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轉貼] 梁哈金/《流星蝴蝶劍》之紅色隱喻

看板Gulong板作者PttBSL (春‧戲雪)
時間 (2015-12-29 09:25:12)
推文3則 (3推 0噓 0→)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OI0028/290558/web/index.html

《流星蝴蝶劍》之紅色隱喻
梁哈金

    
  我看《流星蝴蝶劍》是高中時代,看《教父》(小說)是碩班,那時早就忘了《流星
蝴蝶劍》在講啥了,所以從沒把這兩本小說聯想在一起。再次看時,就覺得處處都在抄《
教父》。裡面太多名句跟人物設定都很相像,說抄襲,有點太過,但連古龍也承認,他就
是在模仿。

  比如你可以很輕易看出,Santino是孫劍,Fredo沒有對應的人物,Michael則是孟星
魂。忠實的軍師Tom Hagen則變成壞人律香川。Clemenza變成易潛龍,Tessio是陸漫天。
而韓棠,當然就是Luca Brasi了。在電影「教父」裡面,那個過氣的歌手Johnny Fontane
只出現了一下下,但在小說《教父》,卻是第二男主角,因為他其實就是美國很紅的歌手
Frank Sinatra的化身。在《流星蝴蝶劍》,這個角色並不存在。

  古龍還是有做了一些改造。比如Luca Brasi在教父裡面很遜,古龍的韓棠卻寫得滿厲
害的(感謝古龍!)。而孟星魂不是他的兒子,卻是女婿,而且是個殺手。《流星蝴蝶劍
》的故事跟《教父》也完全不同,著重的點也不一樣。《教父》著重在家人的愛,而《流
星蝴蝶劍》著重在友情,而且是「出賣朋友」。《教父》講克里昂家族跟其他四大家族之
間的爭鬥,《流星蝴蝶劍》則講老伯與律香川之間的內鬥。

  就這樣而已嗎?如果古龍只是這麼改造,他就不會是偉大的武俠小說家了。他這麼明
擺著搬《教父》的梗,是為甚麼呢?當然,《教父》是一部很傑出的小說,就算古龍寫《
流星蝴蝶劍》時,「教父」電影還沒上映,還沒紅遍全球,那些角色、名句、和黑幫精神
,也非常吸引人。只是古龍真的為了偷梗才這麼做嗎?

  我本來也沒甚麼感覺,但今年做了一點研究,發現《流星蝴蝶劍》的創作和出版時間
是1970-1971,突然有點恍然大悟。《流星蝴蝶劍》,是梗中有梗。而且是借一個梗,來
掩護另一個梗。《教父》是明梗;暗梗,是現世。

  1970年代的世道如何呢?當時台灣正處於白色恐怖時代,蔣家長期執政,沒面對甚麼
有力的挑戰,政局穩定。而隔壁的中國可不同了,毛澤東在1966年發起了文化大革命,一
時之間,全國到處停班停課,紅衛兵像失控的毒蜂一樣,到處批鬥、破毀。到了1970年,
過去中共掌權的人物,該倒的都被鬥倒了,連國家主席都被鬥死了。毛澤東,以及他的親
密戰友林彪,真是日正當中,東方不敗。林彪跳過周恩來,成為中共的第二號人物,而且
是毛主席指定的接班人。

  (題外話:我實在很常看到有人說,台灣那些加入反抗運動的學生是「紅衛兵」。講
這種話的人,真的連自己在講甚麼都不知道。紅衛兵是毛澤東利用來整倒政敵的,他們並
不是反抗的力量,而是幫著代表國家絕對權力的毛主席、整倒反對者的鬥爭工具。換句話
說,罔顧政府倒行逆施、幫他們護航、打倒反對力量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的紅衛兵。別以
為只有學生才會是兵,自己幾十歲就不是兵好嗎?)

  《流星蝴蝶劍》裡的律香川,是一個皮膚很白、長得有點像女人的人,而且是老伯選
定的接班人,對應那個時代,會是誰呢?

  台灣這邊當然也有個「老伯」選定的接班人,只是律香川那個模樣,真的很難讓人跟
蔣經國那個長相粗獷的小胖子對得起來。但跟那個長得陰陽怪氣的林副主席,就像了個十
足十。

  一般來說,古龍的小說並不會影射現實政治,因為在當時,誰都不敢犯這種大忌。在
白色恐怖時代搞這種事你是不要命了嗎?不管是影射台灣的政治或中國的,都一樣。金庸
就敢寫,因為他身處在比較自由的區域,而且六零年代,金庸是擺明了跟中共對著幹的。
所以他用星宿派、黑木崖或神龍教來諷刺共產黨,一玩再玩,玩得很爽。

  我相信金庸這麼玩,看在古龍眼裡,一定癢得要死。(雖然金庸的作品當時在台灣是
禁書,但古龍有那麼多香港朋友,一定看得到金庸的作品,看不到正版的,也看得到冒名
的)所以,他也來玩了一下。當然,他身處的政治環境是很嚴峻的,絕對不能像金庸玩得
這麼明顯,該怎麼辦呢?

  那就需要有個掩護。玩《教父》顯然是個聰明的辦法。也就是說,我認為古龍是靠著
《教父》的掩護,來寫他想寫的東西。大家都把焦點放在《教父》,他偷寫政治梗,就會
被放掉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想,因為古龍並沒有證實過這件事(他去世的時候都還沒解嚴咧
)。但你看到書中這種言語,很難不作這種聯想:

「  

  萬鵬王既然還沒有死,他和老伯就遲早還是難免要決一死戰。

  老伯歎息著,道:『他沒有死,我也沒有死,所以我們只有繼續鬥下去,就算我們已
覺得很厭倦甚至很恐懼,也絕不能停止。』

  孟星魂垂下頭,道:『我明白。』一個人走入了江湖,就好像騎上了虎背,要想下來
實在太困難。

  老伯道:『就算萬鵬王死了,還是有別人會來找我,除非我倒下去,否則這種鬥爭就
永遠也不會停止。』



  「鬥爭」?應該不是我文字敏感吧?階級鬥爭是永不停息的啊。

  事有湊巧,《流星蝴蝶劍》在一九七一年八月出版,林彪就在九月十三號,因為暗殺
毛澤東失敗,坐飛機逃往蘇聯,「飛機失事」死亡。雖然林彪叛變的消息,在台灣隔了一
個月才發佈在報紙上,但看到這則新聞的古龍,當時一定得意得不得了。因為他在小說裡
面,早就預言了這個「老伯」的親密戰友,是個叛徒。

  有沒有很神奇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61.95.28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Gulong/M.1451352315.A.5B2
※ 編輯: PttBSL (1.161.95.28), 12/29/2015 09:25:38
#1
: 好妙!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分析流星一書12/31 02:11
#2
: 厲害 流星裡的氣氛一直很微妙 這樣解釋頗有一番道理01/13 21:40
#3
: 推02/06 20:17