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閒聊] 不看張恨水 不然要看什麼

看板WomenTalk女孩板作者rebornMAI (絢麗舞廳小公主)
時間. (2020-07-19 19:25:55)
推文3則 (2推 0噓 1→)
張恨水的滿江紅 之前看過大綱 覺得不錯

忍不住就找出來看了

在第二回有一段寫得很像偵探推理 寫得還不錯

這段推理呢 就是主角于水村 之前在車站遇到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幫他提箱子 結果不小心 掉了一條手帕在他的箱子裡面

于水村後來回去 就看著那條手帕發呆

朋友看他這樣 就當起偵探來 藉由一條手帕來猜猜那女孩的模樣

這段寫得真不錯 我會打勾勾

後來于水村就真的聽他朋友話 跑去找那女孩了

==
於是坐在椅子上,將身靠了椅背,將手絹放在膝蓋上,兩手臂互抱起來。水村笑道:「不
用做作了,表情夠了,這也就只差福爾摩斯用的那個煙斗了。」秋山笑道:「讓我告訴你
,這女子是上海人寄居南京的,裝束極時髦,衣服很華麗,大概是個浪漫女子,臉上擦有
胭脂,有煙卷癮。她大概認識幾個字,也許還認得幾個英文字,但是程度很淺。她是圓式
的瓜子臉,眼睛黑白分明,穿平底鞋……」水村笑道:「胡鬧!你簡直有點瞎蒙。憑這一
條手絹,你怎麼能夠把她的相貌,性情,程度,都猜了出來。最荒謬的,你竟會想到她是
穿平底鞋。」秋山將手絹向他懷裡一擲,將腳搖曳著道:「你憑著良心說,我猜對了多少
?無論對不對,我都是由情理上一層一層推出去的,決不是瞎說。」水村道:「你不必管
對不對,我要反問你一下,你所猜的理由安在?」秋山笑道:「我當然有理由,因為這種
雪青色的手絹,上海婦女最近時興的,南京城裡還不多見人用,上海的習俗,當然是上海
人先傳染。她縱不是上海人,也是個極端模仿上海婦女的。能用這種手絹的人,決不會穿
著古板的舊式衣服,這已是可斷言的。其次,這一條手絹,要兩塊錢。試問有衣服不華麗
,用這種昂貴手絹的嗎?我說她臉上擦胭脂,是手絹上有了紅印。說她抽香煙,是手絹上
有煙味。女子如此的奢華,又抽煙卷,當然不是拘謹一流的女子。手絹上的香味,也是一
種精貴的香水所留下的,於此也可證明她是會用錢的。至於我說她認得字,那是根據這手
絹上有幾點藍墨水點。她或是身上帶有自來水筆,或者家裡有鋼筆。不過她雖用鋼筆,然
而她並不認識幾個英文字,因為這手絹角上,繡了兩個英文字母,這自然是名字的縮寫。
然而你看這個M字,是大寫的,這個F,卻是小寫的,連姓名用大寫字母縮寫,都不知道,
英文程度,豈不是有限?」水村道:「這都罷了,你怎麼知道她的臉是瓜子臉,難道這也
是由手絹看出來的嗎?」秋山道:「這卻不是,我知道你對於美女,是取瓜子式的之這個
女子,你一見傾心,自然亦復如是。至於她穿平底鞋,我就猜著,她不和你提籃子,手絹
不會落下。若要提籃子,下關輪渡的擠擁,如何走得了?我的理由,完全說了,對不對?
」水村道:「這真怪,你知道的,倒會比我多,你認識這個女子嗎?若是認識的話,何妨
和我們介紹。」秋山哈哈笑道:「這由你嘴裡證明出來,你的確一到南京就認識一個女子
了。我知道她是誰?還是你給我介紹罷。」水村笑道:「你說得這樣逼真,也許你真認識
,你告訴我這是誰。」秋山一拍手站起來道:「這就奇了。你在路上遇到一個女子,無名
無姓,我又不曾在一路看到,我能知道是誰呢?」水村望著天想了一會子,忽然笑起來道
:「若是我把經過告訴你,你能作更進一步的偵察嗎?」秋山道:「這不能在事先預定,
且看你的報告如何?」水村道:「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全告訴你也不要緊
。」於是將昨日由浦口渡江登輪,以至於在下關歇客棧的事,都說了個詳細。因笑道:「
我全告訴你了,現在你該偵察出一個結果來了。」秋山笑道:「你說的話,不但不能再給
我一些線索,反讓我以前所猜得的,都有些搖動。不過我有一個法子,可以找著她的。這
種女子,南京城裡時髦些的娛樂場,一定不會短少她的蹤跡。你若是誠心訪她,可以多到
這些娛樂場去玩玩,尤其是星期日和星期六,她必定得出來的,那個時候,你可以去找她
。見著她之後,你不必再客氣,老老實實的,就問她的姓名住址。她若是有意於你,一定
毫不隱瞞,完全告訴你的。」水村笑道:「算了算了,說了半天,你出的不過是這樣一個
屎主意。這種主意我也想得出,用不著你這個紙面上的福爾摩斯來作顧問了。」秋山笑道
:「今天正是個假期,你今天就去碰碰看。」說著又笑了起來。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219.84.11.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WomenTalk/M.1595157957.A.094
#1
: 現在沒人要看張恨水了 你有看過虎賁萬歲嗎?07/19 19:31
#2
: 比起下面那一大段,比較喜歡你的敘述法07/19 20:54
#3
: 我只覺得那條手絹也太髒= =07/19 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