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閒聊] 張恨水我看到34回了

看板WomenTalk女孩板作者rebornMAI (絢麗舞廳小公主)
時間. (2020-08-03 02:01:34)
推文4則 (1推 1噓 2→)
全部40回

差不多也快看完了

之前桃枝被迷姦這段有點怪

怎麼不見她多生氣的樣子 而且還想嫁給對方

這是斯德哥爾摩嗎??

這要看完才知道這段是不是多寫的

後來朋友告訴桃枝說 之前水村見面的那個女生 其實是誤會

桃枝聽完解釋 想說自己錯怪水村了

於是想去找水村復合

下面這段呢

主要是欣賞他們倆人的鬥嘴情狀 相當生動

值得一勾

水村吵的是 桃枝跟銀行家一起去西湖玩 被抓包

桃枝有苦難言 最後在桌上畫一道線 表示絕交

像極了小學生 一張桌子兩人坐 中間畫線分地盤的概念

==
去了許久,水村在身上罩了一件大褂,隨著秋華的身後走來了。秋華笑道:「于先生趕一
張畫,耽誤了一些時候,不然,他也早就來了。」桃枝起身笑道。「自然,于先生向來就
是用功的,現在更當用功了。」水村對於她說一句話,不謙遜,也不承認,隨便就在她對
面一張椅子坐下了。桃枝看了他,心裡就轉念頭,這要說一句什麼話才好呢。她不說出話
來,水村也不說什麼,見桌上有茶壺茶杯,自拿起茶壺,向杯子裡倒了一杯茶,端起來慢
慢的喝著。秋華見彼此都不說話,形勢大僵,只得從中湊趣道:「朋友都是這樣的,只要
有相當的日子不見面,就生疏得多了。」桃枝笑道:「相當的日子,這句話倒大有伸縮的
餘地,究竟要多少時候,才算是相當日子呢?」水村道:「這難說,十年八年,固然可以
說是相當的日子,就是三天兩天,也可以說是相當的日子,這一層是要看各人的情形而論
的。」桃枝笑道:「照這個樣子說,我們是到了相當的日子的了?」水村道:「可不是!
你沒有這種感想嗎?」桃技道:「這樣子說,你是以為我發了財?」水村道:「你以為你
沒有發財嗎?我不知道除了銀行家而外,要算是誰有錢的了。」桃枝道:「那末,你以為
我是個銀行家?」水村道:「你雖不是個銀行家,當然和銀行家有些關係。若是和銀行家
沒有關係,怎麼會和銀行家一路到杭州去旅行呢?」桃枝聽了這話,雖然依舊鎮靜著,然
而臉上禁不住不發生一些紅暈,便道:「你所知道的,就不過如此嗎?還有別的事情沒有
?」水村道:「自然是有,知道銀錢也是買不動你,終於是嫁了一個美貌郎君了。不過這
樣的跳槽,卻不是個辦法,我以朋友的資格,敢向你進一句忠告。」桃枝的臉色,由淺紅
變成深紅,現在更變得連頸脖都是紅的了。她定了一定神,眉毛一揚道:「多謝你的忠告
了,不過跳槽兩個字,似乎不是朋友應當說的。」水村也冷笑道:「我覺得我這話還客氣
之至呢!君子絕交,不出惡聲,我向來是抱定這個宗旨的。」說著,兩手扶了桌子突然站
將起來,有個不願意向下談而要走的樣子。桃枝也站起來道:「哦!你是要和我絕交?本
來我的意思,是想把我一肚皮的心事,和你解釋解釋,你一句也不容我說,就向我冷嘲熱
諷起來。交朋友是彼此往還的事,有一個人不願交朋友,那個人死命的要攀交情,也是枉
然。我們……」說到這裡,用一個手指頭,蘸了一點茶汁,在桌面上劃了一大橫,作為彼
此隔開的一種象徵。水村臉色也紅了,一句話也不說,身子一轉就走開了。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61.62.5.1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WomenTalk/M.1596391296.A.47E
#1
: 無聊小說 怎麼不去看世界名著08/03 02:36

那你有看過世界名著嗎?? 來講一下啊!!
我昨天才在研究大仲馬
你知道張恨水的稱號叫做中國的大仲馬嗎??
你知道滿江紅這部小說 就是鐵達尼號的結局嗎??
他們倆個最後會在船上溺水 然後桃枝把救生衣讓給水村 自己去死
就算讓你複製這個結局 你能寫到這一步嗎?? 更何況民國初年
民國初年 不見得人手一本 但必定每個人都聽過看過
還沒出版就已經先到印刷廠排隊等買 盛況有如哈利波特
在人物情狀描寫上 張恨水算上等的了
現在人寫小說 文筆根本沒這個功力 寫得就跟輕小說一樣垃圾
文筆差也就算了 情節還索然無味 完全是垃圾中的戰鬥機
我對小說的看法是這樣 難免情節無聊 但至少要有文筆可欣賞
現代小說則是兩者都不行
講到大仲馬
大仲馬有幾部曲如下:

瓦盧瓦王朝三部曲
《瑪戈王后》
《蒙梭羅夫人》
《四十五衛士》

達達尼昂三部曲
《三個火槍手》
《二十年後》
《布拉熱洛納子爵》

法國君主制崩潰五部曲
《約瑟·巴爾薩莫》
《王后的項鍊》
《昂熱·皮都》
《夏爾尼伯爵夫人》
《紅屋騎士》

其中達達尼昂就是俗稱的三劍客跟鐵面人
上海譯文出版社曾經出過大仲馬選集 囊括了大部分
現在已經絕版買不到了
但網路的翻印盜版 看完前兩部曲 還是可以的
看不到也沒什麼遺憾
因為還有更強的巴爾扎克全集三十卷 還有在市面上流通
不論是法國的大仲馬 中國的大仲馬 以情節論 以產量論 沒人可以比上
其中張恨水的文筆又遠勝大仲馬 畢竟是傳統中文
但中國古典小說 我認為感情描寫跟時代格局 還是寫輸西方
輸西方是輸西方 但屌打現代人幾條街的水準 還是有的
比如張恨水寫一段桃枝哭泣的情狀
那麼生動細致的描寫 同樣是在哭 你能寫到這種程度嗎??
這類寫法 尤其奧地利的茨威格 更是箇中好手

==
桃枝來的時候,坐在人力車上,一路總算是有一個伴侶。現在這平巒小道之中,卻是一個
人了。一人走著,向前後望望,並沒有一個人,倒是小道上有兩隻野鳥一蹦一跳的,找食
。這就更見得這地方是很孤寂的了。但是她在氣憤頭上,一切都在所不計,更不知什麼叫
著是怕。她就引步走向一個山頭,坐在草地上,回頭向夕照寺望著,呆呆的出神。約莫有
五分鐘,忽然兩淚向下同流,哇的一聲哭將出來。但是她只哭出一聲之後,連忙舉起手來
,將嘴捂著,不讓這哭聲衝破了這寂寞的空氣。自己只是如泉湧一般的,讓眼睛下流著淚
珠。因為第一聲哭既然忍耐住了,這以後的哭聲,就無論如何,也不許聲音發出來,只是
息息率率的,由嗓子眼裡,發出那種哽咽聲來。好在這一片荒山上,並沒有第二個人影,
由著桃枝如何去哭,也沒有人聽到,也沒有人看見。桃枝一個人,足哭了有一小時之久,
並也沒有人勸阻她,直待她自己哭得有些疲倦了,才止住了哭聲。站起身來,向四週一看
,只有那高低的野樹,分立在紛披的長草裡。微微的風,拂動著草木,發出那瑟瑟之聲。
一個孤單的女子,站立在這種環境之下,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痛苦。自己長歎了一口氣,
慢慢在深草裡亂走下山來,到了人行路上,只見自己穿的長衫,下面粘了許多碎草屑子和
一些短刺。低頭拂了一陣,手上倒讓短刺戮上好幾個窟窿,手指上猩紅點點,有許多小血
跡。在身畔抽了一方手絹,用力捏著,把血止住,也就不去想別的法子來掩蓋了。一個人
極無聊的走上了大路,才坐車回垂楊旅社來。
====
※ 編輯: rebornMAI (61.62.5.174 臺灣), 08/03/2020 06:57:32
#2
: 呃 看完4分之3了  早上推一個08/03 07:13
#3         不知道這兩個人的ending是什麼…08/03 07:14
#4         希望好結局08/03 07:14

相關文章


WomenTalk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