起揍扁瑪瑪奈吧!」   妳是哪個國中的不良少女嗎!別把逃獄說得好像國中生打架啊!   「容……容稟!依照神劍守則A─101條,我等隨時隨地處於連線狀態!」   「工三小聽不懂啦!勇者小弟,也讓她加入俱樂部吧!」   「呃,就是說,西塔魯瑪爾那邊會有我的五感情報記錄,所以原則上你們的談話內容 已經洩漏……」   都還沒開始就洩漏了嗎……!   看來這女人是來制裁我們的……好吧,只能自爆了!   佩佩蕾!   幫我打手槍打到馬上風!   「喔!要試試看嗎!我真的會讓你射到血精唷!哈哈哈哈!」   就在佩佩蕾握住小桐真、我欣然迎接復活倒數計時的時候,瑪莉露揮動她的流星鎚強 勢介入我和吸精鬼之間!   「請等等……嗚咕!好痛!超痛的啊啊啊!」   等一下!我的小兄弟還在她手中,妳這樣推……咕喔喔喔!   瑪莉露輕輕A到我們的那隻手痛得她用頭頂住牆壁瑟瑟發抖,我則是因為小桐真在一 瞬間被極限拉長又「啪」地回彈痛到男兒淚猛噴。嗚嗚嗚嗚……   「噗哈哈哈!你們兩個人類脆弱得超有趣啊!」   笑屁……!   「嘻哈哈哈啊哈嘎哈哈!」   那邊的神劍戰士!砍她一劍讓她安靜一下喇!   「就、就算您這麼說,人家的手根本握不住劍……嗚嗚!」   什麼叫握不住劍!拿出那晚輕鬆滅我團的戰鬥力啊!   「不行啦……!手指頭完全動不了啦……!」   超沒用啊這女的!   「嗚努努……!」   托這位連變身都變不了的神劍戰士(笑)之福,身為人類代表的我們徹底被佩佩蕾瞧 個不起,連帶影響到她的參與意願。當我告訴她其實林北還有一票超強隊友可以配合她來 個大混戰,這傢伙又變得興致勃勃了。   問題是瑪莉露。   雖然她無法當場變身制裁我們,只要她把這個計劃向矮子丕平全盤托出,照樣沒戲唱 。   所以說……佩佩蕾!   「肛了她嗎!」   乒──!   爆筋巨屌馬上就朝天猛翹,真不愧是好戰型吸精鬼!   我正欲強忍悲痛下達肛爆命令,瑪莉露活像隻受驚的倉鼠抖抖抖地呻吟道:   「我我我我什麼都不會說啦……!拜託你們冷、冷冷靜點好不好……!」   我了解,這是眼見情況不利先求饒然後伺機捅一刀的模式對吧……佩佩蕾!   「哦嘶!」   噗咻──!   爆筋巨屌說射就射,立刻朝目標下半身噴出數CC的示威射擊!   只見瑪莉露無視雙手疼痛、緊急用流星鎚一前一後護住下盤。她的表情十分驚恐,內 八的雙腿不停顫抖,好像還有某種金黃液體滲出來了!瑪莉露就在疑似漏尿的狀態下發抖 著說:   「不是那樣的……!基、基於神劍守則,常時情報會單向傳遞給西塔魯瑪爾,但是這 個情報不會被『我們』以外的人知道啦……!」   就算是這樣,妳還是可以直接告訴矮子丕平吧!   「不會的!請相信我!」   我也很想相信妳,可惜妳是那矮子的手下,所以……   「拜託了!看在伊朵小姐的面子上……!」   ──伊朵!   我沒想到瑪莉露會扯上伊朵,趕緊伸手制止已經準備將她按倒在地的佩佩蕾。雙腿跪 一半的瑪莉露似乎是因為迫害中止而鬆了口氣,兩腿之間的灰白緊身褲迅速染成了深灰色 。   瑪莉露的受驚樣突然激起我的同情心,大概是因為我也曾被莎拉拉的突進嚇到漏尿吧 ……當然一方面也是處於賢者模式的緣故。身為同被吸精鬼嚇尿的受害者,我親切地把浴 室讓出來給瑪莉露稍做處理,帶著沒洞可鑽氣噗噗的佩佩蕾移動到床邊。   「這是怎樣?她說出一個名字你就肯退讓。很重要的人?女朋友?老二多大啊?」   沒有老二啦!純娘們懂嗎!雖然胸部尺寸是場悲劇,好歹下面是內凹的!   「喔──我也有姊妹是陷沒短屌啊,說不定你女友也是?」   靠北唷陷沒老二是三小……!   還好我早就和伊朵交手好幾次,佩佩蕾這番話全然無法撼動鹹水鮑的地位。   在瑪莉露整頓好以前,我跟老二像洩氣皮球般消腫的佩佩蕾確認合作契約成立,緊接 著就把臨時起草的備案告訴她──萬一瑪莉露其實是趁機用密語打小報告,待會我們就從 落地窗脫出,一邊跑給庭院裡的吸精鬼追,一邊來回衝撞各房間的窗口,試著與被軟禁在 其它房的同伴會合。而這一切都建立在佩佩蕾願意繼續幫助我的前提下。   「要是你的同伴不在這裡怎麼辦?」   ……時間應該不夠妳幫我尻槍尻到死,所以妳就自己逃跑吧。   「看著辦就是了。」   我沒時間也沒機會驗證矮子丕平說的每句話,姑且相信這棟房子就是囚禁大家的地方 。反正都決定要反抗,就算被耍也只能認命了。   再來就看瑪莉露是否為友方。   從瑪莉露出浴室開始,我就用嚴肅的表情盯著她瞧,然而並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她就 像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人畜無害傻大姊,含蓄地用流星鎚擋住沾有尿痕的私處,對於我緊 迫盯人的目光表現得很不好意思。   「容稟。其實這幾天,我和卡蘭有私下交換彼此的情報,所以我能夠知道伊朵小姐仍 在卡蘭的保護下軟禁著。」   密語功能嗎!   妳這傢伙是在炫耀連勇者都沒有的功能是嗎!   「這是我們神劍持有者的能力之一,可以和特定的持有者同伴進行腦內對話。不過, 所有的內容都會被記錄下來。」   那矮子丕平不就也能知道……   「──不,那位大人無法得知。這正是我想告訴您的事情。」   根據瑪莉露的供詞,每個神劍戰士的動作、感官等情報都會在「本體」留下記錄,那 分記錄只有名喚西塔魯瑪爾的神劍本尊能夠調閱,她們甚至連本尊是什麼模樣都不清楚, 非為神劍戰士的矮子丕平更不可能與本體不明的西塔魯瑪爾達成什麼共識了。   向桑莫國王宣誓效忠的女士官們才是矮子丕平的爪牙。   然而──   「我們是不成熟的桑莫之劍,如果是為了祖國的勝利,要我們獻出自我墮落成半個魔 物也在所不惜。可是,那位大人的野心卻在祖國之上。她利用了一心想為家國有所貢獻的 我們……利用『神劍戰士團』做為她個人的工具。」   神劍戰士團。   前身為被判定「非適役」的貴族子女們所組成的實驗者團隊,她們被冠上徒有虛名的 士官職位,實際上就是在神劍戰士的適任實驗開始前特別(感謝)晉升(您的)兩級(犧 牲)。   適任實驗聽起來好像很複雜,其實就是讓實驗者穿上西塔魯瑪爾的寄生裝備,身心融 合順利者便成為像瑪莉露這樣平常看起來沒什麼威脅、一發瘋就強到靠北的神劍戰士。   這個實驗成功率是……   「三分之一。只有三分之一的人通過實驗。剩下的人不是自殺就是廢人化。」   ……根本是邪門歪道。   矮子丕平到底是上哪兒找這種噁心的裝備啊?居然還取個帥氣到讓人誤解的名字。呿 !和把妹子變廢人的神劍相比,會充分使用肉體優勢來迫害小奶的魔劍簡直就是業界良心 啊。嗯?我又是怎麼拿到魔劍的?記得這是──對了,是巨乳黑騎士的掉落物!   所以說,矮子丕平很可能是從桑莫這邊的邊境找到神劍裝備……蕾娜還說是高危險區 域,我看根本就是刷神裝的好地方吧!   「貴族特有的精神力正好符合神劍的融合條件,儘管如此還是只有這麼少人通過實驗 。與這分風險相伴的,則是每個人都擁有超越常理的戰鬥力……但是,如您所見,僅僅是 出一次任務,我的手就變成這樣了。」   瑪莉露壓抑著不流露出哀怨的目光,柳眉輕皺地舉起流星鎚。   「人類的骨骼完全無法承受西塔魯瑪爾的出力方式,就算在戰鬥中遮斷痛覺,仍然可 以感覺到自己的骨頭隨便地遭到折斷、壓碎。斷裂的骨頭會穿透皮肉而出,粉碎的骨片與 血肉神經糾纏不清,連大祭司也治不好這種亂七八糟的傷口。」   總覺得好像被趁機當做垃圾桶傾訴了……這些內容實在越聽越不舒服。   說到底,神劍根本就不適用於人類。   不光是融合成功率低,生理條件也不相容,僅僅是一次戰鬥都可能留下後遺症。要是 雙手因此廢了,無法戰鬥的她們又會被如何處置?   「寄生裝備是可以強制取下的,所以……」   夠了。   我已經重新確認矮子丕平是個該死的王八蛋,不愉快的事情就別再說了。   其他還沒負傷的人我不知道,但是願意向我坦白的瑪莉露肯定需要幫忙……而我也需 要她的幫助。   「──謝謝您這麼想。話說回來,關於伊朵小姐……」   後來,瑪莉露說了卡蘭告訴她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講伊朵在被軟禁的狀態下做些什麼 、抱怨些什麼,還有一點羞羞的事情。雖然她很努力想講得生動點,其實我只要知道伊朵 一切平安就夠了。   絕對不要忘記敵人的強大。   謹慎運用所有的資源。   我辦得到,我辦得到。   矮子丕平──現在換林北出招了!     §   桑莫王國,奧得河東岸中繼陣地,維萊爾大隊本陣。   先鋒陣地與蕾娜率領的民兵團接戰經過十五分鐘,缺乏武裝及戰鬥訓練的民兵相繼敗 退,桑莫軍在多數戰線轉守為攻,以優勢兵力對陸續潰敗的民兵展開追討。在威力強大的 重裝步兵與井然有序的步弓兵協同攻擊下,即使是蕾娜親率的本隊也無從抵擋。趁亂擊殺 不少軍官與敵兵的蕾娜認為階段任務已達成,她帶著慘吃敗仗的眾人退回森林內,藉由綿 長的戰線獵殺強弩之末的追兵。   正當多達六百人的先鋒隊殺入森林內掃蕩民兵,遭到黑狼姬突破的本陣陷入了有別於 前線大勝的困境。   時間稍微往前挪動。   「西碧兒‧西塔魯瑪爾,戰爭命令已下達。」   「一個接一個動員煩死啦啊啊啊啊──!」   砰!   迅速舉起光之劍的神劍戰士西碧兒在瞬間捕捉到黑狼姬的移動路徑,她用足以扭斷肩 膀的高速向對手擊出致命的光影,無奈身體機能就是達不到預判的要求,慢一步就位的光 刃僅僅劃傷黑狼姬猙獰的臉龐,沉重且多毛的黑拳則將西碧兒漂亮的臉蛋揍凹進去。   「嘎啊啊……!」   鼻骨連同上頜骨破碎的西碧兒下意識地迸出短鳴,若非處於痛覺遮斷狀態,這一擊便 足以使她痛暈過去。在力量與速度都遠高於自己的狼女面前,西碧兒驚恐地認知到自己將 會被殺死──只不過她的同伴們持續向對方發起攻擊,她所承受的暴力也就僅限於將她撂 倒的一拳。   斷裂的肩膀在無形之力操控下粗暴地舉起,醜陋地凹陷進去的顏面也在熱感中重新運 作,模糊的畫面與夾雜巨大耳鳴聲的聲音情報不斷湧入腦中,對身負重傷的身體感到極度 恐懼的西碧兒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不要命地用斷手揮動光劍,並在三十秒後再度被黑狼姬 一腳踹翻。   「所以說拿把發光的劍又怎樣啊啊啊啊──!」   壓倒性的戰鬥力。   比起無視於生物結構的粗暴施力,肉體本身就極度強大的黑狼姬在這場戰鬥中更具優 勢。儘管她已經疲倦到稍不留神就會哈欠連發,還不至於被眼前這些仰賴裝備的戰鬥生手 打得落花流水。一對八是吃力了點,不過說到把不自量力的小姑娘們全部打趴在地,對黑 色巢穴的統治者──黑狼姬來說,仍然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戰鬥經驗也好,肉體性能也罷,全部都差太多了。   神劍的爪牙與擅使魔劍的英雄,兩者不論威脅度還是戰鬥帶來的滿足感都有著天壤之 別啊。   「神……神劍戰士……魔物使……全滅?」   本陣遇襲不過三分鐘,所有的精銳都被唯一入侵者打倒,即便是以冷靜著稱的大隊副 官希潔‧梅耶亦不禁花容失色。但是她並未放棄,此處還有三百名近衛隊,況且她們的對 手已經又傷又累、眼看就要無法再戰了。希潔讓女軍官們悄悄地護送無用的主子離開,緊 接著號令各近衛隊長,對莫名其妙在敵陣中央張大嘴巴打呵欠的敵人就地進行包圍戰── 這正是一場延續到先鋒隊乘勝追擊還不分勝負的絞肉戰開端。   負責保護瑪西爾‧維萊爾的近衛隊絕非泛泛之輩,就算個體戰鬥力遠不如開戰之初就 被打趴的神劍戰士,他們的聯合作戰對於身為巢穴頭目的黑狼姬卻格外有效。   距離上次人類組織討伐團光臨她的巢穴有多久了呢?   三百年吧。   那也是先代、先先代還是先先先代黑狼姬的時候了。   一子相傳的血脈使黑狼姬天生擁有強大的力量,同時也對熱鬧不再的巢穴無比惆悵。 等到先祖們留給她的回憶於現世死灰復燃,來訪者卻是有如蝗蟲過境的天使大軍,每戰必 敗的打鬥絲毫沒有浮沉於記憶中的激情與喜悅。   直到被桑莫軍重重包圍,黑狼姬終於感受到了與血脈相符的感動──弱小的傢伙們組 織起來,為了名聲與財富對巢穴發動攻擊;這些人類投入越多的人力、資金和時間,「巢 穴頭目」這個稱呼的附加價值就越高。而在激戰中打倒賭上一切的討伐軍、徹底蹂躪這分 意志,就是她最大的樂趣。   首先是威力偵察。   「別、別怕!她一次只針對一個人!圍起來打!」   「射手準備!射手準備!」   「弓兵隊!射擊──!」   再來挑出具備統御能力的敵員,狙殺該員身邊配置的精英。   「大家合力把她趕出指揮隊!保護歐珀隊長!」   「那傢伙是不是專挑重裝步兵打啊……!」   「快點!向護衛陣地調集所有的重裝步兵!」   逐次提升力道與速度,向不斷調整戰略、強化整體實力的敵人施加更多壓力。   「那個動作是……唔唔!步兵快退下!」   「盾牌根本擋不住啊!嗚咯啊啊!」   「後退!後退!重整戰線!」   利用逐漸增加的殺傷力將獵物集團的戰鬥能力削減至六成上下,最後使出全力一口咬 殺──本該是如此。   戰鬥進入第十五分鐘的關鍵時刻,體力已達極限的黑狼姬正欲來個大爆發,不料天空 忽然掃過一道火光,硬生生把她留至最後享用的獵物炸個軍心震盪。   「是雷射魔法!敵軍竟然還有魔法師埋伏……!」   「醫護兵在哪裡?歐珀隊長被直接命中了啊!」   「防守嗎?撤退嗎?我隊該如何是好……!」   ──到此為止。   籠罩全身上下的激昂感一被打亂,勉強支撐到現在的身體也亮起了紅燈。不過比起自 己的身體,迫使黑狼姬放棄戰鬥的主要原因仍在於火焰雷射象徵的意義。   『妳‧現‧在‧就‧給‧我‧回‧來!』   莎琪傾盡所剩無幾的魔力放出的火紅魔法,確實地將八字真言傳給了敵陣中央的愛人 。   『小‧穴‧收‧緊‧馬‧上‧來!』   黑狼姬也以富含愛意的七連擊回應佇立於小丘上的愛人。   姑且不論雙方在訊息傳遞與接收上是否合乎邏輯──從莎琪雙眼迸出愛心、法袍深處 「啾!」了一聲的情況看來,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傷痕累累的猛獸與發情魔法師重逢 了。   維萊爾大隊先鋒隊全數出擊,本陣卻因為近衛隊死傷過半、指揮系統瓦解而陷入潰逃 狀態。僅剩半個步兵中隊鎮守的護衛陣地見情勢不對,以守護本陣為由向後撤退,兩股軍 力先後於奧得河要塞群會合。至於打了勝仗卻發現友軍退光光、誤以為後方全面戰敗的先 鋒隊,也在這之後緊急收兵後撤,導致瀕臨全滅危機的蕾娜本隊得以喘息。   桑莫軍放棄陣地的做法實屬眾人意料之外,後續的退守要塞、指揮部西遷等動作也令 瑪吉克方以及遠在王都的矮子丕平跌破眼鏡。明明打了勝仗卻退兵退得如此徹底、自動放 棄堆滿物資的前線陣地,這起責任追究下來可不是光靠一個侯爵的影響力就能弭平的。   「希潔!快通知父親大人!派親兵……不……去內線吧!萊茵還是多瑙都可以!拜託 父親大人把我們往後調啊!」   「大小姐,請您……稍安勿躁。」   瑪西爾‧維萊爾的怯戰著實令桑莫軍蒙羞,然而特別派駐的神劍戰士團被打得周章狼 狽,倒也證實了該大隊所面對的敵人與眾不同。副官希潔只希望中央能夠稍微看見她們的 努力──或說是她個人的努力。   不管怎麼說,維萊爾家族可是向那位大人效忠的先鋒貴族啊……要是因為無能的主人 浪費掉立功機會,只怕會在改朝換代後淪為不識大局的後進貴族之流。   無論如何都必須在此擋下勇者蕾娜。   「──傳令!全部隊東進!把兵力壓在前線要塞,絕對不能讓勇者蕾娜渡河!」   「希潔……!妳在說什麼啊!我們應該後退……沒錯,我們只能後退了啊!」   這種時候還得應付擔心受怕的大小姐嗎──不,正是這種時候才更應該對大小姐出手 吧。   大隊指揮部。   「呼……!呼……!希潔……!我會害怕啊,希潔……!」   「放鬆,放鬆……對,就是這樣。您只管忘卻所有煩憂,一切都交給女僕們吧。」   「大小姐的乳頭好可愛……嘶啾!啾!啾嚕!嗯嚕!」   「大小姐,我們來親親!嗯──啾!啾!咕啾!」   「嗯嗚……嗯……!」   民兵團營地。   「伊絲塔!」   「以及塔瑪拉!」   「咱們率領五十名義勇兵前來支援!蕾娜大人,請收下這頭調教完畢的桑莫母豬!」   「噗嘻──!噗咿咿咿──!」   「……不需要。把這東西拿開。我要睡覺了。」   先遣隊營地。   「哦齁!黑黑的超猛大雞雞插進來了!嗚嘻咿咿──!」   「妳們不要讓鬼鬼看見那種不知羞恥的事情啊啊啊!」   「喂,人獸交在妳的國家合法嗎?」   「……戰後立個法禁止掉吧。」   「啊嗚!啊嗚!」(↑x3.5CM)   戰後疲倦的三股勢力無不把握有限的時間專心休養,各自為了下一個黎明做準備。   ---   - PLAYER TURN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9.182.1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AC_In/M.1565668670.A.F09.html
Lance0722: 當初以為是個惡搞短篇 誰知道變成長篇連載還很好看! 08/13 12:17
一切都是意外QQ
davidiid: 幹,佩佩蕾這種豪爽的個性好迷人 08/13 16:35
davidiid: 但她讓人覺得屁股涼涼的啊(゚∀。) 08/13 16:35
裝人工的就不會涼了!
GDUNICORN: 戰爭果然要有豪爽大姊才對味 08/14 05:28
士氣低落直接幫你吹起來(? ※ 編輯: sayuri4ever (220.141.190.69 臺灣), 08/14/2019 10:39:47
biglafu: PEROPERO(撲倒原PO) 08/14 12:51
呸囉呸囉
Lance0722: 這種意外真的是很歡迎啊 08/14 17:30
真的是不知不覺就突破上一次長篇惹 ※ 編輯: sayuri4ever (61.231.88.115 臺灣), 08/18/2019 14:02:40

ac_in 熱門文章

[請神] 一本髮交本
Ac_In justatree 25留言 2019-08-19 19:13:45
[推薦] 左藤空氣,新的ntr本
Ac_In herbleng 50留言 2019-08-19 12:49:07
[洽特] 求父控的本本
Ac_In poty456823 46留言 2019-08-19 00:42:27
[洽特] 熊貓怎麼越ban越久?
Ac_In bulico 58留言 2019-08-16 23:19:14
[請神] 貓娘
Ac_In libertier 29留言 2019-08-16 15:48:40
[請神] 帶18禁的本子去日本
Ac_In aa8502 26留言 2019-08-16 14:22:46
[洽特] 用google表單請神
Ac_In justatree 72留言 2019-08-16 11:22:52
[請神] 求推薦的cheating本
Ac_In nanachi 44留言 2019-08-16 09:39:31

最新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